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仇敵 >   第7章

地麵冰冷。

韓兆臉頰重重貼著地麵。

他眼前是那雙暗黑金紋的靴子,正如他第一次看到她時,在宮道上,他跪下,那人緩緩走到他跟前。

隻是那時,他還是跪著的,目之所及,尚且能看到蕭靜姝的下半身。而現在,他被迫貼著地,他宛如一隻蜉蝣,一隻蟲蟲,再無一點尊嚴。

蕭靜姝目光陰鷙。

她腳在韓兆臉上,再用力碾了幾分:“孤叫你說話!你,是不是心軟,以至於要違抗孤的命令,饒那賤奴一命?!”

“……臣……”

韓兆在她腳下艱難出聲。

他咬著牙,雙手馴服地伏在地上,但在蕭靜姝身後,她看不見的地方,那雙手已然緊扣著地麵,隱忍至極。

蕭靜姝冷眼看著他。

巨大的壓力自麵上襲來。

韓兆緊閉雙眼,半晌,終於開口:“……臣,不敢。”

蕭靜姝鬆開腳。

她將韓兆往邊上踢去,韓兆撞到大柱,身體和柱子擊打著,發出沉悶的巨響。

大量新鮮空氣灌入韓兆鼻腔,他艱難咳嗽兩聲。

他挪動身體,仍是伏在地麵,冇有抬頭。他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眼中,現在定是一片血紅。

他方纔,確實是想救那男人一命。

那男人穿著尋常百姓的衣服,在這些王侯將相眼中,命若草芥。

但不知怎的,他卻陡然想起,韓家被滅門那一夜。

韓家的人,也是如草芥般被金吾衛們收割,他們之中許多人,手無縛雞之力,那些女眷,更是連鮮血都幾乎冇見過……

那一夜的韓府,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他知道,自己不能違抗蕭靜姝的命令,不能不殺那男人,於是,他便微微將劍尖往右移了些,而隻要在這時,能把那人踢到渠裡,或許,那人就能悄悄泅水離開,贏得一線生機。

蕭靜姝冷笑著。

她手上還提著那把劍。

劍上的血液早已乾涸,但長劍剛剛連殺了兩人,血腥陰森之氣,極為濃重。

蕭靜姝道:“孤倒是冇想到,孤選的這位韓公公,卻是個心軟仁善之人。孤原本以為,你足夠聰明,但如今,竟是孤錯了。韓元,你知道,孤登基以前,封地是何處嗎?”

韓兆喉結滾動,低聲道:“……凜州。”

蕭靜姝冷聲一笑。

“對,正是凜州。凜州每到冬日,冰雪漫天,是最為苦寒的地方。那裡,每年都會路過許多朝廷流放過去的人。孤曾騎著馬,遠遠看過,那些流放的罪人奴隸,麵上都刺著字,好讓人知道他們的身份,也好讓他們自己,牢牢記著自己的身份。”

她說著話,眼睛微微眯起:“韓元,你說,你這樣不長記性,孤是不是也該給你刺個字,讓你明瞭自己的身份呢?”

殿內一片安靜。

隻有滴漏一下下漫長的響聲。

周遭昏聵。韓兆從地上慢慢爬起來。

他雙眼一片血紅。方纔被踩散的頭髮垂下來,遮擋住他的神情。他喉結滾動一下,半晌,啞聲道:“臣……但憑聖人吩咐。”

他的聲音嘶啞。

像是嗓子裡含了血。

蕭靜姝麵色幽深,提著劍,朝他走近兩步。

韓兆低頭,脊背微躬。

蕭靜姝忽然勾唇:“韓元,你說,你想要孤刺在哪裡呢?”

她將劍提起來。

劍尖帶著濃鬱血氣,指向韓兆麵龐。

韓兆慢慢抬起頭。那劍尖正對著他的雙眼,劍上的血光,映襯著他眼底一片血色。

蕭靜姝麵容不變。

劍漸漸下移,力道不重,卻也不可忽視地劃過他的衣襟。

韓兆穿的是太監的衣衫。此刻仍是夏衫,衣服本就輕薄,此刻被鋒利劍尖劃過,那衣襟忽的一下,悉數散開。

他堅實的胸膛暴露在蕭靜姝眼前。

蕭靜姝呼吸忽然重了一下,連帶著劍尖的力道也加重——

一抹鮮豔的血色,從上至下,貫穿了韓兆的上身。

不知是不是殿內昨夜的“十日春”還未散儘。

血明明是腥氣極重,極厭惡之物,但此刻,蕭靜姝卻覺自己喉中微有些乾渴。

血液一滴一滴,順著韓兆的胸膛流下。劃過**,劃過小腹,最終落入那被衣物遮擋的地方。

殿外的陽光突然暗了下來。

連帶著韓兆的身影,在地上也拉出一個長長的影子。

蕭靜姝忽然一笑:“韓元,你說孤,將那字刺在你腿根上,如何?”

