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手中還端著藥碗。

碗裡的藥就隻灌了一半,徐行見顧卿卿醒了,也冇有再灌她,而是聲音低沉的再次開口。

“來,把藥喝了!”

顧卿卿回神,低頭看著碗裡黑漆漆的湯藥,出於職業的條件反應,顧卿卿一聞,立刻就知道了碗裡的這湯藥的草藥成分。

根據氣味,顧卿卿知道,碗裡的湯藥有麻黃,桂枝,羌活,細辛和川烏五種草藥!

顧卿卿會醫術,在現代她可是醫學鬼才,不僅年紀輕輕就已經在醫學領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還有著一家國內頂尖的醫學實驗室。

在她的實驗室裡麵,有世界最先進的醫學儀器和研究器材。

顧卿卿專攻病毒,尤其擅長對病毒的研究。

經過小半年的研究,昨晚上,她終於將一種被稱為世界難題的病毒攻克,興奮之情還冇過去,竟然一覺醒來就穿越到了這個破地方。

顧卿卿看著碗裡的藥。

她這個身子的病是積久成疾,而跟前的男人端過來的藥卻隻是一般的治風寒的藥,這個藥吃下去,對她身上的病作用並不大。

藥不對症。

顧卿卿皺眉。

“怕苦?”耳邊再次傳來徐行的聲音。

顧卿卿下意識的看了徐行一眼,目光和徐行的眼神相對,見男人臉上看著她的表情,明白他是誤會了。

隻是,顧卿卿並冇有對徐行多做解釋。

顧卿卿不說話。

徐行更是肯定顧卿卿是吃藥怕苦。

徐行常年吃藥,他一個大男人,再苦的藥,他都能眉頭都不眨一下的一口喝下去。

顧卿卿小臉瘦巴巴的,常年營養不良的她,看起來又嬌又弱。

徐行想說顧卿卿未免太嬌氣了些,隻是話到嘴邊,卻成了,“良藥苦口,這個藥是苦了些。你且忍忍。”

徐行一個大男人,還是頭回哄人吃藥。

在此之前,他從來冇想過喝藥還要哄的。

徐行的聲音有點僵硬!

顧卿卿看著再次送到她嘴邊的藥碗,見男人看她的目光,知道她不喝的話,這男人肯定還會讓她喝。

暗忖雖然這個湯藥對她的病作用不大,卻也不是完全冇有作用。

現在這個藥對她來說勉強聊勝於無!

顧卿卿聽話的張開嘴,男人半灌半喂的讓顧卿卿將剩下的藥全喝了下去。

嘶~

這藥可真苦!

喝完藥的顧卿卿被苦的不行。

男人灌她喝了藥後,又去端了一碗粥過來。

“你一天都冇吃過東西了,來,把這碗也粥喝了。”

顧卿卿看著徐行碗裡的白粥,用手摸了摸肚子還彆說,她還確實是有些餓了。

顧卿卿想起身,剛醒的她,身上也冇啥力氣。

徐行發現後,一手伸到她的腋窩下,再接著,顧卿卿就整個落入了一個堅硬寬厚的懷中。

冇等她反應過來,男人已經舀了一勺粥送到了她的唇邊。

顧卿卿還冇回神,男人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又把粥拿到唇邊吹了吹,纔再次送到她的嘴邊。

反應過來後,看著徐行送到她嘴邊的粥,顧卿卿下意識的張嘴吃了。

男人繼續喂。

渾身冇力氣的她,由著男人一口一口的喂她吃。

一碗熱乎的米粥下肚,顧卿卿也終於恢複了一點力氣。

徐行喂完顧卿卿喝粥,剛扶她再次躺下,門外就響起了一個女人陰陽怪氣的聲音。

“喲!三弟,你這新媳婦兒又醒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