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仇敵 >   第2章

聖人引著他往簾帳內走去。

韓兆想要逃走,但理智卻都讓他無法挪動步伐。

他是太監。而他是聖人。

他不能違抗他。

殿內熏香幽嫋。

聖人領著他,掀開了龍床上的簾帳——

龍床上,赫然已經有個已然半昏迷的女子,躺在那裡。

那女子大約也是吸了那名叫“十日春”的藥。

她意識不甚清醒,甚至連賬內來了人都不知曉。

韓兆駭然後退一步。

方纔的混亂,此刻悉數殆儘。他隻覺一股寒意從湧來。聖人為什麼要給他聞藥,又為什麼,要讓他看眼前的女子?

難道說,聖人已經察覺他假太監的身份了?

韓兆冷汗涔涔落下。

但他不敢違抗,卻也不敢再做更多。

方纔在養心閣太監房內,綠蘿對他說的話,猶言在耳。

綠蘿說,不可忤逆聖人的行為,更不可讓他暴怒。

現下,他手邊冇有趁手武器,而殿中女子也不知是何來路,他無法對聖人下手。

因此,更要小心謹慎,不敢逾距。

他渾身僵硬著。而此時,聖人朝他微微一笑:“如何,韓元,她可美貌?”

韓兆不知聖人意圖,不敢答話。

聖人從容道:“孤曾聽聞,即便是閹人,卻仍是男子,因此,見到女子,其實仍有傾慕之心。更有甚者,宮中有太監和宮女結為對食,也是常事。”

聖人的聲音平和。

但話裡的內容,卻幾乎是宮闈禁忌。

聖人不知什麼原因,並未受到“十日春”的影響,眼神清明。

但那絲絲嫋嫋無孔不入的香氣,縱然韓兆竭力剋製著自己,卻仍是感到,自己的理智,在一點點消失。

韓兆喉嚨滾動了一下。

聖人的手,此刻又覆住了他的手背。聖人引著他,把手放在女子肩上。

聖人笑著,對他道:“韓元,你原是個末等的掃灑太監,應當冇少被使監欺辱吧?孤見過許多人,從人下人爬上高位後,便愛折辱高門貴女,讓這些昔日看不起他們的人,匍匐在他們腳下求饒。求饒得越卑下,他們便越覺得痛快。韓元,現在,你不必辛苦爬上高位。這位,是孤宮裡的婕妤。你務必要伺候好她,但,不許用真的傷了婕妤,孤的話……你明白了嗎?”

他說著話。

而那婕妤像是做了什麼夢,口中囈語出聲,而突然地,她猛地伸手,抓住了韓兆的胳膊。

韓兆的手臂上也有汗珠溢位。

但溫度,卻還是比女子的身體涼上許多。

聖人見狀,勾唇微笑。他輕輕一推,韓兆便踉蹌到龍床之上。

“快些。”

聖人說:“韓元,你可不要叫孤失望,更不要叫……婕妤失望。”

簾帳被聖人放下。

事到如今,韓元才知道,為什麼聖人要把殿內的宮人都撤走,隻留他下來。

聖人竟是想要他做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他現在中了藥,渾身上下的力氣,都用來對抗那藥效。

便是竭力出去,也不一定能殺得了聖人。

他要的,是一擊必殺。而現在,顯然不是好時機。

賬內簾幕重重。外麵的人看不到裡麵光景。

韓兆隻覺那藥效力更甚,他咬緊牙關,從婕妤頭上摘下一根玉釵。

那玉釵冷硬。韓兆閉了閉眼,忽然將釵子對著自己大腿處重重一紮!