韓兆驀地抬起頭。

他眼中如烈火翻騰。

蕭靜姝看著他的眼睛,隻覺那股莫名的快意,更深了些。

她道:“孤在凜州時,曾獵過一隻雄鷹。那鷹最初桀驁不馴,不吃不喝,寧可自己羽毛掉光,鳥喙磨壞,也要和孤對抗到底,始終不肯被馴服。那時,有人向孤舉薦了幾個善於熬鷹的人,說是隻要把鷹交到他們手上,最多一月,等鷹再回到孤身邊時,便會乖順聽話,再不胡鬨。可是孤拒絕了。孤覺得,要是讓那些人替孤熬鷹,熬出來的鷹,第一個臣服的人,終究不是孤。孤便讓人教授了孤熬鷹的法子,然後,守在鷹籠前,七天七夜,最終,孤親自將它熬了出來。”

蕭靜姝說著,微微一笑:“從那以後,那鷹便唯孤之命是從,比那些宗親貴族們讓彆人熬的鷹,都要更加乖順聽話。韓元,你可知熬鷹之法,最要緊的一點是什麼?”

她的聲音忽然低下來。語調也驟然詭譎:“那便是,要以最快,最殘忍的法子,擊潰鷹的心神,擊潰它的傷處,擊潰它最脆弱,也最隱秘的地方。”

蕭靜姝說著話,目光朝韓元身下望去。她眼神幽暗,劍尖也隨著她的話,漸漸往下移。韓元呼吸急促,而在這時,殿外忽然傳來一聲急促叫喊:“稟,稟聖人,午膳要涼了,聖人可要此時用膳?”

那聲音慌亂。

能聽出來,裡麵是強撐的鎮靜。

殿外,有侍衛阻攔的聲音傳來,還有那宮女幾乎快要急哭的喊聲:“奴婢冇有要闖寢殿!奴婢是正常通傳,聖人,聖人的午膳……”

宮女臉色通紅,說話時,牙齒都在打著顫。

一個侍衛正要拔劍,而此時,寢殿門從裡麵,被人打了開來。

蕭靜姝站在門口,麵上辨不出喜怒。韓兆衣衫略有淩亂,站在一旁。

綠蘿的目光飛快掃過韓兆。

看到他衣衫上沾染的血跡,她眼眶一紅。

她不敢表露太多情緒,隻匆匆一眼,便趕忙跪了下來:“稟聖人,奴婢是來通傳,午膳就要涼了,奴婢,奴婢想請聖人用膳……”

綠蘿的身子伏得極低,細看之下,還在不斷顫抖。

蕭靜姝的目光從她身上掠過:“哦?孤的膳食,當是一直溫著,由司膳局的人安置。你是何人?是司膳局的人嗎?”

“……稟聖人。”

綠蘿答著話,在蕭靜姝目光之下,她身子顫抖地更加厲害。她聲音帶著鼻音,露出的一小截後頸也已變得通紅:“……奴婢是昨日纔來司膳局的,頂的便是先前觸怒龍顏,被處死的那兩個宮人的缺。今日午膳,司膳局特意做了一道芙蓉水晶魚膾。這菜不能溫,奴婢是擔心,時辰久了,魚膾不新鮮了,聖人,聖人會……”

“你擔心,孤會因此遷怒於你,殺了你泄憤?”

蕭靜姝勾唇,將綠蘿剩下的話說了出來。

綠蘿抖如糠篩。她慌忙磕著頭:“奴婢不敢,奴婢不敢!請聖人恕罪……”

“無妨。”

蕭靜姝微微一笑。她把那劍隨手丟到一旁,拿帕子擦了擦手:“孤正好也有些餓了。你去傳膳吧,孤今日,便在寢殿中用膳。”

“是。”

綠蘿趕忙應聲退下。臨走前,她目光擔憂,望了一眼韓兆。綠蘿的身影在拐角處消失不見,蕭靜姝看著那拐角,忽然轉頭,朝韓兆一笑。

她的語氣意有所指:“韓元,看來沙秋明為你找的這女人,對你,很是上心啊。”

韓兆身體微僵,冇有說話。

蕭靜姝嗤笑一聲,朝殿內走去。

韓兆跟在她身後,蕭靜姝並未回頭:“你可莫要告訴孤,這宮女,不是沙秋明找來給你做對食,用來利誘你,拉攏你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