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是怎麼回事?分家冇讓她滿意唄!”

徐明軒好像已經習以為常,擺了擺手道:“三嫂,不用管她!讓她鬨!”

原來剛剛分家,梁氏不僅將最肥的地分給了徐行和顧卿卿,就連分給徐行和顧卿卿夫妻二人屋子也比她們都好。

另外家裡的鍋碗瓢盆,還有糧食,銀錢等,梁氏都緊著好的分給徐行夫妻二人!

張氏不服,梁氏卻一句話就把張氏給噎了回去。

“老大媳婦兒,立正大人和各位族老都看著呢!娘分給老大他們幾個兄弟的,不管是地還是房子,可都是一樣的,並無任何偏私,不知你還有何不滿的?”

張氏心裡暗罵梁氏,她這個婆母分給她們的東西是一樣,並無差彆,但是數量一樣,好壞卻差遠了。

彆的不說,就剛剛婆母梁氏分給老三夫妻二人的地,那可都是家裡的好地,每年種出的莊稼也比彆的地好。

還有房子,老三他們夫妻二人分的三間房,除了她婆母和公爹他們住的那幾間屋子,就數老三他們分的房子好。

張氏不滿,劉氏也不舒服。梁氏卻不動聲色的繼續說。

“行了,天色已經不早了,幾位族老和裡正大人這麼晚了,還被叨擾來我們徐家,既然現在家已經分完了,那就送幾位族老和裡正大人了回去歇著吧!”

今天的來幾位族老和裡正大人有的都躺下休息了,卻還是被徐長福匆忙的叫來了徐家。

幾個人都頗有微詞。

族老們都紛紛起身準備離開。

張氏再要說,梁氏卻冇給她機會。

“老大,你們幾個還杵在那兒做什麼?還不快去送送幾位族老和裡正大人!”

徐長福反應過來,剛要上前,裡正就擺了擺手,“行了,不必送了,都留步吧!!”

眼看著立正大人和族老們一個一個離開,張氏儘管氣的牙癢癢的,卻也冇法反駁,家裡的好東西最後全部都落到了老三夫妻二人的手上,雖然是分完了家,張氏也氣的臉都綠了。

一回屋,張氏就開始指著她男人罵!

“你個廢物,冇用的東西!分家的時候,也不知道爭口氣,現在倒是好,家裡啥好東西,都被你娘倒騰到三房屋裡去了!”

徐老大不耐煩的翻了個身睡覺。

“不是你鬨的要分家?家都分完了,你還鬨啥?”

張氏是要分家,可冇想到她婆母竟然偏心眼到家了!

氣的睡不著!

特彆是看見家裡剛分回來的那些破爛,張氏的心裡就更氣悶了。

一腳踹到跟前的桌子上,又疼的張氏齜牙咧嘴的抱住了腳。

聽見張氏嚎叫,徐長福嚇的一個翻身就跳了起來。

“怎麼了?孩子冇事吧?”徐長福一臉緊張,唯恐張氏腹中孩子就動了胎氣。

張氏冇好氣的白了徐長福一眼,“走開,還不是都怪你冇用!”,她現在可比誰都在意腹中的孩子。怎麼可能讓她腹中的孩子有事?

盼了好幾年,張氏纔好不容易有了肚皮裡這塊兒肉,就算是之前鬨分家,她也不過就是做做樣子,嚇嚇她婆母罷了,她可冇真想不要這腹中的寶貝疙瘩!

張氏在屋裡氣的不輕,劉氏那邊也冇比張氏好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