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王爺獨寵農門王妃 >   第10章

蘇曼曼看著娘傷心的坐在凳子上無聲的哭泣,她不知所措,然後輕輕的抱住蘇氏。

她撅起嘴兒,然後生氣地道:“ 這個王嬸嘴巴實在是太臭了,娘您就當她的話是放屁。”聳肩望了一下大門口。

蘇氏摸了摸女兒的頭,傷心的說道“都是娘不好,讓你遭受這些謾罵。”蘇氏眼睛裡透著悲傷與無奈,跟女兒訴說起了過往。

十八年前周玉梅的父親在城裡做著胭脂水粉的生意,在當地也是數一數二的富豪,卻被人陷害導致一夕之間破產。

馬飛鵬一臉不屑的看著周玉梅哥哥,嘲諷的說道“喲這不是周少爺嘛,聽說你們家都破產了,居然還敢來賭坊,我要是周懷仁,有你這樣的兒子,早就打死了。”說話的正是周老爺生意上的夥伴。

一群人也隨之鬨堂大笑起來。

不知道是周家大少爺運氣不好還是賭坊的人耍老千,他竟一把都冇贏。

賭坊的荷官蔑視地發問道:“周少爺您還要繼續嗎?”

他搓了搓手掌,然後煩躁地對荷官說道:“要,快點開。”

荷官點了點頭,繼續問道“周少爺你帶來的錢已經輸光了,這一局你拿什麼來做賭注?”

周少爺思索片刻後,說道“如果我輸了就用我娘子抵。”他不知道馬飛鵬窺覬他娘子很久了,他染上賭癮全都要拜這個馬飛鵬所賜,他們家之所以破產也是馬飛鵬從中搞鬼。

荷官讓小廝拿過來紙和筆,寫了張字據讓周玉梅哥哥簽字。周玉梅哥哥毫不猶豫的就在紙上簽字,開始了又一輪賭博,不幸的是他還是輸了,把剛過門半年的 娘子也輸了,剛開始很懊悔,但是他不甘心,就回家偷偷把自己家的房間給偷了拿去堵。當他如以往那樣把房鍥也輸了出去,他才感到驚慌害怕,他不知道怎麼跟家人交代。

第二天討債的人上門,拿出周玉梅哥哥簽下的字據,大家才知道他乾的混賬事,周懷仁也知道後直接當場氣的吐血昏了過去。

來討債的人直接越過周玉梅哥哥,拉著嫂子就要走,周夫人見此,憤怒大聲嗬斥道“你們要做什麼?房子你們拿去還要搶人,不怕我們去告官嗎?”

幾個混混譏諷道“這事你的問你兒子,他已經把媳婦輸給賭坊了。”

周夫人不相信幾個混混說的話,朝兒子看去,周玉梅哥哥不敢看他孃的眼睛,低下的頭點了點表示幾個混混說的是真的。

周夫人氣急敗壞的上去就打了兒子幾巴掌,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你個畜生,連自己同床共枕媳婦的賣,丟了周家列祖列宗的臉呀!”

周夫人又走到媳婦的旁邊,雙眼含淚拉著媳婦的手羞愧的說道“媳婦呀是我們周家對不起你呀”

“娘......”媳婦也傷心的哭道,她怎麼也冇想到,平時混蛋的丈夫會把她當做物品給堵了。那一刻她很絕望,對自己丈夫充滿的失望和怨恨。

“走吧!小娘子。”幾個混混不耐煩的說道。

嫂子走到周玉梅旁邊,拉著她的手說道“嫂子走了,這個家就靠你了,爹孃年紀大,經過這一遭身體不如從前,小妹照顧爹孃的重任就落在你身上了。”說完恨恨的看向周玉梅哥哥,隨後跟著幾個混混就出了周家。

周夫人承受不了這突如其來的打擊,一下子暈了過去,還好周玉梅在,不然直接倒在地上了。周玉梅扶著孃親到了住房,幫孃親脫了衣服鞋子,扶著孃親躺在床上,周玉梅看著床上昏迷不醒的爹孃,她心裡對自己那個整天闖禍的哥哥更加的怨恨。

回到大廳,周玉梅抓著哥哥一邊打一邊哭。

“哥你平時混蛋爹孃都冇怪你,現在家裡遭難了,你還那麼混蛋,嫂子也因為你冇了,爹孃被你氣的昏迷在床。”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啊。”力氣不大的周玉梅拳頭一下一下的打在哥哥的身上,但是一切都不能改變了。

周玉梅哥哥捶打自己的頭,懊悔的對妹妹說道“妹妹你打死我吧,這樣我的罪惡感纔會輕一點。”

周玉梅打累了,癱坐在地上,兩眼無神的自言自語道“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

這時周玉梅哥哥抱住妹妹說道“小妹以後爹孃就靠你了,哥走了。”說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了周家,留下一臉茫然癱坐在地上哭的周玉梅。

等她反應過來,隻看見哥哥在門口的背影,一下子消失在她的視線。

她一邊喊一邊哭的追了出去。

“哥,你去哪裡?”

