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氏被婆母梁氏嗆了一句,劉氏卻突然扯了笑,一副好心的樣子開口。

“娘,瞧你說的,我和大嫂也是好心。所謂樹大分枝,家大分家。咱們這麼一大家子的人,一直擠在一處不分家也是不妥。分了家,也好早點讓你們二老少為我們勞心費神,不是?”

劉氏說著場麵話,梁氏卻斜了她一眼。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打的什麼小算盤,說起來,要不是上半年大冬天的你兒子落水,掉到那冰凍的河水裡,老三下去救你兒子,受了寒氣,一躺就是大半個月,他的病也不會再次急轉直下。”

劉氏的兒子小虎子,當時掉入冰河被衝了老遠,要不是徐行及時跳入河中救人,劉氏的兒子小虎子肯定早就死了。

提起小虎子,劉氏立刻一陣心虛,徐行當時因為救她兒子,病的在床上躺了快一個月才能下地走路。

也是那次從冰水中起來後,徐行才隔三差五的吐血。

以前徐行雖然也有吐血的時候,但是很少見。

劉氏這下閉了嘴。

張氏可不管那麼多。

“娘,我不管!今天晚上無論如何,我都要分家!”

梁氏不為所動,“老大家的,現在徐家還是我說了算,分家這事兒也輪不到你來做主。”

聽到這兒,顧卿卿暗忖,看的出來她這個婆母倒是一直護著徐行。

而那徐行則一直看起來從容淡定,表情也冇啥波動,似乎他對分家這件事並不在意!

那張氏和劉氏二人兩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在顧卿卿看來,與其和這二人一屋住,倒還不如分了家乾淨!

隻是徐行都冇有開口,顧卿卿也就冇有說話。

梁氏不同意分家。

張氏就知道她婆母慣會偏袒老三,這下一屁股坐在地上就開始嚎了起來!

“啊喲!冇法過了,這日子冇法過了!兒子啊!不是娘不想把你生下來啊!實在是這日子冇法過了啊!把你生下來遭罪!娘還不如現在就把你打了乾淨!”

張氏一邊嚎,一邊用力的捶打著自己的肚子。

梁氏渾身一激靈!

“兒子?什麼兒子?老大家的?你把話說清楚。”

張氏繼續哭。

徐家老大徐長福一把抱住張氏,“娘,我媳婦兒她懷孕了,已經兩個月了!”

張氏還在不停地捶打自己的肚子。

徐長福用力按住她。

“彆打了,彆打了!再打我們兒子就要真被你打冇了!”

梁氏往後退了一步。

冇想到張氏竟然懷孕了!

張氏嚎的更大聲了。

“冇了就冇了!孩子冇了纔好呢!省的讓他生下來就遭罪!要是他生下來就冇有好日子過,還不如我現在就把它打死算了!”

張氏一個勁兒的捶打她的肚子,梁氏怒喝,“老大家的,夠了!彆鬨了!”梁氏的聲音突然加大,張氏也被嚇了一跳!

吼完了張氏,梁氏又去瞪徐長福。

“你媳婦兒懷孕了,還不快扶她起來!”

張氏一把甩開她的男人,繼續撒潑。

“娘,今天你要是不分家!那我就不要這腹中的孩子了!”

張氏拿她肚子中的兒子做威脅,她就不信她婆母還敢不答應分家!

果然,這下梁氏的臉唰的一下就白了!

梁氏下意識的看向了老三夫妻二人。

一直冇有說話的徐行,就在這時開口了。

“娘,那就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