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了你最愛的女兒死了蘇落清顧北擎》 小說介紹

小說《她死了你最愛的女兒死了蘇落清顧北擎》是作者指尖似流年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顧九卿獨孤琅月,講述了......

《她死了你最愛的女兒死了蘇落清顧北擎》 第6章 免費試讀

以前不管不顧,眼不見心為靜,有時甚至惡言相向,總之,從哪看都對雲姨娘極不待見。

現在小姐怎麼突然維護雲姨娘了?

難道今日荷衣露出了馬腳,讓小姐看清了,誰纔是真心對她好了?還是因為老爺回來的緣故?

奶孃想了想,感覺後者居多。

之前,她踏進府中,就聽到婢女們議論紛紛,說荷衣竟當著諸位大人的麵,撕扯小姐的衣裳,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荷衣蠢笨,連累夫人,活該被重罰。

冇有荷衣,以後幽蘭院就是她的天下了。

做人總得為自己留一條後路不是?

眼下隻能兩頭討好為妙。

“是是是,小姐說的是,是老奴越老越糊塗,以後絕不會再犯,還望小姐恕罪,給老奴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奶孃低眉順眼,卑躬屈膝道歉,模樣誠懇,彷彿對自己剛剛所做之事極為懊悔。

顧南幽蹙眉不語。

奶孃就是這樣的人,不知曉之人,以為她認錯態度極好,實則欺軟怕硬,弄虛作假,貪得無厭,且知錯不改。

見她不說話,奶孃立馬看向了雲姨娘,討擾道:

“雲姨娘,老奴雖然粗鄙了些,但真的知錯了,以往種種,老奴回想起來,都對自己嗤之以鼻,你大人不計小人過,放了老奴一馬,若實在不解氣,你打我兩巴掌解解氣也行。”

“這……”

不曾想,蠻狠嘴毒的奶孃,也會有這般低三下四,祈求討好的模樣,剛剛還心有餘悸的雲姨娘,此時也不好計較。

她看了下顧南幽。

“幽兒,她可是你奶孃……”

“好,娘,我知道你的意思,看在你的麵子上我就放她一馬。”語畢,顧南幽眸光一冷,淡漠道:“隻此一次,下不為例。”

趁奶孃不注意,一把鬆開,就看見奶孃向後一摔,四仰八叉,倒在地上,模樣極為滑稽。

“痛痛痛,哎唷,我的腰閃了。”

不管奶孃如何哀嚎,顧南幽都無動於衷,雲姨娘倒有些於心不忍,但到底冇有同情心氾濫。

於是,兩人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她鬨。

須臾!

見裝弱無效,奶孃自己止住了刺耳難聽的哀嚎聲,從地上爬起來,小心翼翼從懷中拿出一個精緻的暖爐,一臉訕媚道:

“小姐,你看看這個暖爐,圓潤稱手,做工細膩,雕刻秀美,再看看這種精美布套,厚實保暖,還秀著小姐你最喜歡的幽蘭,這可出自名家之手,老奴花了大價錢,纔給小姐弄到了手。”

奶孃敢如此誇大其實,不過是仗著顧南幽喜歡舞刀弄劍,完全不懂這些玩意。跟傻子一樣,每次她獻上的東西,她都當寶貝似的珍藏,還要賞賜她銀子。

如此這般。

她便找到了賺錢的路子。

一想到白花花的銀子就要到手了,

奶孃開心到忘記了疼痛,心裡樂開了花。

顧南幽眉頭一挑,神色微深。

“這般不巧?今日父親剛好賞賜我一一樣精貴的暖爐,就讓本小姐來看看,是父親賞賜的暖爐好,還是奶孃你費儘心思弄得的暖爐更勝一籌?”

說罷!

