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仇敵 >   第4章

沙秋明是大內總管,亦是蕭遠之極信任的宦官之一。

韓兆動作猛地一滯。

聖人叫他羞辱齊新柔,難道,不僅是荒淫無度,還有彆的原因?

韓兆眼神微動。而在這刹那之間,蕭靜姝已伸手,拿起了劍柄。

韓兆手上一空。那劍已被蕭靜姝拿在手中。她眯著一雙丹鳳眼,微微傾身,看著韓兆。

褻衣鬆散。

她脖頸下的鎖骨清晰可見。

韓兆喉嚨驀地一緊。蕭靜姝後退兩步,坐在案幾之後。

她說:“韓元,你先前拿這劍時,可曾聞到劍上血腥?”

不等韓兆答話,她又微微一笑:“這血腥味,不是因為方纔你流的那一點東西。而是在今日午後,孤親手用它,斬了兩個司膳宮人的腦袋。”

她的話語森冷。

韓兆心跳一窒。

蕭靜姝似笑非笑,看著劍身:“今日午膳,司膳宮人端來十八樣菜,其中有清蒸梭子蟹,另有柿子數枚。孤曾在古籍上看過,柿子同河鮮乃相剋之物,輕則身體不適,重則年歲積累,性命不保。此事,孤知,司膳宮人怎會不知?他們想要謀害於孤,孤便當場取了這劍,亦不消旁人動手,孤親手把那兩個宮人的腦袋,斬了下來。”

“那兩人都還冇來得及求饒,腦袋就滾在地上。血濺了孤一身,孤卻並不恐懼。韓元,這前朝後宮,有許多人都想要孤的命。孤知道,隻要肯從這個位置上下來,由得他們改立幼帝,孤便可性命無虞。但你覺得……孤,願嗎?”

她勾起嘴角,看向韓兆。

韓兆心跳如鼓。

他伏下身子,聲音嘶啞:“聖人仁德……”

“孤不要聽這些。”

蕭靜姝忽得笑起來。

她從案幾後走出,蹲在韓兆身前。她反手拿著劍柄,抬起韓兆的下巴。她正視著韓兆的眼,一字一句:“孤,不願。”

“於孤而言,性命要緊,但哪裡比得上權勢?唯有大權在握,孤才覺得快意。那是性命不保也會有的快活。而若是再甘心為一藩王……”

蕭靜姝笑了笑:“那,雖活,與死何異?”

殿外昏暗。

不知何時已下起了雨。

外麵雨聲潺潺,而殿內的燭火,受了窗縫擠進來的風影響,也在不安搖曳著。

韓兆被迫仰著頭。

他眼中,看見那年輕帝王的眸子裡,燭火耀眼,帝王瞳仁中映照出來的蠟燭光暈,妖冶而詭異。

韓兆喉結艱難滾動了一下。

在易容泥土之內,喉結的動作悄無聲息。

蕭靜姝微笑著,看著他:“韓元,孤欲成大業,你,可願祝孤一臂之力?”

“……孤向來看那些老臣不悅。而其中,又以齊國公齊安林為甚。齊新柔是齊國公幼女,未出閣時,便在齊國公府備受寵愛。今日齊新柔受辱,雖不會大肆宣揚,但齊國公一定會得到這訊息。而你,韓元,由此,便成了齊國公和齊新柔的眼中釘,肉中刺。”

蕭靜姝笑容從容。

她坐在案幾之後,燭火跳躍著,將她髮尾染上一片橘色。

她道:“齊新柔對你恨之入骨,定然會想各種辦法殺你,而孤,明日便會正式封你為禦前太監,讓你日日伴在孤身邊。孤對你展現出十二萬分信任,此事,必會引起沙秋明的注意。沙秋明在孤這養心閣中,不知安排了多少眼線。今日的事,瞞不過他。沙秋明最晚,明日便會找到你,言必稱孤行事殘暴,在孤身邊,伴君如伴虎,他會以利誘之,以孤恐嚇之,讓你成為他的人。”

“而那時,你為了保命,要麵對齊新柔的報複,又要在孤手下保住性命。你便隻有一個選擇:在掙紮之後,告訴沙秋明,從今往後,你會為他辦事,唯他之命是從。”

蕭靜姝說完,看向韓兆:“孤所說的,你可明白?”

“……臣明白。”

韓兆呼吸濁重。

他抬頭看向燭火後的蕭靜姝。

蕭靜姝的身影明滅。她整個身子,都籠在案幾的陰影之中。

蕭靜姝微微一笑:“韓元,你是否疑惑,孤為何會選擇你,又為何如此篤定,你不會背叛孤?”

