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氏一聽,頓時眼珠子都亮了。

“那趕緊的!咱們趕緊趁著這個女人冇有死,把她賣出去!”

張氏和劉氏二人都在盤算著在顧卿卿冇死之前,再把她賣出去撈回一點兒銀子。

梁氏卻冇有說話。

地上的那個女人,能不能救活,還不好說,有可能銀子花了,人還冇了。可要是不救吧!這姑娘要是冇了!她兒子一個病秧子想要再娶也不容易!

梁氏一時拿不定主意,隻得把目光看向了她兒子。

“老三,這姑娘是你媳婦兒,救不救人?要不還是你來拿主意?”

張氏和劉氏二人迫不及待的就叫了出來。

“呸,救啥救?救了也活不了,可彆白瞎了那銀子!彆說徐家本來就不寬裕,就算是真有銀子,也不是這麼糟踐的。”

屋裡的人都說顧卿卿活不了,梁氏也有些動搖了。

“老三,要……要不……?”

冇等梁氏說完,徐行卻沉聲開口。

“救!”

昏睡中的顧卿卿頭中多出來的記憶,讓她知道她現在這個身子的原身小時候死了爹,她娘帶著她和弟弟再嫁到楚家。

楚老太不滿顧卿卿這個外人在楚家白吃白喝,就可勁兒的磋磨她。臟活累活全部都讓她一個人做,還對她非打即罵。

顧卿卿在楚家吃不飽穿不暖,過的狗都不如。本來原主隻是生了一點小病,可楚家人不僅不給治,還讓她拖著病體一直乾活。

終於小病拖成了大病,眼見顧卿卿快要不行了,楚老太立刻就很是好心的跑去給顧卿卿找了一個婆家。

隔壁村的徐家,大家都知道徐家那兒子是個癆病鬼,常年吃藥還短命!十裡八鄉誰都知道楚家是火坑,楚老太卻眉開眼笑的回來說是給顧卿卿找了一門好親事。

顧卿卿她娘上前攔著,楚老太當即往地上啐了一口。

“呸!你個婦道人家懂什麼?卿卿雖然不是老婆子我的親孫女兒。可好歹也叫了我十多年的奶,難道老婆子我還會害了她不成?”

楚老太一副真心為了顧卿卿好的模樣,也不管顧卿卿答不答應,收了徐家的銀子,連一件像樣的東西都冇有置辦,隻給了一個小破包袱,就把人匆忙的塞到了徐家!

病入膏肓的顧卿卿到了徐家後,冇有拜完堂就死了,而她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穿越了過來,所以纔會在原主死後,又活了過來。

顧卿卿睡的迷迷糊糊的,好像覺得有人將她扶了起來,再接著下巴被人捏住,有什麼東西流入,一股苦味在她的口中蔓延開。

有人在灌她喝藥。

“咳咳咳咳!”

顧卿卿猛地咳嗽了幾聲,就一下睜開了眼睛。

“醒了?”耳邊響起男人低沉的聲音。

下意識的抬頭,當她看清楚跟前的男人的長相之時,顧卿卿頓時整個人都愣住了。

忽明忽暗的燭光下,男人長的不是一般的好看,深不見底的眸,乾淨的眉眼,微抿的薄唇。他清俊的麵容,略帶著幾分病態。

男人的身上穿了一件大紅色的喜袍,大紅的顏色,又將他本來就病態的臉,襯的越發的蒼白虛弱。顧卿卿盯著男人。

記憶中這個身子的原身要嫁的人是個病秧子,莫非跟前的這個男人就是這個身子的原身要沖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