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自己能和哥哥拜入同一人門下,顏兮除了高興的同時更覺得自己該好好努力。

她一定要在比試那天好好表現,告訴高人前輩收她做徒弟,絕對不虧!

“哥,我去修煉了。”

“去吧,去吧!”顏澤站在被打的一片狼藉的練武場上,微笑著目送自家妹妹離開。

顏兮走後,他臉上的笑容就慢慢收斂,“楚墨塵,柳輕雲……”顏澤唇角彎了彎,笑意未達眼底。“欺負了我妹妹就想這麼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