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仇敵 >   第3章

蕭靜姝走下上首。

她提著劍,緩步到韓兆跟前:“事已畢了?”

“……稟聖人,臣……已服侍好婕妤。”

韓兆的聲音微啞。

蕭靜姝滿意笑了一下。她微微抬手,用劍尖抬起韓兆的下巴。

韓兆低垂著眼。

蕭靜姝眼神幽深。她居高臨下,劍尖微動。

下一刻,鋒利的劍刃便在韓兆臉上劃出一道傷口。有鮮血,從那劍痕處慢慢滲出來。

韓兆劍眉星目,樣貌端方。

此刻,他跪伏在地,神色隱忍,原本就給那朗雋的麵容添了絲旖旎。

這血痕一出,他更是若被折辱的烈馬,添了絲讓人起唸的,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蕭靜姝眼眸微微深了些。

她冷笑一聲:“倒是條好狗。”

韓兆雙手垂在身側。聽聞她這句話,他手掌一緊,幾乎緊握成拳。

而這時,蕭靜姝已是收了劍。她再未看他一眼,轉身,朝著龍床走去。

見得裡麵景象,她挑眉一笑:“你果真是天閹?這法子,倒是比孤尋常見得的更為風流。”

韓兆低垂著頭。

他啞聲道:“臣雖無物件,但自小路過煙花柳巷,也曾見過那裡的女子……”

他想要打消蕭靜姝的懷疑。

而蕭靜姝卻並未搭理他的話。她伸手,將齊新柔翻了個麵,下一刻,齊新柔身後,掛在腰腹之間,一塊明晃晃的鐵鏈,顯露在兩人眼前。

韓兆驀地睜大眼。

他方纔對齊新柔製作了幾乎全身的痕跡,卻未發現,她身上帶著這鐵鏈。

蕭靜姝看著他的神色。

她微笑著:“韓元,你可識得此物?”

韓元胸口起伏。蕭靜姝道:“這,便是專為女子所用的貞潔鎖。舉凡女子,隻要戴上此物,若不解開,便無法與男子交媾,更無法自如便溺。孤先前囑咐你,不可真的傷了婕妤,孤還以為,你或許會按捺不住心思。但此刻看你神色,這般訝然,應當是確未起過心思。”

蕭靜姝的笑容微微大了些。

韓兆跪在龍床邊。她俯身下來,那股馥鬱的香氣,陡然充盈了韓兆的鼻腔。

蕭靜姝問:“孤以為,你尚算忠心。既如此,你告訴孤,你可願為孤做事,成為孤的人?”

她的眼神灼灼。

韓兆低下頭。他額上的汗珠一滴滴砸落在地上。

他嘗著嘴裡自己咬出的鐵鏽味:“聖人方纔說,臣,是聖人的好狗。臣,唯聖人之命是從,不敢異心,不敢懈怠。”

蕭靜姝大笑起來。

她說:“好,好!”

而下一刻,她忽然一把拽住韓兆的胳膊,強迫他站起。韓兆還未反應過來,手臂便是一陣劇痛。

蕭靜姝拿劍,割破了他的胳膊。

血液刹間湧了出來。

這一下,冇有易容泥土的包裹,殿內的香氣,登時被血腥鐵鏽味掩蓋。

蕭靜姝握住他的手腕,將他手臂懸在半空。

她用力擠著他的傷口。

血液淅淅瀝瀝往下滴著,很快,便在床褥上淌成一片。

韓兆壓抑住自己的痛呼,臉色蒼白,看著蕭靜姝。

那血液流了半晌,傷口漸漸凝結。劇痛讓韓兆恢複了理智。他道:“聖人可還要臣再多流些血?臣可……”

“不必了。你很好。”

蕭靜姝微笑著。

她從懷中拿出一方巾帕,慢條斯理擦乾了手上的血跡。而後,她俯身,用一把鑰匙擰動貞潔鎖的鎖釦。

哢噠一聲,那貞操鎖的鐵鏈冇了桎梏,陡然四散開來。蕭靜姝拿起鐵鏈,扔到案幾之下。

而後,她從懷中掏出一丸丹藥,塞入齊新柔嘴裡。那丹藥入口即化,齊新柔躺在龍床上,不過半柱香的時間,慢慢地,她迷濛睜開眼。

大約是“十日春”的毒性還未被解藥完全化掉,齊新柔眼中情意似水,柔腸百結。她眸中如有水光:“聖人……”

“齊婕妤。”

蕭靜姝大笑一聲。

下一刻,她忽然退後,而後一腳踢向韓兆,韓兆趔趄一步,不受控製,撲到龍床上去。

“啊——!”

一聲驚呼,齊新柔大驚失色,慌忙捲起被子,擋住自己的身體。

蕭靜姝大笑著:“齊婕妤!孤的好婕妤,你同這太監,都將孤伺候得極好,孤先前一直好奇,閹人要如何行事,此回,孤可真是大開了眼界啊!”

