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雲撥散得見月。

嬰兒的啼哭聲好似黑夜裡刺目的白光,無比顯眾。

雲府上上下下無比歡喜,這府中的老爺眉開眼笑,麵上紅光滋潤。

原來是這家中新娶進的夫人喜得一女一兒,又各得了一脈靈根。凡人得了靈根便能踏上修仙道路,隻要有一人尋得了仙緣,這家中必然也因此得福。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昇天”。

隻是府中的歡喜與它內裡邊緣的一處居所並不相關。

這居所裡住著雲府老爺前妻的孩子和仆人,孩子年已五歲。

小姑娘窩在婦人懷裡,眾人皆默不作聲。堂內擺著一座靈牌,刻著“先妣雲母唐孺人閨名青葳之靈位”的字樣。靈牌背後的日期正是五年前的今日。

桌上供了瓜果點心,輕弱的煙色也被突闖進來的風吹皺散滅了。與風一同闖進來的還有外麵的笑語歡聲,熱熱鬨鬨。

婦人摟著姑娘,神情是淡漠的,不見絲毫怨念和怒氣,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場景。偶爾低頭看看小姑娘是否睏倦,隨後微抬起頭,凝視著桌上的躍動燭火。

負責燒紙的仆人聳拉著眼一張一張地將紙錢拋扔,飄到了門外,被人用掃帚緊緊壓下。

無論怎麼看都是毫無生氣的景象。

好一會,婦人將小姑娘鬆開,讓婢女送了人回閨房,隨後將瓜果點心分給了仆人,便把他們遣散了。臨走前,她回頭看了一眼靈牌,一直冷著的臉才終於裂開了一道悲傷的彎紋。

“夫人,這下次再來,恐怕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木門最終被合上,將曾經的過往密封埋葬。

與此同時——

【宿主,女主出生了。】係統在某個瞬間接收到了新的任務訊息,機械的電子音在陳昭嫿腦海中響起,【任務即將開啟,開啟條件未知。】

【嗯,知道了。】陳昭嫿盤腿坐在蒲團上,垂眼抬袖,將眼前的功法翻了一頁,口中也念著。

金爐緩緩傾吐輕煙,讓這屋子裡盈了冷香,有利於靜心凝神。

但是倘若仔細觀察便能發現,她所看的功法與自己所唸的功法根本不是一個內容。

她就這樣一心二用,清泠的聲音在房間內迴盪,靈氣在她周身盤繞成一條浮動的環帶,隱約還可見翠色的光點。

謝晚楓則盤腿坐在她麵前的蒲團上,背對著她,眼部尚纏著黑絹,跟在陳昭嫿後麵心裡默唸著功法。他周圍也有一條極淡的環帶,雖淡但極寬,成型的時候令陳昭嫿微微驚訝了一番,隨後在謝晚楓緊張忐忑的目光下莞爾道:

“你很優秀,以後的時日必然迎來真正的寬坦明亮。”

謝晚楓當時聞言眉眼也彎,回道:“多謝師尊。”

以後,纔是迎來真正的寬坦明亮嗎……

他墨色的眸子裡一瞬間閃過一絲不明,隱去了逐漸生長的探究與好奇的萌芽。

最後一句功法也終於唸完,陳昭嫿合上書,將周身的靈氣四下遣散。

那翠色的光點似乎生了靈智,流連在她方纔伸手的指尖,親密地貼上她的皮膚,好像要和她融為一體似的,卻未能如願。

陳昭嫿麵無表情地看著,眼中出神地想著什麼。倏忽回過神來,她見了上下飛舞疑似有些懊惱的光點不由得輕笑起來,輕輕點了一點,將它們也遣散了。

“今日便到這裡。”陳昭嫿出聲道,起身拾起一旁的紙燈。與此同時天色一下子向暮夜轉變,從窗間透來的光初為淡黃,漸深漸綺,又化暗。溫暖的黃光在陳昭嫿手提的燈籠裡輕輕躍動著,將兩人的麵龐熏得溫明。

“過幾日我要外出,你隨我一同去,如何?”

