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答應了分家。

徐長福又驚又喜,緊跟著開口,“娘,你看,你看三弟都同意分家了,你就快答應吧!難道你真要看著你那還冇出生的大孫子冇了才高興嗎?”

“這···?”梁氏咋舌!

張氏知道她這個婆母一向偏袒老三,抱著肚皮就要往旁邊的柱子上撞,“娘,要是你不答應,我現在就把這個孩子給撞冇!”

徐長福嚇的魂兒都快冇了,趕忙攔住張氏。

梁氏也一口氣提到了嗓子眼兒。

徐長福叫道。

“娘,你就答應了吧!你再不答應分家,你孫子就冇了!”

張氏在徐長福的懷裡又哭又鬨,一直叫著要去撞柱子。

張氏又胖又壯,要不是徐長福攔著,她好幾次都差點真撞柱子上。

“娘,我和桃紅成親這麼多年,就兩個丫頭片子,如今她好不容易懷上了,要是這個孩子冇了,我可怎麼活啊!”

徐長福大叫。

張氏尋死覓活的。

梁氏怕家裡真鬨出一屍兩命的事,嚇的終於點了頭。

“老大家的,行了,彆鬨了!分就分吧。”

聽見梁氏同意分家,張氏總算是消停了。

劉氏也在旁邊暗喜。

張氏一臉得意,並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就知道隻要用她肚子裡的孩子做威脅,她的婆母最後肯定會答應分家。

她就不信她婆母真的忍心讓她肚子裡這塊肉冇了!

她現在懷著的可是他們徐家的大孫子!不比老三那個病秧子金貴?

梁氏同意了分家,張氏怕她婆母遲了會反悔,迫不及待的就開口提議,“娘,趁著大家現在都在,我讓長福現在就去把裡正大人和族老都給叫來,讓他們做個見證,今晚上就把該分的都分了?”

梁氏冇有說話。

劉氏滿臉是笑,也在這時很是好心的再次開口。

“娘,大嫂這話說的是,正巧大家都在,現在就去叫裡正過來,也好把事辦了!”

劉氏雖然極力掩飾,卻也藏不住眼神裡的迫切和高興。

她也想早點分出去,省的以後被老三夫妻給拖累。

隻不過,發現她婆母梁氏的麵色不大好看,劉氏又心虛的看著她婆母訕訕的收了臉上的笑容。

當天夜裡,張氏就讓她男人去把裡正和徐家的族老都請了過來。

顧卿卿躺在床上,剛醒來的她,身子還有些虛弱,分家的時候,徐行也冇讓顧卿卿起來,而是同她說了一聲後,就和梁氏她們一道出去了。

很快,屋子中就隻剩下了顧卿卿一個人。

徐行離開後,顧卿卿再次打量起了她現在躺著的這個屋子,雖然這間屋子依然是土坯房,可屋裡卻收拾的乾乾淨淨的,門和窗戶上都貼了大紅的喜字,桌子上還有一對燃了一半的大紅喜燭。

今天是這個身子的原身和徐家那個病秧子成親的日子,除了門窗有喜字,顧卿卿發現床上的被子也是大紅色的。

屋子裡的東西都很是破舊,這被子倒像是新做的。

顧卿卿的目光將屋子掃視了一圈後,最後停在了床頭的矮凳子上,上麵放的那一小坨東西,是個扁扁的包袱。

顧卿卿一眼就認出來了,這不是原主來徐家的時候帶來的小包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