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完了家,劉氏也氣的臉黑。

唯一能讓劉氏心裡舒服一點的,就是好歹現在是成功分了家,不用再被老三夫妻二人拖累了!

老三夫妻二人兩個都是藥罐子,在劉氏看來,這二人被分出去,肯定不是餓死,就是要被窮死,不過,劉氏現在可管不了那麼多,最重要的是她現在終於把老三夫妻兩個累贅給擺脫了。

要不然,真要再繼續和那兩個病鬼一屋,還不知道要被拖累成什麼樣子。

這邊徐行他們屋裡,徐明軒終於陸陸續續的幫徐行他們將分家分到的東西,全部都搬了過來。

顧卿卿看了下,徐明軒幫忙搬過來的東西,有糧食,有吃的,用的,雜七雜八的都有。

本來,徐明軒作為兄弟,是不好進兄嫂二人的喜房的,隻是因為徐行身上有病,搬不了太多東西,徐明軒這纔在分家後,主動的幫忙提出幫他們搬東西。

搬完了東西,徐明軒也冇有多留,一時間,屋子中就隻剩下了顧卿卿和徐行二人。

桌子上的喜燭霹靂爆了一下。

顧卿卿一扭頭就見徐行關上了房門轉身。

燭光下。

徐行站在那兒,肩寬窄腰,身形挺拔,大紅的喜服更是襯的他長身玉立。

顧卿卿剛醒來那會兒,就知道徐行長的好看,但是突然看見這樣站著的他,顧卿卿才發現徐行不僅是長的模樣好,就連身材也好。腰腹緊實,一絲贅肉都冇有。

發現顧卿卿將他盯著。

徐行隻是看了顧卿卿一眼,就開始脫自己身上的喜服。

隻剩下裡衣的他,身材看起來還要更好些,不過顧卿卿還來不及欣賞徐行的好身材,就見徐行已經走到了床邊。

徐行走近,他一彎腰俯身,顧卿卿還能看見他從領口半隱半掩露出來的地方。顧卿卿的目光順著他的領口往下。

“看什麼?”耳邊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

嚇了一跳。

顧卿卿慌亂的回神,忙將自己的目光收了回來。

臉上也有點熱。

“我……。”對上徐行俯視的目光,感受到他目光中的壓迫,顧卿卿這時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今天好像···好像還是她和這個癆病鬼的洞房之夜!

渾身一激靈!

不自覺的嚥了一口唾沫。

這病秧子該不會要和她圓房吧?

顧卿卿的杏眼一下睜的溜圓,整個人也變得警惕起來。

正在顧卿卿一臉防備的時候,發現徐行突然一手撐在床沿,麵色也變得很是不對勁,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掉下來。

下意識的顧卿卿忙問,“你,你怎麼了?”

徐行抬頭看了顧卿卿一眼,喉中一陣腥甜,再接著就一口鮮血就吐了出來。

“你——!”看著徐行吐出來的血,顧卿卿的眼底都是吃驚。

他吐出來的血怎麼是黑色的?

在現代,顧卿卿可是專攻病毒研究的天才,她的實驗室裡也全是各種各樣的病毒研究報告和數據,她常年和毒打交道!任何毒都逃不過顧卿卿的眼睛!

徐行吐出來的血暗紅呈黑色。

分明就是中毒的症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