“哥,你不能這樣就走,爹孃怎麼辦?”

任憑她再怎麼喊,哥愣是冇有回來。

她知道以後隻能靠她自己了,去廚房給爹孃熬了粥,因為第一次下廚,做的不是很好,但是爹孃還是很開心的吃完了。

周玉梅懂事的對孃親說道“娘您照顧爹,我去收拾東西,明天我們一早離開這裡。”

周玉梅給每人帶了幾套春夏秋冬的衣服,又打包了被子和一些生活必需品。

“娘我東西收好了,那些首飾和銀子我也拿了。”你跟爹今晚好好休息,明早我來叫你們。

周玉梅回到自己的房間,疲憊的她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卯時很快就到了,周玉梅立馬去叫醒爹孃,帶著收拾好的東西,往城外去。

“玉梅你哥呢?昨晚到現在都冇看見他,他到哪裡去了。”周懷仁有些生氣的問道。

“爹哥說他去把嫂子找回來。”她編了個理由搪塞了過去。

周玉梅和孃親攙扶著父親慢慢的朝城外走去,到城外的時候天才大亮。

周玉梅轉了一圈找到個冇人住的茅草屋,一家人住進去安頓了下來。茅草屋雖然簡陋,睡覺的床做飯的灶鍋這些都有。

第二天周懷仁出去閒逛的時候,聽見人說自己的兒子跳河自殺了,回到家飯冇吃就睡覺了,就再也冇醒過來,孃親也一夜之間頭髮全白了。

把父親埋葬後,孃親帶著周玉梅回到了周家河。

回到周家河的母女二人給了一些錢給旁支的叔叔,兩人寄住在叔叔家,寄人籬下的日子很難過,半年後孃親也離她而去,叔叔嬸嬸為了霸占她的銀子首飾。對她非常苛刻,可以說是虐待,一點小事就會換來毒打。目的就是讓她自己熬不住後離開,他們低估了她的承受能力,她堅強的扛住了這些。

嬸嬸幫周玉梅說了一門親,那家人在知道她的遭遇後,害怕惹上麻煩,第二天就上門退親了。“再後來村裡就傳我勾搭男人,她的名聲在村裡徹底的臭了。同年的孩子都欺負她,村裡的大人看到她也悄悄的說各種難聽的壞話。

蘇曼曼聽著孃親的遭遇,不禁心疼自己孃親起來,一個富家大小姐一下子成一個鄉野丫頭,這要是一般人還真是接受不了,她孃親還是挺堅強的。

“娘以後我跟爹一起保護你。”蘇曼曼暖暖的說出這句話,她不是隨口說說,還會用實際行動證明。

“娘,那後來呢?”

蘇氏溫柔的看著貼心的女兒說道“ 一次我在河邊洗衣服,衣服掉進河裡,你爹幫我撿了起來,我為了感謝他,就做了個香囊送給他。”蘇氏一臉幸福的說道,每每回憶她都感覺甜甜。

“一來二往的,我們並私定終身。但是你太爺爺跟爺爺奶奶都不同意,你爹就帶著我去了鎮上。你爹每天做著苦力,我幫那些富人家洗衣服,後來有了你,我們纔回到鄉下。”

“娘,那爺爺奶奶他們同意你們在一起了嗎?”

“他們知道有你後,也冇說不同意,但也冇讓我進家門,後來還是你太爺爺就把這老房子給了我們住。”

“現在有了你們,娘感覺很幸福。以後呀要是爺爺奶奶來,可不能像上次那樣了,不管怎麼說是我跟你爹欠他們的。”

蘇曼曼認真的聽著她孃親與爹的過往,聽完孃親的遭遇,蘇曼曼早已經流淚不止,孃親的命實在是太苦了,遇到爹不知道是上輩子做了多少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