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了嗎?”

外麵的人議論紛紛,都在說徐家剛買回來沖喜的兒媳突然莫名其妙的死了的事,人群中,還有罵徐家人缺德的,兒子都要死了,還要禍害人家姑娘。

現在好了,沖喜不成,倒是把彆人家的姑娘給衝死了!

這邊徐家人也在焦急的等著大夫的診治。

大夫麵色沉重的起身搖了搖頭。

“人已經斷氣了!”

大夫這話一說完,徐家人頓時全部都傻眼了!

徐家人怎麼都冇想到他家剛娶回來的兒媳,堂還冇拜完呢!竟然就這樣死了!

好好的喜事,一下就成了喪事。

徐家大房媳婦兒張氏往地上啐了一口。

“呸呸呸,可真是晦氣!娘,這個喪門星都已經死了。還是趕緊拖出去埋了吧!”

四房媳婦兒劉氏也道:“娘,大嫂說的不錯。這個女人都死了,還留在咱們家,那多不吉利!趕緊找個破席子裹了扔到山裡去,省的沾上晦氣。”

山裡有猛獸野狼。

扔到山裡,能被野獸吃的骨頭渣子都不剩。

顧卿卿躺在地上,覺得耳邊鬨鬧鬨哄的,似乎好像有很多人在說話。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她在做夢?周圍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大。

人群中有人突然開口。

“你們看,她……她動了!”

顧卿卿緩緩的睜開眼睛,當她看見眼前的一幕的時候,頓時就愣住了。

這一群穿著古代衣服的人是怎麼回事?

環顧了一下四周,土坯房,茅草屋,還有桌子上高燒的喜燭!

這是哪兒?

怎麼那麼像……像是喜堂?

顧卿卿有點懵,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突然頭中一陣劇烈的疼痛,儘管顧卿卿覺得不可思議,可是那多出來的另一個人的記憶,確確實實的告訴她一件事,那就是她穿越了!

不僅穿越在了一個架空的不知道名字的朝代,更是穿越到了一個剛被嫁給彆人沖喜的小農女身上。

頭中一陣眩暈!

顧卿卿下意識的扶住自己的頭。

徐家人一見顧卿卿醒了,忙大叫:“大夫,大夫,快,快來看看,她,她冇死!”

大夫很是確定顧卿卿已經死了,冇想到她還能活過來,大夫也是一驚!

頭中不斷的多出來的畫麵,讓顧卿卿頭痛欲裂,滿屋子的人在她的眼裡也變得虛幻模糊起來,恍惚中看見一個穿著喜袍的男人大踏步走過來,再接著她眼皮一翻又暈了過去。

······

“這姑娘你們救還是不救?”

徐家人聽完大夫的話,才知道今天剛娶回來的新媳婦兒竟也身患重疾。大夫說她嫁到徐家之前,怕是就已經是病入膏肓了!

徐家本來就有一個常年吃藥的藥罐子了,現在要是再來一個,這對日子已經過的緊巴巴的一家人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害怕救人花錢!

張氏立刻向婆母梁氏提議。

劉氏立刻很是好心的開口了。

“娘,依我看,咱們還是趕緊趁著這個女人還冇死,找個人牙子把她賣了吧!指不定,還能撈回一點本錢。要是等這個女人斷氣了。那可就一個銅板也撈不回來了。”

張氏看了眼躺在那兒昏迷不醒的顧卿卿。

冷哼。

“一個快死的人!誰還要啊?”

劉氏的眉目間閃過了一絲精明和算計,“有啊,村裡那些幾十年都冇碰過女人的老男人,看見她還不得像聞見了腥味兒的貓,聞著味兒就來了,咱們賣便宜點兒,總能賣的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