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謝謝啦。”

文辭跟在他身後,怎麼說他也是救了自己。

“不需要。”

他冷漠開口,隻是盯著前麵。

文辭眼中的笑意愈發濃烈,對於齊淵,她真是越來越好奇了。

氣氛安靜的可怕,文辭順著他的視線看去,到處都是一片漆黑。

兩人走了一段距離,忽然看到前麵出現一絲光亮。

屬於山洞的清冷也逐漸消失,本以為已經到出口了,冇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