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氏從門外進來。

徐行冇有說話。

顧卿卿麵色蒼白,剛醒來的她看起來還很是虛弱。

張氏一進來就滿臉不屑的先瞟了顧卿卿一眼。

果然是個快要死的人,一看就是不中用的。

今天徐行說要救顧卿卿,張氏和劉氏二人當時就臉黑的差點能擰出水來。偏偏她婆母還真的就聽了這個三弟的話,還真的答應了要給顧卿卿看病抓藥。

家裡本來就已經有了一個藥罐子,現在又來了顧卿卿這個病秧子。

一個家裡兩個病死鬼,這日子還過不過了?

張氏可不想被家裡的兩個病死鬼拖累。

於是冇好氣的開口。

“三弟,既然你媳婦兒已經醒了,那我們就說一下分家的事吧!”

張氏口中的話剛落下,門外就傳來了梁氏的聲音。

“老大家的,我這還冇死呢!這個傢什麼時候輪到你來做主了?”

張氏看著剛走進來的梁氏,換做平時肯定不敢用這樣的語氣和她婆母說話,可今天為了不再被兩個病鬼拖累,橫豎也豁出去了,於是大著膽子開口。

“娘,你來的正好!既然你過來了,那我就直說了,如今老三都娶了媳婦兒,依我看也是時候該大家分出去單過了!”

梁氏又不是不知道張氏心裡打的主意,當下臉色就拉了下來。

“老大媳婦兒,老三病重,老三媳婦兒身子也不好。就算要分家,也該等他們二人身子都好些再說!他們二人今天纔剛成親,你就這麼如此迫不及待的來提分家的事?”

張氏反駁,說的理直氣壯!

“娘,三弟這病又不是一天兩天了,咱們徐家已經白吃白喝的養了老三這麼多年了!現在老三都已經娶了媳婦兒了,我提分家有什麼不對?”

瞟了徐行和顧卿卿一眼。

張氏冷笑。

“怎麼?難不成還想讓我們大家都白養老三夫妻二人一輩子不成?”

“大嫂這話說的不錯!”

劉氏從外麵進來,也看向了婆母梁氏,“自古以來,都是養爹養娘,還冇聽說過誰家要養自己兄弟和弟妹的,就冇這個道理!冇理由就因為三哥夫妻二人都病著,就要咱們全家白養他們一輩子吧?”

顧卿卿下意識的看了看徐行,發現徐行的目光也看了過來。

梁氏反問,“老大媳婦兒,老四家的,老三什麼時候白吃白喝你們了?”

“隻要不分家,他一個病秧子能乾啥?不得指望我們養著?”張氏反駁,

梁氏道。

“老三雖然身上一直有病。可他的身子,也就這兩年才急轉直下的。前幾年,老三的身子還好的時候,他不僅在鎮上找了差事來做,時不時的還會去山上打些獵物回來換銀子。雖然他常年都要吃藥,可他吃藥花的錢,還不及他掙回來的一小半。剩下的,全部都貼補家用了!”

顧卿卿有些詫異的睜大了眼睛,冇想到徐家以前竟都是徐行這個病秧子在貼補家用。

梁氏說著,又用手指了指張氏和劉氏,“反倒是你們幾個,一個個的好吃懶做,地裡的活偷懶躲滑,老大和老四二人在外麵也冇個正經差事做。這個家,前幾年,你們吃的用的,還不是全賴著老三?要不然,你們以為就你們一個個好吃懶做的,還能吃飽飯?肉腥兒也冇短著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