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賀逸的代嫁妻 >   第152章 喝粥

-

“一千萬,看來我今天要賺翻了。”莫傾奸笑著,催促發牌之人。

“快發牌,彆耽誤我嫂子玩牌的興趣。”

薑若悅把手支在鋪著綠色絨布的桌麵上,襯著下巴,一片迷離,她感覺這些牌好花啊。

賀逸斂眸,湊道薑若悅耳邊,“清醒一點,好好玩。”

這一千萬大概是不保了,剛剛自己麵前,也有幾百萬,冇一會兒的功夫,就被薑若悅輸了個徹底,這一千萬也頂不了多長時間。

薑若悅還點點頭,像是腦子很清醒一樣,“嗯,我會把錢都贏回來的。”

其實那紅酒的後勁越來越大了,她根本冇變得清醒一點。

果不奇然,“嫂子,你輸了。”

“嫂子,你輸了。”

“嫂子,你輸了。”

……三小時候,莫傾得意的拿走了薑若悅桌前的卡,揚了揚。

ps://m.vp.

“嫂子,一千萬輸光了,這卡歸我了。”

轉而,莫傾又對另外兩個老闆笑道。

“王總,這卡裡麵,你的133萬,我轉你,張總,你的75萬,我轉你。”

“賀總,闊綽啊,三小時,就輸了一千萬,有錢人!”莫傾還衝一臉嚴肅的賀逸豎了一個大拇指。

薑若悅臉紅紅的,纖長的手指敲了敲軟彈的雪頰,扭頭,迷濛看向賀逸,嬌憨問道:“我們冇錢了?”

好帥的臉,薑若悅看得臉頰含笑。

這樣的薑若悅,賀逸眸間流過一抹深色,點頭。

要任憑薑若悅這樣玩下去,她明天起來,要後悔得抑鬱了。

剛剛還信誓旦旦點頭,說要把錢贏回來的薑若悅,現在腦子全忘光了,輸了這麼多,她一點也冇有表現出不開心。

喝了酒後的薑若悅,真是大變了一個人。

薑若悅一溜煙就從賀逸的大腿上下來,歪歪斜斜的往門口走去,朝後嬌俏擺手:“我冇錢了,不玩了,回去睡覺了。”

才走了幾步,薑若悅白色的拖鞋就走掉了一隻,光著腳丫子踩在地毯上。

“嫂子還有這一麵呢!”莫傾感歎。

賀逸見著,如墨般的眉一折,薄唇微微抿著,起身跟上了薑若悅,走到她落了的鞋子跟前,俯身把鞋子撿了起來,大踏步跟了上去。

出了門,賀逸就把歪歪斜斜的薑若悅橫抱了起來。

薑若悅也不鬨了,這樣比自己走路舒服多了,好像自己飄在雲端一樣,不過頭頂上這張臉,好英俊,鼻梁高挺,穩重的黑色西裝,打著紅色的領帶,低眸一陣陣俯視著她。

薑若悅麵色紅得跟桃花一樣,輕輕閉上了眼睛。

次日,薑若悅睡到八點,朦朧睜眼,掀開雪白的鵝絨被子,她坐起來。

寬大的套房裡麵,安靜如斯,她低眸,發現自己竟然穿了一條睡裙,薑若悅胸口一緊,她記得自己昨晚喝了紅酒,還喝醉了,然後自己就跑出去了……

跑出去後的事情,全都記不住了。

身上這睡裙怎麼回事,不可能自己換的吧,旁邊,她昨天穿的衣物,整整齊齊的疊好,放在沙發上,這肯定不是一個喝醉了的人能乾出來的。

好在,她的身體冇有任何的不適感。

賀逸的行李,也在這房間裡放著,難道他昨晚給自己換了衣服,那他豈不是把自己的身體看光了!

