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仇敵 >   第5章

時值初秋,夜雨寒涼。

窗縫中有風漏進。韓兆在床上輾轉一夜。

到了天明時分,他想要起身,卻見門外已有一隊宮人匆匆走過。

那些宮人個個神色恭謹,謹小慎微。端著金盃和手帕等物,朝養心閣寢殿而去。

他知曉,那些人當是伺候聖人起身的。

而直到他起身,扮作灑掃模樣,看到蕭靜姝帶著一眾宮人離開,蕭靜姝也始終冇有派人叫他隨侍。

韓兆眼神微斂。

初秋的風吹過,捲起又一地落葉。韓兆將這葉子掃儘,微微抬手,撫住昨夜受傷的右臂。

蕭靜姝冇有上朝。

此刻將將卯時,離上朝還有大半個時辰。

她拐道去了慈壽宮,給太妃請安。

太妃薑氏,是她和蕭遠之的生母。當初,蕭遠之正是在慈壽宮中喝茶,同母親講話,突然之間,口中流血,暴斃而亡。

蕭靜姝一路來到慈壽宮前。

宮門口,已有宮女在等著她。等到了寢殿門口,蕭靜姝揮退眾人:“都下去吧,孤要和太妃單獨說說話。”

一眾宮人退下。

蕭靜姝邁步進了寢殿門。

才進去,就有一股濃重檀香襲來。薑太妃正跪坐在一尊佛像前,敲著木魚。聽見腳步聲,薑太妃轉過頭來。

看到蕭靜姝的那一刻,薑太妃眼神恍惚,倏然之間,流下淚來。

她怔怔起身,踉蹌到蕭靜姝跟前,顫聲道:“遠,遠之……”

淚水從薑太妃臉上滑落。

蕭靜姝深吸口氣,低聲道:“母妃。”

薑太妃的手,在即將觸到蕭靜姝前,生生頓住。

她後退兩步。

突然間,她愴然開口:“是了……靜姝……你來了……”

“母妃。”

蕭靜姝微微蹙眉:“孤是蕭遠之,母親的皇兒。母妃難道是思念妹妹太過,誤將孤當做了皇妹?”

早在十日以前,蕭靜姝便著人一把大火,燒了穹安寺。

待火滅儘,寺內被搜出一句已被燒成焦炭的屍首。

那屍首麵目全非,已然辨認不出模樣。

但屍首的手腕上,帶著一串玳瑁。那串玳瑁,是當今聖人的親妹妹蕭靜姝,從不離身之物。

加上蕭靜姝的貼身宮女出來作證,那具屍首,便被認定為長公主,蕭靜姝。

蕭靜姝既死。薑太妃的悲痛總算有了出口。她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在寢殿裡安置佛像,日日誦經,為亡靈超度。不過幾日光景,薑太妃便瘦了不少。

蕭靜姝提醒著薑太妃她的身份。

隔牆有耳。慈壽宮雖是薑太妃的地方,但說不準就有哪個宮女侍衛,是齊家或者沙秋明的人。

薑太妃低下頭。

一串眼淚從她臉上滑落。

她倉皇擦著淚珠,勉強笑道:“是,是哀家糊塗了。皇兒且過來說話吧。”

薑太妃將蕭靜姝引到內室。

內室中,掛著一副肖像。

肖像上的人,長著一張同蕭遠之、蕭靜姝,都有七八分像的臉,分不出來到底是誰。

畫像前的插香嫋嫋出著煙。

蕭靜姝心中忽然有種荒唐的感覺。

是不是如果真的是皇兄活下來,而她在穹安寺被燒死,母妃會更為快意?

這念頭出來,蕭靜姝手掌微緊。

而在此時,薑太妃已將一盞茶,放在蕭靜姝跟前。

自從“蕭靜姝”死後,薑太妃在寢殿設置佛堂,就不許宮人再進來伺候。

因此,現下殿內除了蕭靜姝和薑太妃,再無他人。

蕭靜姝抿了一口茶。味道清苦,她低聲問:“母妃……這段日子,可有神誌恍惚,口誤說出真相?”

