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王,孃親她又帥瞎眾人眼了》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陸初一,主角性格討喜。精彩節選:...

“??”

孃親?

孟蕭瀟美眸睜大。

她什麼時候生過孩子?還做過拋夫棄子的事?

五年前,她穿越過來,就看見自己渾身是血,奄奄一息,幸虧她是21世紀的鬼醫,當場拿針自己縫肚子,被路過的神醫穀穀主撞見,器重她的膽識,救了她。

此後,她一直隱居神醫穀養傷,從未外出。

記憶中,她是孟家嫡長女,母親被害,自己被毒啞,自幼與太子立有婚約,成親前夕,慘遭下藥**。

名聲儘毀!

後來,被毀去容貌,剖開肚子,推下懸崖,從未記得自己生過孩子的事。

“你認錯人了。”

“不可能!”

鳳惜麟用力抱住孃親的大腿,聲音顫抖。

“我在父王的書房,見過你的畫像,你就長這副模樣,你就是我娘!”

孩子的眼中蓄滿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

“孃親,麟兒會很乖很乖……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扔下我!”

孟蕭瀟本想推開他,可對上男孩那雙哭訴的眼眸,乾淨的瞳孔裡,是被丟棄的委屈,被拋下的可憐,哀求的小心翼翼,以及對母愛的渴望……

她的呼吸,忽然緊了一下。

他的淚,好像落在了她的心尖上。

一滴一滴,尖銳的痛。

孟蕭瀟擰緊柳眉。

頭疼症又要發作了嗎?

可心口怎麼會疼?

門外,雲花走來:“爺,馬車已經備好了。”

“孃親,我們要回家跟父王團聚嗎?”鳳惜麟緊緊抱住她的腿,一下都不鬆,好像稍微鬆開,她就會人間蒸發了。

一句孃親,叫得雲風雲花雲雪雲月四人皆震驚。

聽說,當年,清心寡慾的攝政王,獨獨鐘愛孟家大小姐一人,這個孩子該不會是……

“你們在瞎想什麼!”孟蕭瀟沉了臉,“還不快去查?”

“是!”

帝都。

繁華。

攝政王府。

當今攝政王鳳禦臨,先皇最小的兒子,排行第七,自幼受先皇寵愛,先皇臨死前,授其封號,給其封地,賜其兵權,年僅二十五歲,便已是與當今聖上平起平坐的存在。

跺一跺腳,足以動盪東陵國半壁江山。

另有封號戰神。

屢戰屢勝,國內國外,聞其聲者,無不聞風喪膽。

此時,府內,女子啼哭。

“殿下,雪兒對不起您啊!那神醫穀的人心地毒辣,雪兒跪了整整七日七夜,他們都不肯救麟兒,還放出惡狼,把麟兒活生生的叼走了!”

“嗚……都是雪兒的錯……嗚嗚……”

孟扶雪跪在地上,失聲痛哭。

她衣服淩亂,身上有傷,證明自己與惡狼搏鬥過。

下人們得知此訊息,心中悲慟。

小世子……夭折了!

高坐上,身著一襲黑色軟甲的男人麵容陰沉,那張肅冷到巧奪天工的容顏、沉到極點,噴張著寒冬臘月般的凜冽,剛從戰場歸來,風塵仆仆,又遇喪子之痛,心中悲憤積鬱,憤怒的一掌震碎了桌。

砰!!

“殿下節哀!”

所有人驚駭的屈膝跪下,個個臉上悲痛。

“孟二小姐已經儘力了。”

“這五年來,她待小世子的好,大家有目共睹,小世子被狼叼走,她心中恐怕是最悲痛,最自責的。”

“逝者已矣,殿下,您要想開點啊!”

大家都勸慰時,一道稚嫩,但辨識度極高的嗓音穿插而來。

“父王,誰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