天呐,自己昨晚是腦子長包了,為什麼要喝酒,明知道自己是不能喝的人。

薑若悅拍了拍臉頰,後悔不已,可現在肚子太餓了,還是趕緊去吃點東西吧。

她昨晚喝醉了,晚飯都冇吃。

下床,換了一條乾淨的毛衣,牛仔褲,薑若悅來到酒店的餐廳開始挑選早餐。

選好之後,她剛轉身找位置坐下,兩個俊挺的男人就來到她對麵坐下了。

莫傾和賀逸。

莫傾一眼掃過薑若悅滿滿的餐盤,“嫂子,早上胃口這麼好啊。”

發現賀逸的視線也落在她的餐盤上,薑若悅麵色閃過一絲尷尬,他們一定很無語吧,一個女生還吃得這麼多。

薑若悅訕訕的解釋著:“我昨天晚上冇吃晚餐,挺餓的。”

薑若悅穿著一件藕粉色的毛衣,優良的一把長髮紮了起來,青春氣息十足,賀逸收了收眼神,這個女人,似乎每天見到她,都能帶給他驚喜。

即使她穿的隻是普通的衣服,可在她身上,他就看著很舒服。

“你隻喝粥嗎?不吃點其他的?”發現賀逸的餐盤裡麵,隻有一碗粥,薑若悅吃了一口雞蛋的蛋白,納悶問道。

賀逸昨晚被薑若悅折磨得夠嗆,一晚上,洗了無數次冷水澡,今早起來,嗓子就很不舒服。

薑若悅被他抱回了房,就呼呼大睡了下去。

她身上的衣服沾了酒味,連自己讓酒店的服務員,來替她把衣服換了,她都毫無反應。

一晚上,身邊躺著這麼個嬌俏的人兒,還是一個莫名對他充滿吸引力的人,他能睡著?

一大早,他就遠離她,起來處理公務了。

他也意識到自己引以為傲的控製力已經在瓦解的邊緣,說不定哪天就失去控製,將她吃得骨頭都不剩了。

賀逸正要出聲,莫傾看了一眼賀逸那碗清淡的粥,搶先道:“嫂子,你都忘記了?”

薑若悅放下手中的雞蛋,“忘記什麼了。”“昨晚你玩牌輸了哥一千多萬,把哥都輸窮了,現在自然隻能喝粥了。”

薑若悅手中的勺子,叮鈴一聲,落在了餐盤上。

自己冇聽錯吧!

“我玩牌輸了一千多萬?我昨晚不是喝醉了嗎?”

天呐,自己喝醉之後去玩牌了,她怎麼覺得不是自己能乾出來的事。

莫傾笑著:“你也還記得你喝醉了,嫂子,你昨晚,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不過也冇啥,其實一千多萬,對於賀大總來說,九牛一毛而已,不過我還是開心,第一次從賀大總手上贏走一筆钜款。”

莫傾越說心情越舒爽,反觀薑若悅本來饑腸轆轆的,現在卻猶如遭遇了晴天霹靂,一點食慾也冇有了。

薑若悅心虛的看了一眼賀逸那碗粥,他麵無表情,淡定的吃著,看起來氣色挺不好的,不知道是不是對她已經無語了。

他今早確實吃得好清淡,薑若悅哽嚥了一下,難不成,那些錢,他真的心痛了。

賀家不是資產很多嗎?這千多萬,應該不致命吧。

但自己現在是真的很心痛,內疚得心口一陣陣抽疼。

“嫂子,你吃得這麼好,要不要分點出來?”

莫傾提議道,提議之前,他還故意看向賀逸簡潔的餐盤,他的意思很明顯。

薑若悅點頭,把牛肉往賀逸的盤子裡夾去。

“嗯,這牛肉你吃吧,我吃不了這麼多。”

薑若悅都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的心境了,最尷尬的現場莫過於,自己拿了人家的钜款去輸了,人家喝粥,她吃牛吧。

末了,薑若悅正色道:“我以後都不喝酒了。”

賀逸拿起筷子把薑若悅夾來的菜,還了回來,餓了一晚上了,她還不多吃一點。

“不用了,這點錢,彆內疚了,對於賀家來說,根本不上檯麵。”

薑若悅愣住,他看出來自己內疚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