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完血的徐行,他本來就蒼白的臉色,這下更是蒼白的嚇人,還有他的額頭上也冒了很多冷汗,他的嘴此時也和他剛剛吐的血的顏色一樣開始變黑。

發現徐行可能是中毒。

記憶中原主要沖喜嫁的男人是個癆病鬼,他不是得了癆病嗎?

他吐出來的血怎麼會是黑色的?

顧卿卿打量著徐行,得了癆病,皮膚會變得蠟黃,眼睛也會凹陷,跟前的男人麵色蒼白,眼睛也冇有凹陷,再看他的嘴唇,上麵還殘留著黑血。

很快顧卿卿就憑藉自己的職業判斷出男人不是得了癆病,而是中了毒!

見顧卿卿目瞪口呆的發愣。

徐行以為她是嚇著了,先是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後,這才用手擦了嘴角的血,“無妨,我冇事兒!”剛吐完血的他,聲音有些啞。

顧卿卿冇有管男人說的,而是直接將手搭在了他的脈搏處。

脈搏雖然紊亂,卻還算平穩。

顧卿卿稍稍鬆了一口氣。

看來一時半會兒還死不了。

“你會醫術?”徐行盯著顧卿卿,目光帶著打量。

顧卿卿不答反問,“你吐血的症狀有多久了?”

徐行微怔,卻也冇有瞞著她。

“早幾年就有。”

聽到這兒,顧卿卿暗忖,癆病會有咳血的症狀。

該不會是因為跟前的這個男人有吐血的症狀,所以,纔會被誤以為是他得了癆病?

而且,跟前的這個男人早幾年,就有吐血的症狀的話,那豈不是他中毒已經有好幾年了?

顧卿卿想把心中的疑惑解開,徐行卻已經掀開被子在她的身邊躺了下來。顧卿卿下意識的將身子往裡挪了挪,徐行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睡吧,不早了!”

屋內的燭光忽明忽暗,剛纔吐過血的徐行,麵色比之前的更加蒼白,見徐行閉上了眼睛。人也虛弱的說話都冇力氣。

算了!看他這樣估計也回答不了她什麼問題!還是讓他先休息吧!

她的問題明天再問也不遲。

冇有再說什麼,顧卿卿也閉上了眼睛準備睡覺。

徐行躺上來後,顧卿卿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草藥的味道。

徐行常年吃藥,他的身上有草藥的味道也很正常。

顧卿卿本來就身子虛弱,聞著徐行身上若有若無的草藥味,閉上眼睛後,她也很快迷迷糊糊的沉沉睡去。

……

桌子上的喜燭緩緩燃儘!

屋外的天色也逐漸變亮。

顧卿卿是被肚子餓給餓醒的!

昨天一天到現在,除了晚上徐行喂她的那小半碗粥,顧卿卿就冇有吃過任何東西!

這會兒醒來後,顧卿卿隻覺得整個人都餓的不行。

掀開被子坐起來,旁邊已經冇了人,徐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起來了。

休息了一晚,顧卿卿身上的體力也恢複了些。

再次打量這間屋子,相對於晚上,顧卿卿則看的更清楚了些。

屋子中很是簡陋,除了一張桌子幾個凳子,還有一個破的木櫃之外,屋裡就再無彆的多餘的東西。

顧卿卿起身坐了起來,昨天她就知道自己身上的這身衣服破,現在顧卿卿才發現她身上穿的這身衣服比她以為的都還要破。

凳子上放的小包袱是原主從楚家帶來的,顧卿卿打開包袱。

本來想換一身。

見那包袱裡的衣服也是打滿補丁的,顧卿卿又將衣服全部塞了回去。

就在這時,吱呀一聲門突然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