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無寒狠狠一拍小鳳的腦袋,指著那寶匣開口,語氣聽不出喜怒,“這就是你說的同源?”

小鳳突然被花無寒打了個暈頭轉向,好委屈地又在那寶匣上嗅了嗅,轉好幾圈才道:“可是它真的和我同源……怎麼會是陣法呢……”

花無寒不再理會小鳳自個兒的碎碎念,翻進下一頁。

從第二頁開始就是講述陣法入門以及陣法師。

陣法師引用靈氣刻製禁製與佈置陣法,陣法分為幻陣、殺陣與困陣三類。陣法師等級從一至九品,又分為初、中、後期及大圓滿。陣法圖則有凡、地、天、神四級,各分下、中、上、極四品。

再往後翻是講述如何引用靈氣佈置陣法,以及一道凡級下品的幻陣陣法圖。

花無寒不知為何對這些文字、對陣法有種古怪的熟悉感,卻又確實不曾接觸。

一道靈氣凝聚在她指尖,花無寒微微垂眸,手上動作不斷,緩慢勾勒出這幻陣雛形。

次日。

雲姑姑一踏入花無寒的房間就察覺不太對勁,她感受到隱晦的靈力波動。房間內空無一人,似乎並無異常,但雲姑姑細細感知後臉色一變。

她掌心凝聚靈氣就要施展法術,卻突然發覺那種靈力波動消散了。

而她再看時,是花無寒一臉疲倦地靠著桌子。

“阿寒,剛剛那是幻陣?”雲姑姑還是冇有放下警惕,那道陣法明顯是一名一品初級的陣法師所布。

花無寒懶懨地抬眼,“是我布的。”

雲姑姑神情一滯,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倒吸口涼氣,不可置信地問:“你布的?”

雲姑姑十分確信花無寒從未接觸過陣法,因為她們風林鎮那個小地方根本尋不出一個陣法師。而且花無寒之前從未展現出陣法師的能力,路上也冇見她練過。

那就是在這裡學的?可是她剛來第一天。

雲姑姑百思不得其解,她也有些相信或許花無寒真的隻用了一天就學會了,畢竟剛那道幻陣感覺得出佈置者很生疏。隻是隻用一天就學會並且佈置出來這種事情,未免太過震撼人心了吧?

“嗯,昨天隨便試了試。”

雲姑姑得到花無寒的確定,整個人都有些飄飄然。

直到她領著花無寒進入拍賣會的大廳裡都冇從這份震撼裡緩過神。

“您好,兩位,125號。”

“您好?”

“哦哦哦。”雲姑姑在侍女的提醒下回過神,又心情複雜地看著身後神色倦怠的花無寒。

她再一次重新整理了對花無寒天賦的認知。

花無寒打從坐下就顯得疲倦,明明她已經有段時間不曾這般想要睡覺了。到她這種層次,睡覺大多被修煉替代,隻是花無寒自己想要放鬆睡覺而已。但是現在,是她生理上的睏倦。

不會又要沉睡吧?

她迷迷糊糊地想。

可是花無寒已經築基了,按照她的推測來說,隻要進入築基,她就不會再沉睡纔對。

“主人!醒醒!!”

突然,一道尖尖的聲音如驚雷一般在她的腦海裡炸開。

花無寒瞬間清醒。

……

小鳳一定是在報複昨晚的那一巴掌。

花無寒麵無表情地想著,不過被小鳳這麼一打岔她也不再想睡,便將注意力放在拍賣會上。

場中心的拍賣師長得很是嫵媚,一雙媚眼如絲,暗含秋波,勾得席位上的男人們為其爭相競拍。

一顆凡級下品的丹藥竟被炒出五十箇中品靈石。

花無寒換算了一下,這可是五千個下品靈石啊!

“一顆凡品丹藥都這麼貴嗎?”

“因為煉丹師少啊。”雲姑姑解釋道,“煉丹師需要木火雙靈根,但是這兩個屬性的靈根一般很難存在一個人的身上。物以稀為貴嘛,不過凡級中品,五十中品靈石還是貴太多了。”

“接下來這道拍品,感興趣的諸位可不能錯過。”拍賣師笑著拍拍手,侍女將蓋布掀開,櫃子裡放著的是一顆妖丹,“冇錯,這是一個妖丹期的妖獸妖丹,也就相當於我們修士的金丹期。”

金丹期!

便是裳城,已知的金丹期強者也寥寥無幾,踏入金丹期,纔算真正踏入強者一列。

“妖丹期實力的妖獸妖丹,這可是煉丹用的好原料啊。”雲姑姑感慨道,“不過裳城內應該冇有人能擊敗並奪取妖丹期的妖獸。”

“一百中品靈石!”

“一百一!”

對妖丹的競拍到了白熱化階段,拍賣價高達三百中品靈石。而到這個階段還在競拍的大多是大家族的人了,絕大多數人並不會帶這麼多靈石在身上,也不敢這般揮霍。

“三百五。”在場下靜寂一瞬時,有包間內的人開口了。那是一名著青袍的少年人,他的身側還坐著一位看著年齡相仿的清麗少女。

“那是裳城張家的少主,年紀輕輕就已經築基二重了。”

“旁邊的是林家小姐吧?聽說這兩家要聯姻,看來是真的。”

張家既然出手了,那麼其他人也不太想自討冇趣。妖丹雖好,那也得看有冇有命拿。

畢竟張家在裳城的名聲向來不好。

“四百。”一道懶洋洋的聲音響起。

張洋的臉色冷淡下來,“宋文晁。”

“宋家也來了,有好戲看了,這兩家可向來不對頭。”

如果說張家在裳城是惡貫滿盈,那宋家就是截然相反的聲望,是最正派。

“加不加啊,不加歸我咯。”宋文晁笑得散漫。

“四百五。”

“五百。”

“五百五。”

“七百。”張洋聲音愈發冰冷,若是再加就會超出預期。

“哎呀,這麼狠啊,那歸你了。”宋文晁一副遺憾模樣,可是誰看不出他是故意抬價。

張洋自然看得出,他氣結,冷聲超台上的拍賣師道:“還不宣佈?”

拍賣師隱晦一笑,“七百,成交,歸張家少主。”

林湘安撫張洋道,“放心,我們林家不會讓你們虧本的。”

“哼。”

林湘卻是突然感覺到什麼,目光望向樓下的普通席位,眼中浮現迷茫。

“好像有什麼……”

有一股很強的氣息,似乎比她的本命靈獸都還要厲害,那一個瞬間她的本命靈獸似乎在顫抖。

這是她第二次感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