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穿武朝當王爺》 小說介紹

魂穿武朝當王爺(秦拓上官禦瓏)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魂穿武朝當王爺》 第1章 免費試讀

第1章

寒冬飛雪,皇城秦王府。

作為武朝開朝以來最大異姓王,秦王一脈已經傳承了幾百年。

毫不誇張的說,武朝成立的第一年,就有了秦王府。

幾代秦王軍功顯赫,功高震主,最終,在武朝皇室接連削藩下,異姓王成了出頭鳥。

老秦王以命相保,留下了自己的兒子。

至此,強盛幾世的王府迎來了衰敗。

更重要的是,如今的小秦王秦拓是一個**,三歲不語,十歲不行,直到十六及冠,依舊是一個**。

又一年年關將至,皇城富貴們來往走動,無不熱鬨。

曾經盛極一時的秦王府,這幾年來卻是冇有一人踏足。

門楣清冷,府邸之內的家丁們更是清冷。

自從冇了老秦王,加上小秦王還是一個**,漸漸的,家丁成了這裡的主人。

“哎呦,你這**,這是給你吃的!”

“你要是餓死了,餓瘦了,朝廷來年不發俸祿,我們可怎麼活?”

“趙管家,您瞅瞅,這**王爺又犯傻了。”

王府正廳。

幾個家丁正圍著一個穿著紋繡烈虎長袍的青年。

一個勁兒的朝他嘴裡塞東西。

這青年,正是如今王府的秦王,秦拓!

瞧著秦拓犯傻,一旁的趙管家撇了一眼:“愛吃不吃,反正**一個。”

“等今年年關上,有貴人相助,到時候咱也能翻身做主人!”

趙管家一臉得意。

他本是王府管家,管理王府數十載,可以說是看著秦拓長大的。

他對秦王府大大小小,裡裡外外都十分瞭解。

自從老秦王被皇室殺了,這王府雖然儲存下來,但也是名存實亡。

縱使如此,王府積攢這麼多年的底蘊還在,財力還在。

趙管家索性操控著秦拓這個傀儡,讓他成為自己的搖錢樹!

畢竟皇室每年年關給各路貴族的賞賜都不小。

秦王府雖然已經衰敗了多年,但皇室礙於顏麵,彰顯他們的恩澤庇佑,每一年都不會少賞賜。

甚至還會多給。

趙管家年年拿大頭,可謂是賺的盆滿缽滿。

可俗話說,貪心不足蛇吞象,這人的**哪裡有底?

“行了,都散去吧,估摸一會兒賞賜就該到了,彆在這墨跡。”

“至於這**,讓他吃點苦,以後王府冇了,他還能憑著自己的傻樣乞討。”

趙管家一招呼,幾個家丁連連點頭,轉身離開了正廳。

在幾人前後腳離開時,卻未曾發現,秦拓那原本呆滯的目光變得靈動了起來。

眼珠轉動,一改往常的傻樣,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銳利!

“武朝?廢物王爺?”

“冇想到穿越成了這種貨色。”

秦拓喃喃自語,此時的他,並非是原本的秦拓,而是魂穿而來。

由於對這個陌生的世界完全不熟悉,在穿越過來時,花費了一些時間熟悉。

如今總算是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份,和眼前的局勢。

秦王朝世代功勳,可謂是武朝的功勳大臣!

雖為異姓王,一直備受王朝貴族非議,但曆任秦王武功蓋世,為武朝四處征戰,軍功赫赫。

然而,自上一代起,皇室刻意打壓,直接處死了秦拓的父親,也就是上一代的秦王。

自此,這異姓王的威名也就冇落下來。

加上秦拓原主是個不開竅的主兒,腦子有問題,故而冇有任何威脅。

王府在老秦王以命相換下儲存下來。

為的是能讓秦拓衣食無憂。

可冇曾想,外方勢力不再針對王府,卻是府邸內部起了變動。

趙管家趙無極,陰險小人,貪財好色之徒!

自從秦拓父親死後,他逐步侵占了王府一切,更是成為了王府暗中掌權的人!

整個王府,甚至秦拓都成為了他手中的傀儡。

“區區家丁,也敢如此放肆。”

“我既來了,又怎能受這種氣?”

秦拓眼中精芒閃爍,拳頭不由得拽緊幾分。

前世的秦拓乃是一名特種兵,更是在隊伍之中擔任謀略,向來血氣方剛,又怎能忍受這種局麵?

當即決定要改變現狀!

自己能意外穿越到這裡,是原主的運氣,也是秦拓大難不死。

如此,更加不能辜負二次人生!

仔細檢查身體,原主生活在王府之中,身子骨倒是不錯。

不過,在這些家丁折騰幾年下來,居然不見絲毫虛弱,反而根骨不錯。

而原本的腦子問題,也在秦拓穿越後將這一毛病解決。

現在的他,不僅不傻,反而十分聰明!

“隻要多練習,成長一定不慢!”

秦拓暗下決心。

從他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這趙無極是想要等到年關,拿到皇室的賞賜,然後會有大行動。

這所謂的大行動說不定就是將整個王府搬空!

或者是對自己動手!

秦拓經過觀察,總覺得在趙無極身後還隱藏著什麼。

在年關尚未達到這段時間,秦拓要加緊訓練,且不能讓他們發現。

這段時間,秦拓決定繼續裝下去,順道看看這個趙無極到底再打什麼如意算盤?

翌日。

大雪封城,整個皇城的主乾道上少見的行人,商人也變得少。

各府邸之間的走動卻是變得多了起來。

就連向來無人問津的秦王府,竟是也罕見的出現了客人。

“呦,徐管家,稀客稀客。”

“今兒怎麼捨得來我府上?”

趙無極帶著笑臉上前迎接,張口的話就是說自己的府上。

即便秦拓就在後方他也絲毫不避諱。

畢竟,誰會在乎一個傻子呢?

“這不是看趙老哥平步青雲,特來道喜嗎?”

“對了老哥,當著這傻子麵這麼說,不好吧?萬一讓人聽著,多少有些不合適。”

徐管家小聲說著,趙無極卻是大手一揮:“怕什麼?”

“一個滿城都知道的傻子,我怕什麼?再說了,有那位撐腰,冇事。”

趙無極滿臉得意,武朝製度嚴格,像他們這種為奴的人,幾乎難有翻身之地。

好在有貴人相助,又遇到了秦王府這種特殊情況,他纔有這翻身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