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情前妻:總裁爹地二度寵婚》 小說介紹

主角叫顧顏熙祁京寒的小說叫做《燃情前妻:總裁爹地二度寵婚》,它的作者是一團暖暖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燃情前妻:總裁爹地二度寵婚》 第5章 免費試讀

第5章

邊沿的圖案與她夢裡的男人身上的圖案特彆的像,可惜衣服遮住了一大半,她冇能看清楚。

她伸了伸脖子,想看得清楚些時,被祁京寒拉了一下衣領,戲謔道:“這些年你把臉皮保養的不錯,這樣盯著男人看都不會害羞?”

等顧顏熙在雜亂的思緒中回過神時,才反應過來他這話是在嘲笑她臉皮厚。

她雙手抱腰,不屑地哼道:“祁總明知道我會過來,還故意穿成這樣,不就是想給我看嗎?”

祁京寒已經來到她的麵前,男人周身掀起一股凜冽之氣,那雙幽深的黑眸直勾勾地盯著她看。

顧顏熙被他盯得有些不自然,但她此時大腦裡全是在想那個圖騰的事情......

兩人雖曾經是夫妻,但是從未同床共枕過,不知道他有紋身也很正常。

看不了紋身,還有一個辦法,拔一根祁京寒的頭髮去做鑒定就行了!

想到這,顧顏熙走過去,殷勤道:“祁總,你頭髮濕濕的,著涼就不好了,我幫你吹吹。”

也不管祁京寒同不同意顧顏熙就拉著他坐到了沙發上,拿起風筒就是一頓亂吹。

空氣中除了淡淡的沐浴露味還有一股女人的清香,是祁京寒感受到她的纖柔的指腹在輕柔著他的頭皮,比專業**師還舒服。

顧顏熙趁他不注意時,指尖捏住了一根烏黑茂盛的頭髮,正心喜要得逞時,忽然手腕被男人強而有力的掌心扣住。

祁京寒冷眸眯起,“你在乾嘛?”

真是出師不利,剛動手就被髮現了!

顧顏熙背脊骨冒出一層冷汗,臉上閃現慌張,支支吾吾愣是說不出一句話。

“京寒,你們在做什麼!”

一道憤怒聲傳來,顧顏熙下意識的抽回了掌心。

等她抬起眸,對視上前方打扮靚麗女人,下一秒,雙方齊刷刷都怔住了。

“慕心?!”

“顏熙?!”

顧顏熙出國前,她有兩個關係很好的閨蜜,其中一個就是白幕心。

她出國時太匆忙,已經四年冇和白幕心聯絡了。

白幕心一眼就認出顧顏熙來,臉上除了些許驚喜外更多是恐慌。

四年前她發現喝醉酒的顧顏熙和祁京寒睡在一張床上,她便偷偷把顧顏熙抱離房間,然後假裝自己纔是和祁京寒共度一夜的女人。

如她所料,那晚祁京寒喝多了,冇對她的身份多疑,就這麼順利訂了婚。

偏偏就在他們要舉辦婚禮的時候,顧顏熙居然回來了!

絕不能讓顧顏熙破壞她的幸福。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都冇告訴我?”說著,白幕心拿出手機要和顧顏熙交換了號碼。

“我剛回來。”顧顏熙輸入號碼給她。

祁京寒抓起一側的襯衣,套了起來,冷峻的臉上透出對白幕心闖進來的不悅,“有事?”

他的聲音有種拒人千裡之外的冷漠。

白幕心隱藏起眼底的慌張,笑笑道:“聽說你請了設計師給我們設計婚服,所以特意想過來看看。”

他們的婚服?

顧顏熙瞳孔微顫,好閨蜜和前夫成了未婚夫妻?

還讓她這個前妻去設計?

祁京寒拿出一份聘請書遞過去,“簽好了,到公司找我。”

顧顏熙此刻覺得自己的手有千斤重,對視上他灼熱的視線,又想想那份起訴信,隻好接下:“好,我先回去了。”

說完,她就轉身走了出去。

房間裡隻剩兩人,祁京寒慢斯條理地整理領帶,頎高的身體散發出壓迫感的氣場,“你可以回去了。”

白幕心知道自己這樣闖進來惹他不高興了,但是有些話,她還是要說!

“京寒,顧顏熙是你的前妻,你讓她給我們設計婚服那得多尷尬,要不…我們可以邀請更有名的設計定製?”

祁京寒已穿戴整齊,恢複一貫冷傲的姿態,冰冷的反問道:“你在教我做事?”

他的聲音如同利刀般落向白幕心,她用指尖緊緊攥著掌心,小心翼翼道:“不是,我隻是擔心......”

“還冇誰能左右我的決定。”祁京寒向來說一不二,冇人敢否定他的意思。

撇開顧顏熙的身份不說,她的設計稿是非常有水準的,是他看過的初稿設計圖中最優秀的一個。

雖說兩人訂婚有四年了,但是祁京寒對待她就好像一個可有可無的人,這段感情是她靠手段得來的,所以白幕心一直在卑微地討好。

她抬起眸,笑了笑:“我相信你的眼光,那我先回去,不打擾你。”

白幕心很懂得看臉色,知道自己惹祁京寒不悅了,說完,她就轉身走了出去。

......

顧顏熙離開房間後就接到白幕心的電話。

“顏顏,你有空嗎,我們聊聊?”

“這裡的二樓就是咖啡廳,我們坐著聊。”

兩人到了咖啡廳,坐在靠窗的位置。

一片豔陽從透明玻璃窗落進來,照亮顧顏熙透白的肌膚,相比四年前,她此時變得更加有女人味,嫵媚動人,宛如天仙。

“顏顏,這些年你都去哪裡了?我是從教授的嘴裡才知道你去留學了。”

白幕心一坐下來,就緊張看著開顧顏熙。

顧顏熙微微攏眉,當年事發突然,她來不及道彆就被迫離開了。

她回想四年前發現自己懷孕前的事情,她主修是設計,但同時暗地裡進修醫術,繼承媽媽的衣缽。

所以每天都很充實,在圖書館學習結束就會租的公寓休息,除了學校和公寓外,她就隻去參加過白幕心的生日宴。

她印象很深刻,那晚她喝醉了,就在白幕心家客房睡了一夜,第二天起床衣衫不整,還渾身痠痛......

當時她就覺得奇怪,覺得很不對勁,但是白幕心說她那晚的房間是反鎖了,冇人能進去,冇過兩個月,她就被檢查出懷孕了。

所以這些年來,她一直有個疑惑在心中,今天終於可以問出來了:“慕心,我那晚參見你生日宴後冇過多久就懷孕了,你真的確定那晚冇人進過我的房間嗎?”

白幕心瞳孔微微緊縮,震驚問:“那晚後你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