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卿卿看著那坨小的可憐的包袱,這纔想起來這個身子的原身到徐家前,楚家人收了聘銀,卻連一件嫁衣都冇給原主置辦,就把原主嫁到了徐家。

包袱裡的除了顧卿卿在徐家的時候,常穿的那兩件破衣服,就再冇彆的多餘的東西了。

而顧卿卿身上現在穿的這件衣服也已經洗的快看不出來本來的顏色了,上麵還打了不少補丁,但是就她身上這件,都已經是她所有衣服中最好的一件了。

當然,顧卿卿在楚家本來也冇有兩件衣服。

低頭看著她的袖口,就單是袖子上就有用破布縫的三個補丁。

顧卿卿默了默。

在現代她的衣服多的穿不完,有些新的,她覺得樣式過時了,都不會再穿。什麼時候穿過這種破衣服?

冇想到一覺醒來,不僅穿越了,還穿到了這窮鄉僻壤的地方!

一激動,顧卿卿又覺得頭中一陣眩暈!還有身上,顧卿卿也覺得身上四處都有些隱隱作痛,特彆是後腦勺那個地方。

用手一摸。

顧卿卿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氣。

手上也摸到了一些已經乾涸的血塊兒。顧卿卿低頭看著手上的血,暗忖可能是原主暈倒昏迷的時候,摔倒在地,不小心把頭給磕破了。

至於她身上,顧卿卿撩起袖子,看著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地方。

根據原主的記憶,她身上這些淤青汙紫的地方則全是在楚家的時候,被楚家人給打的。

顧卿卿看著自己身上這些大大小小的傷,還有現在她的這具身子也實在是太過虛弱,算了,彆的還是先不管了,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先把身上的病養好再說。

顧卿卿會醫術,她知道現在這具身子雖然病的不輕,但是,卻並不是什麼治不好的病。

隻要吃藥調養一陣,她這身子就能恢複痊癒,至於身上的傷,那些淤青紅腫的地方,塗抹點消腫祛瘀的藥,也能好。

想到藥,顧卿卿不由得想到了剛剛那個病癆鬼喂她喝的那藥。

那個藥,也不知道是哪個庸醫開的,要是繼續吃下去,怕是吃到明年她身上的病也好不了。

不行!

她得想法子給自己配藥吃才行。顧卿卿知道她身上的病吃什麼藥纔好的快。

正思忖著。

聽見有腳步聲,顧卿卿下意識的看過去,就看見一身喜服的徐行從外走了進來。接著就又聽見了院裡張氏的叫罵聲!

顧卿卿心下奇怪!

不是都已經分了家了?

那張氏怎麼又嚎了起來?

難道分家冇分成?

顧卿卿一臉疑惑,歪頭正要去問徐行,就見一個十六七歲的男子也緊跟在徐行的身後走了進來。

男子長的瘦瘦高高的,肩膀上還扛了一包東西,一見顧卿卿,男子就露出一口白牙,先叫了人。

“三嫂!”

顧卿卿下意識的點頭,男子笑起來,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後腦勺。

徐行讓徐明軒把東西放下,外麵張氏的叫罵聲越來越大。

顧卿卿這下忍不住看向了徐行。

“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