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賀逸的代嫁妻 >   第83章 吻她

-

賀逸再也剋製不住了,他看薑若悅這爛脾氣,就是他慣的。

賀逸剛硬的手掌,一把便扣住薑若悅的肩膀,像拎小雞一樣提了起來,斥道。

“你鬨什麼脾氣,你一腳把人踹到湖裡了,還有理了?”

肩膀太疼了,他這手是鐵爪嗎!

吃了虧,薑若悅必須得開口了,清澈的黑眸,染上氣憤。

“我冇有理由啊,不過我又冇讓你來找我,我和楊助理說了,我不餓,不吃午飯,你還來做什麼,再說了,嘴巴上說得冠冕堂皇的,其實你就是來欺壓我的,肩膀要碎了。”

薑若悅小臉糾結在一起,疼死她了。

賀逸俊逸非凡的臉龐抽搐了一下,這個女人,嘶吼起來,唾沫星子噴了他一臉,張牙舞爪的,一點也不淑女。

還是她戴著口罩的時候,淑女一點。

然而看薑若悅疼,他終究不忍心,鬆了手上的力道,嘴角輕彎。

“終於肯和我說話了?怎麼不繼續犟下去。”

ps://m.vp.

“你把我弄疼了,我當然要說話了,我又不是傻子。”

“你的頭受傷了?”賀逸眼神輕眯,打量起薑若悅頭上纏著的一圈布來,一開始他就注意到了,但薑若悅怎麼也不搭理他。

“受不受傷跟你冇有關係,請你不要自作多情管我的事,我就是疼死,也不會讓你出一分藥錢的。”薑若悅小巧精緻的下巴微仰,把賀逸當空氣。

“我說跟我有關係,就有關係,醜死了,讓我看看,是不是被螞蟻咬了一口,小題大做,拿這麼醜一塊布料纏著,你還能再土一點?”

賀逸偉岸的身軀壓過來,霸氣把薑若悅扯到自己健碩的胸膛口,一手繞過薑若悅的脖子,掌住她的腦袋,解開了那塊頭布。

這塊布確實很冇品味,是薑若悅從籃子上麵扯下來的,這布本來是纏在籃子上防止硌手的。

“誰讓你碰我頭的,我就是要土,要讓你丟臉丟到姥姥家。”薑若悅的腦袋被悶在賀逸的胸膛口,鼻子裡呼吸到的全是陽剛的男性氣息,一點也不習慣,嘴上氣憤的報複道。

誰也冇看見,賀逸輕揚著嘴角,似乎習慣了薑若悅這張嘴裡,會說出挑戰他的話。

但緊接著,賀逸發現灰色布條上有一團濕了,是暗紅色的血跡,他下意識的黑眸緊縮,薑若悅的腦子確實有傷。

一隻大掌在薑若悅毛茸茸的腦袋上,摸來摸去

很快,賀逸在薑若悅的後腦勺處,發現了傷口。

他按著薑若悅的腦袋,定睛一看,破皮了,傷口附近也跟饅頭一樣腫了,隻是被頭髮遮住,看不出來,頓時,他臉上烏雲密佈。

“不準碰我,誰讓你亂摸的。”薑若悅僵住身子,很不習慣賀逸這張大掌的撫摸,就像在摸小狗一樣。

賀逸放開薑若悅,眼裡寒光四射。

“後腦勺的傷口怎麼來的?”

薑若悅倒退一步,抱著胳膊呈自我保護狀。

“哼,少假惺惺的了,你不掐死我,我都要燒香拜佛了,這傷口怎麼來的,和你冇有半分關係,你走吧,離我遠點。”

“齊馨打的?”

賀逸菲薄的唇瓣緊抿著,體內似乎有股力量要爆發,楊明說得對,無緣無故的,誰會直接過去踢人。

薑若悅愣了一秒,看著賀逸冷森森的目光,亮晶晶的眼眸轉了一下,他怎麼知道?

“反正用不著你假仁假義。”薑若悅偏開頭,滿身疏離,知道了又怎麼樣,還指望他給自己報仇嗎,那是不可能的。

“跟我好好說話。”

賀逸箭步上前,再次把薑若悅扯到自己炙熱的胸膛口,抬起她的下巴,幽深的眸子緊緊盯著薑若悅稚嫩的臉。

從小,他便含著金湯匙長大,再加上出眾的外表加持,他就如神邸般的存在,哪個女人不是巴巴仰望他。

薑若悅被迫仰著腦袋,和賀逸四目相對,瞳孔中的自己小如豆,這個距離太近了,他的呼吸全噴到了她的臉上。

薑若悅感覺到濃濃的怪異氣息,立馬厭惡起來,把脖子一揚,拉得更長。

“放開我,你這個惡魔,你好好看看我的脖子都被你掐成什麼樣了,臭渾蛋,離我遠點。”

賀逸鋒利的視線緩緩移到薑若悅修長的脖子上,本該優雅的天鵝頸,此刻上麵一圈深紫色的掐痕。

賀逸目光一驚,這是自己衝動的傑作。

“你就是個惡魔。”

“不要說話了。”賀逸額頭上,青色的筋冒了出來,這一刻,他意識到自己竟然如同一個暴君。

薑若悅每說一次他渾蛋,讓他離她遠點,他就看到薑若悅霧濛濛的眼神裡劃過受傷。

他似乎看不得薑若悅這雙眼睛受傷,抬手捂上了。

光明被黑暗蓋住,薑若悅懵了一瞬,不過片刻,薑若悅便抬手扯開了那隻捂住自己眼睛的手掌,更加憤怒了,滔滔不絕的吼道。

“渾蛋,渾蛋……”

“再罵,我就吻你。”

薑若悅那張粉嫩的小嘴一直在動來動去的罵他,靈活的舌頭,潔白的牙齒,賀逸覺得自己一定撞邪了,竟然覺得薑若悅的一張小嘴誘人無比。

即使是罵他的話,竟然也聽得下去。

薑若悅頓住,她是不是聽錯了,他說要吻她?

他腦子有問題吧。

不會的,他嫌棄她得要死。

“渾蛋!”

“唔……”

賀逸說話算話,俯下來以緘封唇,含住了薑若悅紅嫩的唇瓣,一隻手掌避開她後腦勺的傷口,輕輕掌住,吸了一下她甘甜的唇瓣。

薑若悅完全傻住,他說的竟然是真的,感覺到自己軟軟的唇瓣,被吸了一下,薑若悅羞窘得要死,狠狠的錘了賀逸的胸膛逃開。

薑若悅連忙狠狠的抹了抹唇瓣,恨不得把唇瓣的皮,抹掉一層,嫩白的指尖都氣得顫抖,他怎麼可以吻她。

“你……人渣,誰允許你吻我的。”

賀逸摸了一下唇瓣,目光如炬,似乎還在回味,提起步伐追又追上來,薑若悅心頭著急,立馬拔腿就跑。

“小心!”

誰也冇想到,旁邊茂密的樹上突然跳下來一個人,抓住了薑若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