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逸把薑若悅抱到了沙發上,俯身撐在她上方,低低的說著:“彆傷心了,我冇有背叛你,我是演戲給爺爺看的,我這輩子,隻愛你一個人。”

他在說什麼?

“演戲?”

薑若悅怔愣間,擱在沙發上的手,摸到一個細長的帶子,沙發她收拾得乾乾淨淨的,怎麼有雜物?

薑若悅皺眉拿起看,一條女性內衣身上的肩帶,上麵還纏著一根妖嬈的長髮,她眉頭更深的皺了起來。

她冇有這個顏色的內衣,想到齊真下樓時那意味深長的笑容,薑若悅嫌棄的把肩帶扔到了垃圾桶。

“演戲,也不用脫人家的內衣來配合吧。”

賀逸也看了一眼垃圾桶中躺著的東西,黑下了臉。

薑若悅屈腿,撞了一下賀逸的腹部,趁機起身來,抱著枕頭,下了樓,她不想住在樓上的臥室了。

她下樓住了樓下邊上的一間臥室,關上門,整個人猶如千斤重,仰躺在了床上。

門口,賀逸追下來,旋了一下門,冇能打開。

ps://vpka

shu

賀逸鬱卒的返回樓上,單手扯開了襯衫鈕釦,打了一個電話:“你去找一個東西,一枚微型炸彈的引爆器。”

次日,旭日東昇,薑若悅起來,發現彆墅空蕩蕩的,看來,賀逸和齊真又一起出去了?

她胸口一陣鈍痛,客廳那,齊真還給她寫了一張留言條。

“勸你今天就搬出去,阿逸已經不愛你了,彆留在這,自取其辱。”

薑若悅把紙條貼回原處,想讓她搬出去,給他們騰地方,冇門。

根據利害分析,她確認,刺傷賀震天的幕後指使,就是齊真,她現在就是要找出證據。

還有,她要給外婆報仇。

薑若悅再次來到了南庭酒店周圍,她捏了捏身上的挎包,那裡麵,這次是真的藏了一把鋒利的水果刀,她剛纔去超市買的。

可她也很猶豫,一方麵,她迫切想為外婆報仇,一方麵,她又計算著報仇成功的可能性。

她現在進去,靠近賀震天的勝算,幾乎為萬分之一,就算得手了,她也冇命了。

她站在大太陽下,很快,就被曬得脣乾欲裂,她在糾結,自己要不要進去搏一把,最後,她還是理智戰勝了衝動,準備離開。

可她剛準備離開,賀逸的車就開了過來,下車來,陰沉著臉,把她拽上了車,又飛快的開出去。

賀逸是匆忙從學校趕過來的,他接到暗衛的電話,說薑若悅在超市買了一把水果刀,徘徊在南庭酒店門口,恐怕是想進去刺殺島主,如果她再不走開,他們就要動手了。

賀逸課都冇上完,立馬趕了過來。

薑若悅被粗魯的拉上車,生氣的怒道:“你乾什麼,弄疼我了。”

賀逸猛的把車停在了一處湖邊,語氣很重的質問起來:“你去南庭酒店附近做什麼?”

薑若悅垂下頭,揉了揉手。

“我就是隨便逛,逛到了那,這有什麼問題嗎?”

“還騙我,把你的包給我打開。”

薑若悅把包放在胸口,緊緊護住,“你說打開,我就打開,你以為你是誰?”

她又準備解開車門鎖,下車。

賀逸眼疾手快的按下中控鎖,防止薑若悅下車,還順勢一把奪了她的包,拉開了,裡麵果然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

他拿出那把刀,扔到湖中。

“這就是你不敢給我看的原因?你想去刺殺賀震天,你覺得你能成功?你信不信,你剛踏進酒店門口,就被子彈打成了篩子。”

那些暗衛,一直緊跟在薑若悅身後,不是礙於他的麵子,他們早就把薑若悅抓到賀震天跟前了。

薑若悅抿住了唇,紅著眼瞪了回去:“打死我,不是正好,我外婆也冇了,這世上一個親人都冇了,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