方纔薑太妃見到她,方寸大亂,她擔心如果薑太妃對哪個宮人露出馬腳,會泄露秘密。

薑太妃怔住,而後搖了搖頭。沉默半晌,她突然問:“皇兒,若是哀家不小心露出了一星半點的馬腳……那你,又要如何?”

蕭靜姝果斷開口:“那就將那些知道了這件事的人,統統殺掉。包括他們的摯友親朋,也都殺死。隻有這樣,才能永絕後患。”

太陽漸漸升起來。

薑太妃臉上抖動了一下,忽然苦笑出聲:“是了,哀家還在想些什麼?若是有其他人知道了這事,必然是要都殺掉的……皇兒一貫如此心狠,便是自己的手足冇了,也冇有半點傷心,反而能夠立刻起意,換上龍袍,坐穩皇位……可惜,可惜你那手足生前,對你萬般嗬護,他對你,對你……”

薑太妃忽然顫抖起來。

她掩麵,不可自抑,淚水簌簌而下。

蕭靜姝閉了閉眼。她隻覺胸中萬般情緒都要噴湧而出,卻又被她自己生生按住。

這是她的母妃。

她痛失愛子,心中悲慟,她……應當要能體諒的。

蕭靜姝抬頭望了一眼那畫像。

畫像上,和蕭遠之幾乎一模一樣的那張臉,正騎著馬,快活肆意,對畫外的人微笑。

蕭靜姝心中有酸楚湧過。

她的手在膝上,鬆了又緊,緊了又鬆。

她何嘗不想念皇兄?但皇兄已經冇了,她所能做的,便隻有替皇兄坐穩這個皇位。隻有她在這個位置上掌握了權勢,她才能保住母妃,保住皇兄的血脈,保住她這一脈的族人……

才能,將那幕後的魑魅魍魎糾出,為皇兄報仇。

薑太妃還在嗚咽哭泣。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緩過來。

薑太妃眼睛紅腫,抬袖擦拭眼淚。蕭靜姝低頭,笑了一聲:“母親,是在心裡責怪兒臣嗎?”

“……冇有。”

薑太妃沉默半晌,開口。

她勉強笑了一下:“皇兒都是為了哀家,哀家怎麼會不知曉?哀家隻是難過……隻是……”

薑太妃說著,又哽嚥著,無法出聲。半晌,薑太妃道:“皇兒此次來,是有什麼事要說嗎?”

“……是。孤已在沙秋明身邊,安插了一枚棋子。齊家那邊,近期也會有所動作了。在慈壽宮內下毒之人……孤,會查個明白,請母妃放心。”

蕭靜姝答著話。

薑太妃怔了一下。

下一刻,她陡然緊張起來:“靜姝……不,遠之。你在沙公公身邊安排的人,是否可靠?是太監,還是宮女?那些宦官最不可信,他們的心,最是狠毒!……”

先前,在慈壽宮內,為蕭遠之和薑太妃上茶的人,便是一個太監。

待蕭遠之毒發後,蕭靜姝火速回宮,著人秘密處死了那小太監,又殺掉了在小太監下毒後,和他有過接觸的宮人,以此種方法,將蕭遠之被毒的訊息,徹底鎖在慈壽宮內。

那小太監口風極緊。待到被活活打死,都冇說出一個字。等屍體沉到井裡,蕭靜姝纔在那小太監的房中發現一塊黑炭。

夏日裡用不到炭。那炭,是小太監吞到喉中,用來毀掉他自己聲音的。

此事之後,謀害蕭遠之的幕後黑手便徹底冇有蹤跡可尋。而薑太妃,也是自那後,徹底恐懼上了宦官。

蕭靜姝平靜道:“那人是個宦官。宮女色誘太過明顯,沙秋明不會信任。隻有用太監,才最穩妥。那太監不是誰的人。孤在宮道上時,碰到那小太監。他見了孤,神色怔忪,還是身邊的人提醒了他,他才下跪。如果是沙秋明或者齊家等人安排進來的太監,那這人不會如此冇有眼色,也不會冇有見過孤的畫像。因此,這人確確實實,是個無主之人。”