他用力極大。

韓兆大腿處,本就受了些傷。現在大力之下,那傷口被玉釵弄破,在易容泥土之下,他已是傷口皸裂,鮮血橫流。

韓兆蒼白著臉,將大腿處的易容泥土重新歸整。

那血腥味,被恰到好處地隱藏在泥土之中。

劇痛讓他總算清醒了些。而眼前的女子,卻還一無所覺。

女子聞不到那血腥味,也看不清韓兆的神情和麪容。

她現在腦子裡混沌一片。

她對著韓兆又過來,韓兆這次直接將女子壓住,而後,他快速解散她髮髻,以手指使力,在女子身上,摁出數塊痕跡。

他未經曆過人事。

但從前,在山上時,曾有師兄風流不羈。那時,師兄每每從山下回來,脖頸上,甚至後背上,有時便會有這般的痕跡。

韓兆知道,這應當是那事的痕跡。

他不願用旁的方法,便用手指造出類似痕跡,好讓聖人打消懷疑。

這女子在迷濛著,似乎不知道疼痛。

動靜傳到賬外,聖人卻始終未置一詞。

韓兆額上有汗珠滴下。

他在女子脖頸,手臂,還有腰側,都做了些許痕跡。

待要在女子後脖頸再繼續時,他把女子翻過身——

下一刻,女子後脖肌膚之上,一抹硃紅胎記,赫然映入他眼簾。

韓兆動作驟然頓住。

那胎記上大下小,看上去,便如一赤色飛鳥。

他渾身僵住。在看到胎記的這一刻,他已是驟然明白了這女子的身份。

宮中有五位婕妤。但這位,卻同其他婕妤都不同。

這是齊國公府出來的,齊婕妤。

齊國公府,在長安城內,可謂一手遮天。

長安城內盛傳,齊國公的小女兒齊新柔,從出生起,後頸便帶一胎記。隨著齊新柔漸漸長大,那胎記愈大,看上去,便如一隻赤色的鳳凰。

那是天生的凰命。

齊新柔是兩月前入宮的。

入宮之後,立時便成了昭儀。

隻是因著前段日子盛氣淩人,觸犯宮規,因此才降為婕妤。

聖人讓他侮辱染指的,不是普通的婕妤,而是齊國公的……齊新柔,齊婕妤。

聖人為何會讓他羞辱齊婕妤?

他這樣費儘心思,搗弄自己一個“閹人”,又是為何?

韓兆額上有冷汗冒下。

他望著賬外,那層層密不透風的簾幕之外。

他不知道,那貌若好女的聖人,心思深沉,到底,在想些什麼。

蕭靜姝坐在養心閣裡。

齊新柔的聲音,從龍床內傳來。

令人聽之起意。

隻可惜,她在召齊新柔和韓元入養心閣前,就已經服下了“十日春”的解藥。

況且,就算她冇有服解藥,齊新柔的聲音也惑不了她。

畢竟,她是個女人。

蕭靜姝從牆上取了佩劍下來,細細擦拭。

這佩劍,是她皇兄蕭遠之的。

蕭遠之三月前暴斃駕崩。她從為皇家祈福的穹安寺秘密趕回,同母妃一起,將蕭遠之暴斃的事情摁下,然後秘密處理了屍體,又由她扮作皇兄的模樣,繼續掌權。

蕭遠之是五個月前才即位的。

在即位之前,也隻是個不受寵的藩王。

能夠即位,純粹是因為長安城內蕭氏一族互相殘殺,那些掌握著朝中大權的老臣,想要藉此機會擁立一個聽話的君主上位。

但誰承想,蕭遠之上位後,並不聽話。

他在封地內,確是勤政愛民,仁愛有加。但一即位,便以雷霆手段,處理了那些攛掇先前蕭氏互相殘殺的老臣。

老臣既死,蕭遠之無人可用,便以身邊宦官為心腹,令其專權。

但未想到,一個不聽話,好濫殺的君主,不僅老臣痛恨,也令宦官生出異樣心思。

蕭遠之的根基其實不穩。加之在朝中又樹敵無數。看上去九五之尊,實則岌岌可危。蕭靜姝和母妃早已勸說蕭遠之徐徐圖之,但還冇等到蕭遠之改變,蕭靜姝便得到母妃密報,說是蕭遠之在她殿內和她單獨喝茶談心之時,突然暴斃。

看模樣,是中毒。

若蕭遠之駕崩的訊息傳開,下一步,就當是宦官老臣,再立幼帝上位了吧?

而她的母妃,也會因為失去依靠,而以“謀害天子”之名,被褫奪太妃之位。

蕭靜姝決不允許這樣的情況發生。

她果斷暗地回宮,將蕭遠之秘密埋葬。而後,又連夜扮作蕭遠之的樣子,從母妃宮中出來,回到養心閣。

蕭靜姝自幼聰慧。而她和蕭遠之,更是長得有七八分相似,都是丹鳳眼,眉眼細緻。

當初,蕭遠之被認定為怯懦溫和之人扶上帝位,或許也與他的長相有一定關係。

蕭靜姝擦拭著蕭遠之生前的佩劍。她腦海裡再度閃過那些有可能給皇兄下毒的老臣和宦官的臉……

孫牧、廉石齡、沙秋明……

那些臉一張張在她腦海中劃過。

而這時,賬內的聲音停了。

她轉頭,看到先前那在宮道上選來的小太監,滿頭是汗,在她身前跪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