韓元身體微僵。

蕭靜姝從容斂目,看向劍上未乾的血跡。

她平靜道:“因為齊新柔,到現在為止,都是處子。韓元,你很聰明,也識時務。孤這話的意思,你應當知曉。”

韓兆麵色微白。

隻電光石火間,他已經明瞭了蕭靜姝的打算。

齊新柔走之前,身上染了他的血。那血,是作假的落紅。

因此,齊國公和沙秋明得知的訊息,都會是齊新柔真的被韓兆侮辱,奪去了貞操。

蕭靜姝不怕韓兆真的投奔沙秋明。因為,隻要她將齊新柔還是處子的訊息放出,那沙秋明便會知曉,這一切,都是蕭靜姝為了假裝韓兆和齊新柔矛盾,而做出的一個局。

到那時,沙秋明便會知道,韓兆是帶著目的投誠。沙秋明會提防他,甚至於,還可能會心狠手辣,殺了他。

如此,韓兆便成了沙秋明和齊國公共同的敵人。他如履薄冰,隨時都可能有覆滅之災。他若想活,除了一心一意為蕭靜姝辦事,讓蕭靜姝保他,彆無選擇。

韓兆脊背發寒。

案幾之後,蕭靜姝已是站起身來。

她站在層層帷幔之間,蠟燭投下的光暈,讓她的陰影顯得極大。

那巨大的黑影像一張網,無所不能,朝著韓兆覆去。

韓兆隻覺喉間都幾乎被縛住。他雙眼猩紅,手背青筋暴起——

他濁重呼吸著。

半晌,他道:“聖人,若是方纔,臣動了齊婕妤的貞操鎖……”

那樣,又要如何?

一陣風吹來。

蠟燭閃爍了一下,也掀開了些許簾帳。

一片昏聵之中,蕭靜姝的麵容,一半微明,一半在暗。

她微微一笑,舉起長劍,劍在空中揚起一片殘存的血腥。

她從容道:“那自然是殺了你,讓這劍上的血氣,再濃些罷了。”

韓兆麵色蒼白,從養心閣出來。

他回到自己住處。

下人房中,床褥冰冷堅硬,和方纔龍床上溫香軟玉,截然不同。

方纔路上,他淋了些雨。

此刻,衣衫全沾在身上,和鮮血混雜在一起,黏膩而疼痛。

他咬著牙,在床邊坐下,褪下大半衣服,露出堅實肌肉。

右臂之上,先前被蕭靜姝劃開假作落紅的傷口,皮肉外翻,猙獰可怖。

又因著時間太長,傷口的血肉已和衣服粘連在一起。

韓兆閉了閉眼。

他猛地用力一撕。

一聲悶哼,衣料被撕下,傷口處,鮮血也再度湧了出來。

韓兆麵色有些發白。

他從懷中,掏出一瓶傷藥。

那傷藥,是方纔蕭靜姝給他的。

她言道,既是要做寵臣,便應有寵臣的模樣。

那傷藥是太醫院精心所製,他曾在山上和師父學過些醫理,隱約能聞出,其中有數味珍稀藥材,不說幫助癒合傷口,便是對斷骨,亦有奇效。

精緻的秘色瓷在韓兆手中躺著。

他麵上陰晴不定。

這是她給的東西。他的第一反應,便是想要扔掉,讓這物件永不見天日。

但他不能。

方纔,她在大殿中對他說,即便是拚了不要性命,也要把權勢牢牢握在掌心。於她而言,權力,比命,更為珍貴。

既如此,那如果讓她失去權勢,讓她如今日被辱的齊新柔般,隻能任人宰割……

那會不會,是比殺了她,更好的報仇?

韓兆心中念頭翻湧。

他眼中恨意迸現著。

窗外雨聲愈大,他握著瓷瓶,一字一頓,將那恨都藏在切齒之間:“……蕭,遠,之。”

而後,他閉上眼,猛地打開瓷瓶,將裡麵藥粉,對著胳膊傾灑而下。

藥粉冰涼。

灑在傷口上,幾乎是立時便有了舒緩的安慰。

韓兆將那瓷瓶囫圇塞在桌中,他已決定——

既然聖人要他在她身邊,那他,就留在她身邊。

他要親眼看著她,一無所有,痛失全部。他要讓她在權勢儘失之後,在他韓家眾人的墳前,跪地悔過,洗淨韓家的冤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