齊新柔怔住。

而韓兆,狼狽不堪,從龍床上倉皇下來。

動作之間,他後頸和手上的一些紅痕,也顯露在齊新柔麵前。

先前,為了讓蕭靜姝放心,他不僅在齊新柔身上做了假的痕跡,在自己身上,也用指節摁出了些紅痕。

那紅痕鮮紅似血,明晃晃落在齊新柔眼中。

震驚、駭然、不敢置信……

齊新柔急促呼吸著,看著眼前的一切。

下一刻,她忽然尖叫一聲,從龍床上跳了下來。

方纔的柔情嫵媚全然不見,她瘋了般,將床上的瓷枕、被褥,還有眼前的一切,全都向韓兆砸去。

“賤人!賤奴!我殺了你!你竟敢,竟敢!啊!!!我殺了你,殺了你!”

齊新柔麵色恐怖,她咬著牙,淚水簌簌流下。韓兆毒素未清,本就虛弱,加之受了那一劍,胳膊上有傷,他躲避不及,被砸到好幾次。

他狼狽不堪閃躲著,蕭靜姝則在一旁拍手大笑:“好場麵!好場麵!齊婕妤再發瘋些!孤可是許多年都冇見過這樣的好場麵了!”

蕭靜姝笑容瘋狂,齊新柔站在原地,突然停住。她怔怔地,轉頭看向蕭靜姝,兩行眼淚絕望落下:“聖人,此事,是聖人故意的……聖人為何……”

“為何?”

蕭靜姝反問一句。

她突然陰鷙一笑:“齊婕妤在想些什麼?孤今夜召你過來,自是臨幸了你。這小太監不過是在邊上作陪,齊婕妤難道以為,自己和這小太監發生了什麼?這韓元是天閹之人。龍床上,還有婕妤的落紅。若那落紅不是孤所為,難道婕妤竟認為,是這太監所為?太監無根,怎能行事?……是了,孤曾聽聞的,那些太監和對食,用彆的法子,也能破了女子貞潔。若是婕妤總覺得是這太監行了好事,那婕妤不妨猜猜,他用的是什麼?”

蕭靜姝森冷一笑。

她舉起佩劍,一副無謂模樣,撫摸著劍柄。

齊新柔渾身顫抖著。這樣的羞辱,幾乎令她承受不住。她急促呼吸,雙眼通紅,眼見著,就要朝佩劍撞去——

蕭靜姝忽然舉劍。劍尖直直地,朝向了齊新柔。

蕭靜姝道:“齊婕妤若想自儘,孤自當成全。隻是,若你死在這裡,今夜,齊國公府齊新柔被太監褻瀆,憤而自刎的訊息,便會傳遍整個長安。但若齊婕妤今日好好出了這門,那婕妤便還是孤的婕妤,今夜,也隻是婕妤初次承歡,往後自會恩寵不斷。齊國公府的清名也不會受辱。這兩條路,孤便讓你自己選。”

蕭靜姝說著,將佩劍拋了出去。

劍哐噹一聲,落在地上。

齊新柔哆嗦著手。

她慢慢俯身,撿起佩劍。

她將佩劍橫起,比在自己頸間。

蕭靜姝冷眼看著她。

一刻,兩刻。

忽然,齊新柔猛地鬆手。那劍再次砸落在地。齊新柔放聲大哭:“父親!父親啊!”

她顫抖著身子,全是絕望無助。過了會兒,她哆嗦著,跪在了地上。

她啞聲道:“……臣妾初承雨露。臣妾……謝聖人恩典。”

蕭靜姝冷聲道:“免禮。”

齊新柔淒然一笑。她慢慢起身,轉身去龍床上,穿上了自己的衣服。而後,一步一步,離開了養心閣。

她的步履極慢。身後,昏暗殿內,還有絲絲嫋嫋的香氣幽然傳來。蕭靜姝在上首,大聲道:“韓元,今日你服侍得甚得孤心。往後,你便做孤的禦前太監,日日在孤跟前伺候。任憑是誰,都無法傷你、害你,明白嗎?”

“……臣,謝聖人恩典。”

韓兆的聲音嘶啞傳來。齊新柔腳步踉蹌了一下。

殿外等候的宮女趕忙扶住她。齊新柔咬著牙,突然反手給了那宮女一巴掌。

宮女猝不及防,臉上立時腫起巨大一塊。齊新柔痛哭著,對那宮女又踢又罵:“你這賤婢!誰要你自作主張碰本宮的?!本宮要叫父親殺了你!殺了你全家!”

她發瘋一樣喊叫著,宮女惶然無助,跪在地上不住磕頭。殿門被侍衛緩緩關上,蕭靜姝嗤笑一聲,轉頭,看向韓兆。

她勾了勾手,示意韓兆過來。

韓兆渾身狼狽,膝行著道蕭靜姝腳邊。在她身下,那柄劍正明晃晃擺在地上。韓兆心中陡然有殺意湧過,他眯起眼,佯做恭順,撿起佩劍,雙手呈上。眼見著蕭靜姝彎腰,就要來拿——

韓兆渾身繃緊,他手腕一動,就要握住劍柄,殺了蕭靜姝!

蕭靜姝忽然湊近。

她伸手勾起他的下巴,潮濕的呼吸,就在他的耳邊。

韓兆身體猛地一僵。而此刻,蕭靜姝已在他耳邊開口:“韓元,若孤料得不錯,最晚明日,沙秋明的人,就會來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