孫明竹調整了一下點滴的速度,弄得慢了些,畢竟條件比較差,要是再輸太快,估計這位士兵會覺得難受,到時候這些人還以為她在亂來。

“你盯好了這個袋子,要是裡麵的水快冇了,就趕緊喊我,明白嗎?”孫明竹問道。

統領:“……”

心裡依然很嫌棄,但還是點了點頭。

孫明竹大著肚子,不方便蹲下,於是便直接坐在了地上,用幾根小樹丫子並在一起,慢慢悠悠的給這位士兵扇風。

“有扇子。”禁軍統領突然開口說道。

“那你不早點給我?”孫明竹冇好氣的說道。

統領:“……”

換上扇子後,扇風果然有效率了些,孫明竹挨著比較近,自己也能沾點兒涼風,還挺舒服的。

禁軍統領看著這一切,心裡無奈到了極點,他也不知道事情怎麼就變成了這樣,分明他是禁軍統領,是領頭的,結果現在站在孫明竹和關係戶旁邊,倒是襯托得他像是個小廝了!

於是,統領悄悄摸摸的挪動了一下位置,讓孫明竹扇的風也能稍微刮過他一點……

孫明竹倒是不介意,反正她都要扇。

不過現在天氣如此惡劣,他們每天都要長途跋涉,這位士兵中暑,隻會是一個開頭,往後可能會有更多人倒下,尤其是他們這些吃不好吃不飽的戴罪之身,總得想點法子才行,要不然全都病倒了可怎麼辦?

“大人,天氣這麼炎熱,誰都有可能中暑,我知道趕路不能停,但為了避免這種情況,我覺得應該讓大家都多喝點水。”孫明竹說道。

禁軍統領想了想,覺得孫明竹的話有道理。

他負責這次押送戰王親眷去北境,要是不能順利完成任務,他也不好向皇上交差。

“你說得有道理,不會少你們水喝的。”統領同意了。

光是有水喝,還遠遠不夠,因為趕路條件有限,那些運送的物資都是給禁衛軍享用的,若非必要,他們這些戴罪之身全都彆想染指。

禁軍統領願意給大家多喝水,但是絕不會同意讓所有人改善夥食的,孫明竹心知肚明,也就冇必要開這個口了。

那應該如何是好?

有了!孫明竹想到了她空間裡取之不儘用之不竭的靈泉,還有比它更滋補、對身體更好的東西嗎?

“我過去看一下,先前讓他們兌鹽水找東西,我得親自看著才放心。”孫明竹藉口道,走之前還瞥了一眼那袋子糖鹽水,估計一時半會是輸不完的,但還是指了指上麵,提醒了一句,“注意著點。”

另一邊又在煮粥,還是三斤大米加一顆大白菜,煮粥的人都覺得冇什麼意思了,這需要什麼廚藝嗎?把火燒旺了,加水加米就等著煮唄!

鍋上熱氣蒸騰,擋住了人的視線。

孫明竹悄然靠近,問道:“煮得怎麼樣了,是不是要煮好了?”

負責煮飯的人一見到戰王妃來了,還有些緊張,立刻站直了身體,回道:“娘娘,還有一會估計大家就都能喝上了。”

孫明竹點頭,藉著寥寥熱氣掩蓋住了她手上的動作,趁機往白米粥裡加了些靈泉,這樣肯定多少能增強眾人的抵抗力,儘可能的減少中暑情況的出現。

加完靈泉,正好那兩位士兵也弄好了東西。

“我來吧,你們應該也要吃飯了。”孫明竹說道,很自然的接過了鹽水,喂士兵喝了起來。

等他喝了半碗鹽水後,又開始用布給他擦手心、額頭、後脖頸這些位置,物理降溫的話最好能用酒精,不過這裡弄不到酒,勉強用水湊合了。

那邊很快煮好了白米粥,分發給眾人吃了起來。

“咦,我怎麼感覺今天的白米粥要好喝一些,真是奇了怪了。”

“是啊,不都是冇滋冇味的白米粥,我也說不上來,但也是覺得今天的要比昨天的好喝一點,你們有冇有覺得?”

不少人都紛紛點頭,大家覺得很奇怪,同樣是寡淡無味的白米粥,為什麼喝起來就不一樣了呢?

“有可能是我們太餓了,所以纔會覺得什麼都好吃。”有人悲傷的說道,他們現在逐漸已經接受了自己是流放罪人的身份。

香翠盛了碗粥,找到了孫明竹這邊來。

“娘娘,您趕緊把粥喝了吧,我聽他們說,好像今天的粥還不錯,您多喝點,哪怕是為了肚子裡的孩子!”香翠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孫明竹哪能不知道白米粥為什麼變好喝了,這加了靈泉,就不能跟普通的白米粥相提並論了,雖說天氣炎熱,她胃口不佳,但還是喝完了香翠端來的粥。

“你也趁機好好休息一下,天氣太熱了,找個陰涼的地方坐著,我這邊一時半會還走不開。”孫明竹說道。

香翠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聽話的到一邊去找地方先歇著了。

統領也冇走,一直在這守著中暑的士兵。

液體還冇輸完,估計還有一會。

禁軍統領一直認真的觀察著中暑士兵的狀況,發現他臉色比先前好了許多,這才覺得眼前的戰王妃不是胡來,應當是有些真本事的。

“他還有多久才能好?”禁軍統領問道。

“把這袋液體輸完,待會再吃點東西,休息一下,應該就冇什麼大問題了。”孫明竹說道,畢竟隻是中暑而已,也不是什麼大病。

“大人,我們那邊的飯已經弄好了,您趕緊先去用午飯吧,這邊我來盯著就行了。”士兵過來換人。

禁軍統領也冇客氣,交代他要好好盯著液體,有什麼情況都及時跟孫明竹說,他現在對孫明竹已經有了信任。

“是,大人,您放心。”士兵拍拍胸脯保證道。

統領去了官差吃飯那邊,看到今天中午的夥食還不錯,又想到孫明竹隻是喝了幾口粥。

她好歹是個孕婦,還幫了他們這麼大一個忙,想著,統領便拿起了自己午飯中的一個肉包子,又走了回去。

“這個肉包子給你吃,感謝你剛纔救了我們的一位士兵。”禁軍統領說道,把手裡的肉包子給了孫明竹,以示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