“謹遵師尊的安排。”謝晚楓周身的靈氣則是冇入了他的體內,聞言麵上帶了淺笑。陳昭嫿點了點頭,讓他好好休息,將角落的燈台點了,走出了房間。

【啊,真的好乖。】她一邊走一邊出神地想著,係統能明顯感覺到她的心不在焉,【誒,還笑了……唔,真好看。】

係統無奈,哄她道:【是是是,你的小徒弟真不錯。快回去睡覺了,不然你明天頂著黑眼圈去見你師姐。】

陳昭嫿提著燈籠卻停住,微微低頭,猝然彷彿回過神一般,輕輕“啊”了一聲,燈籠綴著的流蘇也隨之輕晃。

【女主出生了啊……叫什麼來著……】

係統但凡能化成人形現在肯定是蹙著眉頭的,機械的聲音裡能感覺出來它的疑惑。

【叫雲初瞳啊宿主,你忘了?女主生活的那個地方你以前也待過啊,雲家還是世家之一。】

陳昭嫿點了點頭,停了好一會,才抬腳繼續向前走,隨後推開房門進去。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等會,你之前不會和雲家的人有過接觸吧?】

她從懷裡取出一把黃銅的鑰匙,愣神盯了一會,目光飄到了一處。她上前,恍若未聞係統的疑問,摸了摸那櫃子的鎖孔,仔細盯了一會,然後將其打開。

就在那一刹那,係統感覺什麼東西變了。

陳昭嫿垂眸,從裡麵取出了一幅手繪地圖,將其鋪展在地上,又是盯了一會,在某處畫了個圈。

【既然是女主,那麼她的劇情大部分都已經定了下來吧——出生地是這裡。】陳昭嫿摸了摸下巴,無表情的麵上突然淺淺綻了一抹微笑,【離尋意宗很近啊,我當初怎麼會來天象宗呢。】

地圖上,那圈外不遠處,又一處紅圈圈住了一叢山水,旁邊有三個娟秀的字:尋意宗。

係統沉默。

它有點不太明白自己的宿主怎麼了,但是智腦中推算的結果告訴它現在不能去觸陳昭嫿的黴頭。

雖然它很想知道陳昭嫿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陳昭嫿卻冇有介意它的沉默,像是反射弧過長一般回了係統先前的問題。

【我想到了啊,我想起了一個故人。硬要說的話,應該也算是雲家的人吧。現在卻不知道是怎樣的生活了。我跟她交朋友的時候你還冇在我身上呢。你也不用知道太多,因為,如果我想得冇錯的話,她應該已經不在了。】

她神情無比平靜,或者說是淡漠,讓係統幾乎要錯以為那人不是她的朋友,而是一個已經失去聯絡很久的,僅有過一麵之緣的普通人了。

陳昭嫿沉默一會,突然開口。

【這個世界所依據的小說,是一篇女主黑化重生的複仇言情爽文。女主重生的年齡是四歲。這是你告訴我的。】

【是的宿主。】係統有點懵圈,還冇明白話題怎麼突然從女主跳到宿主故人又突然跳了回來。

陳昭嫿內心思度了一會,眉毛突然一挑。

【……女主前世的記憶這方麵,我有允許檢視的權限了嗎?】

【覈查中……已有權限查閱氣運之子雲初瞳部分“前世記憶”,是否查閱?】係統雖然不太明白她要乾什麼但還是老老實實地回答了。

一塊麪板倏忽跳到陳昭嫿麵前,她垂眼細看一遍,麵無表情地點了“是”。

【已解鎖,氣運之子雲初瞳,“前世記憶”(上)。】

這一次眼前的畫麵倒不像先前看謝晚楓的童年那樣突然破裂了。

它以文字的形式展現在了陳昭嫿的麵前。

【雲初瞳,雲家嫡女,自幼根骨非凡,天生靈紋與靈瞳。靈瞳可查探靈氣,並使其化為己用,於修煉大有裨益。尋意宗在其出生後,先行將其納入預備弟子,身份金貴。

【幼時得其父偏愛,良丹輔之,修為得以大漲,且速度極快,越顯天資卓絕,於同輩中如鶴立。與其姊弟關係平淡。其家族因出得二位修仙者,氣運大加改善,地位亦陡升,於是其父母對其偏愛更甚,幾乎驕縱。

【十二歲時修煉到靈脩三階,遠超同齡。與其弟及皇族子弟一同前往尋意宗,經曆入門考試後,成為大長老的親傳弟子之一。常一人跨階級挑戰強於自己數倍的妖獸,於丹藥方麵亦有所研究,修為突飛猛進。於鐘靈大會時,已是靈脩九階,為同級子弟中的佼佼者。在大會的秘境中,與其小隊率先*************,拿下第一,於是更為尋意宗看重。其姊隨後亦隨她進入尋意宗。

【然雲初瞳十四及笄時,為其姊所誘,誤落崖下,遭劫掠至魔宗********】

後麵的內容就不是陳昭嫿目前可以看見的了。

她細細看了一遍,麵色頭一次冷得讓人心驚。

【……你說,記憶會不會騙人呢,係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