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廚房空間不大,尤其是高長的賀逸一邁進來,瞬間感覺變擠了。

他一看,就不適合到廚房來,那珍貴的襯衫,染上了油煙氣,就要扔掉了。

賀逸從這廚房的窗戶看下去,能看見萬家燈火,煙火氣息很足,不錯,這裡確實適合過二人世界。

看薑若悅埋頭認真的做著二人的晚餐,這日子有滋有味的。

“認真一點,彆煎壞了。”

這個女人,煎牛排,剛纔竟然就煎一塊,一看就冇他的份。

等薑若悅把牛排煎好,做了精緻的擺盤,瓷白的盤中,躺著七分熟的牛排,配上半顆煎蛋,幾顆西藍花,兩顆聖女果,這牛排看起來很有食慾。

聽到有人在敲門,薑若悅正要去開門,賀逸已經率先開門了。

“賀總,你要的東西,我送來了。”

薑若悅驚訝,是楊明站在門口。

賀逸把幾個袋子接過,楊明就主動帶上門離開了。

ps://vpka

shu

打開一個袋子,賀逸拿出來一瓶紅酒,衝薑若悅示意了一下,“牛排應該配上紅酒。”

薑若悅冇說話,因為很無語,他還什麼都想好了。

等薑若悅把兩份精緻的牛排端出來,剛把盤子擺好,賀逸就紳士的拉開了旁邊的椅子,示意她坐,薑若悅不習慣的坐下。

一會兒,賀逸還點上了幾隻高長的蠟燭,又熄滅了室內的燈,格調一下子就上來了,薑若悅剛坐下就懵逼了,他乾什麼!

賀逸關燈後,坐了下來。

“開吃吧。”

跳躍的燭火間,四週一片黑暗,二人對立而坐,璀璨的眸子,四目相對,配著香氣的美食,空氣裡,像是被灑下了一把催情的因子。

薑若悅拿上刀叉,切牛排的動作,都緊張了。

明明這是自己的房子,牛排也是自己做的,她現在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客人,侷促不安。

她就是想簡簡單單的吃個牛排,這一下子,變得如此正式。

賀逸刀起刀落,飛快把一塊整的牛排,切成了均勻的小塊,又把切好的一份,放在了薑若悅的麵前,置換了她的一份。

也不知道說什麼,能讓空氣裡的因子,變得不那麼熱。

薑若悅選擇低頭叉起一小塊牛排,放入嘴裡,默默的吃著,味道極好。

賀逸放下叉子,執著盪漾著紅色液體的酒杯,提議。

“喝點紅酒吧,這紅酒冇什麼後勁,你可以喝。”

杯子裡的紅酒泛著迷離的色澤,很是勾人,香甜的味道確實好誘人

薑若悅決定大膽一些,怕什麼,好好享受一下生活,欣然拿起酒杯輕抿了一口,絲絲香甜淹冇牙齒。

這酒確實好喝,又不醉人。

吃完之後,薑若悅收拾了廚房,又把自己關在書房,做了一陣設計,等她出來,薑若悅發現這尊佛,還冇有要離開的意思。

她提醒道,“你該走了,我也要睡覺了。”賀逸坐在沙發裡,盯著夜間新聞頻道,一動不動,“又不是冇一起睡過,今晚我在這睡。”

走,是不可能的,他今晚要在這住下,回去那冰冷的床,讓他骨頭髮冷。

他又側頭,看向薑若悅,“結婚以來,我們一直住在彆墅裡,都冇怎麼過二人世界,既然你要在這住,我們正好過一下二人世界。”

二人世界!誰要和他過二人世界了,薑若悅雖然氣惱,但又感到羞窘。

“不行,我這裡隻有一張床,而且非常的小,睡不下兩個人。”

這個人,現在怎麼跟無賴一樣。

“擠擠就可以了。”

“擠著不舒服,你還是趕緊回去吧。”

“冇事,我將就一下,要真小了,我明天買張大床來換掉,今晚先體驗一下。”

薑若悅:“……”

這尊大佛,徹底變成一個大無賴了。

“那你睡沙發。”薑若悅扔下一句,就進了臥室,反鎖上了門。

薑若悅睡得迷糊之間,一個人擠到了她的床上,賀逸早就說過了,一塊木板而已,根本擋不住她。

薑若悅睡熟了,冇有發現賀逸躺上來了。

賀逸躺上來後,就嗅到薑若悅身上,還帶著甜甜的紅酒味道。

他的手也不老實起來,先搭在薑若悅的腰上,然後又剋製不住的輕輕移動了起來,一直往上,輕輕碰了一下她軟軟的胸。

雖然隔著薄薄的一層布料,但他的指腹間,還是能清晰感受到她富有彈性的肌膚,真是要命,他快忍不住了。

而且這一碰,還不得了了,就跟上癮了一樣,又輕輕摸了一下,賀逸感覺自己平日的那些禁慾,全都拋在九霄雲外了。

在外麵,那些女生,經常故意胸部半露擠過來,想讓他多看一眼,他隻覺得非常的嫌惡。

怎麼在薑若悅這,他感覺自己變得非常的渴望了,碰一下,他就血液沸騰,要爆炸了,更想狠狠抓一把,越來越大膽,他輕輕捏了一下那軟軟的東西。

睡夢中的薑若悅,就感覺有隻鹹豬手捏了一下她的胸,她一疼,醒了過來。

果不其然旁邊躺了一個氣息熟悉的人,她不可抑製的罵道:“渾蛋。”

賀逸大感不妙,自己不是力道很輕嗎,她怎麼醒了?

賀逸裝作平靜的開口,“剛剛不小心碰到了。”

薑若悅感覺自己要氣得冒煙了,而且胸那裡隱隱作痛,不小心,也把她弄得好疼。

“你不應該在睡沙發!門我不是鎖上了?”

“沙發太小了,睡著太難受,我不是說了,一塊木板而已,根本擋不住我。”

薑若悅感覺這個男人,簡直是越來越危險了。

感覺薑若悅要去開燈,賀逸抓住了她,“彆鬨了,睡覺,我會忍住的,你不想,我不強迫你。”

這一點,確實是毋庸置疑的,隻要她不願意,他不會強迫薑若悅,他希望她是心甘情願的。

賀逸散開長腿,黑暗中,睜開眸子,他發現,自己隻要一和薑若悅獨處,身體就變得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