完全不給奶孃反悔的機會,快速的拿過奶孃遞過來的暖爐,隨後從一旁拿過父親今日給她的暖爐,布套取下,兩個皆往地上一砸。

“嘭……”

“嘭……”

一個完好無損,另一個……

奶孃看著自己獻上暖爐凹了一大塊,頓時麵紅耳赤,羞愧難當。

“此暖爐乃是殘次品,本應回爐重造,卻被奶孃弄來獻給我?不覺得諷刺嗎?你可知,哺育之恩耗費不起?”

以往種種,以為她不知麼?

她隻是不想揭穿罷了。

畢竟上一世這時的她根本不知體寒之症的真相,也不知她與俞氏之間的肮臟交易,所以為報答哺育之恩,甘願當個傻子,供她欺騙。

可惜,奶孃不是良善之人,她現在也不是未經世事的顧南幽了。

奶孃牙關緊咬,到手的銀子就這麼飛了,還被顧南幽無情的拆穿,心中暗恨,最終隻得灰溜溜的離開……

到了傍晚,暈染半邊天的霞光漸漸暗淡下去,夜幕靜悄悄來臨。

顧南幽跟孃親一起用晚膳後,她打算送孃親回院落,路上聽到有幾個婢女議論,說她父親用了晚膳就急急忙忙去洗了個澡,然後一頭紮進了書房裡。

顧南幽納悶。

父親與俞氏是禦賜的夫妻,冇有感情,如今俞氏又被罰在祠堂,父親一定不會守著舊規矩去俞氏房中。

而父親與孃親是真心相愛,三年不見,應該恨不得時時刻刻膩在一塊纔對。按道理說,父親今晚會留宿在孃親的院落。

為什麼會去書房呢?

帶著疑惑,顧南幽將雲姨娘送回了院落。

可雲姨娘實在太高興了,拉著她的手一直冇有鬆開過,兩人就在房間裡麵閒聊,一直聊到夜深人靜。

突然……

“吱呀”一聲。房間的後窗發出了響動聲,顧南幽眼睛倏地一眯,雙手瞬間握緊成拳,整個人都顯得冷漠了幾分。

哼!

一天不到,俞氏就想著報複了?

還真當孃親好欺負?

顧南幽豁然起身,快速來到後窗邊,就見一高大人影已經悄悄鑽進來半個身子,她掄起拳頭就朝著那人砸去……

臨近了,那個賊人的頭才抬起來,見那正氣十足的臉,顧南幽不禁愕然,可惜拳頭已經收不住,一拳狠狠的砸在那張熟悉的臉上。

“嘶!”

有人悶哼出聲,顯然不敢大聲張揚。

不過被打之人反應很快,被一拳頭砸了之後,反手就抓住了砸他的那隻手,正要一拳頭反擊回去,就見顧南幽狐疑的看著他,猛地停了手。

“你怎麼在這?”

顧守城一時懵住。

這裡不是棲雲苑?

但,看著房間內熟悉的擺設,從內閣匆匆而出的女人,一下子撞入他的視線內,使他目光瞬間柔和了幾分……

片刻後!

顧南幽和雲姨娘一左一右地坐在紅木椅上,顧南幽乖乖站在他們麵前,一臉尷尬,等候發難,心中卻五味雜陳!父親這般偷偷摸摸的來,恐怕是孃親的意思,為的就是照顧她的心情。

畢竟!

上一世,她最討厭孃親跟父親在一起。

雲姨娘抓著顧守城的手臂,擔憂的解釋著,而雲正城的目光從虎視眈眈變得複雜難測起來。

幽兒,果真變了,而且變化巨大。

為不打攪他們辦正事,冇多久,顧南幽便肚子走了出來。

站在棲雲苑大門口,顧南幽勾了勾嘴角,之後又有些惆悵的低下了頭。

棲雲苑四周佈滿了暗衛,父親不在的這三年,便是由這些暗衛守護著孃親的安危,防止彆人對孃親下毒手。

可謂用心良苦!

俞氏無法對孃親下手,便隻能利用她,除了將她養廢,還將她養成了一把刺向孃親心窩子的利劍,而她卻傻傻乎乎被利用了那麼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