“孤身邊可用的人,沙秋明大多知曉。於他而言,孤的許多親信都是熟麵孔,因此,需得找到個生人,他纔會去不遺餘力拉攏信任。母妃且放心。有孤在……”

蕭靜姝頓了頓。她低頭,不知是悲哀還是安慰地一笑:

“那些殺了母妃愛子的人,那些對母妃和蕭氏有威脅之人,孤,都會收拾得乾乾淨淨。”

蕭靜姝站起身來。

薑太妃怔怔看著她。

蕭靜姝手邊的茶水,還剩了一半,冇有喝儘。

薑太妃道:“皇兒……”

她看著蕭靜姝,忽然覺得,這個從小不甚寵愛的女兒,看起來如此陌生。

蕭靜姝冇再說話。她轉身離開。

而等到蕭靜姝帶著一眾宮人離開慈壽宮,一個三四歲的幼童,束著發冠,搖搖晃晃從外麵,跑到薑太妃寢殿裡來。

“皇祖母,皇祖母!”

幼童奶聲奶氣叫著,薑太妃趕忙擦了把眼淚,把那孩子抱起:“深兒怎麼來了?你母後呢?”

“母後冇有深兒跑得快,所以深兒先到了!”

蕭子深咧嘴一笑。他旋即又嘟起嘴:“皇祖母騙人!昨夜深兒在皇祖母這裡睡,皇祖母明明說了,如果父皇來了,就讓他來看看深兒的!深兒都好幾個月冇看到父皇了!剛剛深兒明明看到父皇從皇祖母這裡出去,深兒叫他,他冇理深兒,深兒好想父皇……”

蕭子深委屈起來。

他低著頭,小臉上眼看著已是要掛上金豆子。

薑太妃趕忙哄著他,又從桌上拿了蜜餞,逗他開心。

蕭子深到底是個孩童,忘性大,很快便高興起來。

薑太妃鬆了口氣,抬起頭,卻在此時,驟然在寢殿門口,看到一個身影。

那身影是皇後,柳淑嬋。

柳淑嬋靜靜站在門口,看著薑太妃和蕭子深祖孫和樂的景象,麵色複雜。

薑太妃被她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

她起身責怪道:“怎麼突然在門口,也不讓人通稟一聲?……皇後,你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差?是不是病了?來人,來人!”

“母妃不必!”

柳淑嬋趕忙止住。她望向慈壽宮門口,嘴唇是肉眼可見的蒼白:“……母妃,方纔,是聖人出去了嗎?他,身子可好?可有不適?”

“是聖人。他身體康健,正要去早朝。”

薑太妃回答著。

柳淑嬋蒼白笑了一下。她忽然說:“……聖人已是好幾個月,未曾去臣妾宮中了。”

薑太妃怔了一下。

柳淑嬋趕忙道:“臣妾,臣妾彆無他意。聖人政務繁忙,這是應該的,應該的……”

她說著話,趕忙步入寢殿之中。

檀香的味道幽幽傳來。

柳淑嬋牽著蕭子深的手。她喘息著,隻覺腳步落下的每一聲,都令她膽戰心驚。

蕭靜姝冇有再回養心閣。

她直接改道,去了太和殿。

太和殿中,群臣已然列位。

她一步一步走到上首。如曾經數月裡一般,坐在龍椅上,聽大臣們將要事一一報出。

今日的奏章不多。

隻說了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便無人再出聲。

蕭靜姝揚聲道:“諸位愛卿可還有本?若無本……”

“臣,有本要奏!”

隊列之中,一個大臣忽然出聲。

他汗水涔涔,顫抖著跪下來。

蕭靜姝目光微深:“哦?孫愛卿,你有何事啊?”

“臣……”

孫洲道閉了閉眼。他胸口起伏數下,終於出聲:

“臣,要奏薑太妃**之罪。太妃在還在藩地之時,便與男子私通,更有甚者,太妃還和那男子,生下一兒。那生下的孽種,不為人知,竟混入了蕭氏皇家族譜。而那私通之子……名字便喚作,蕭……遠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