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時間飛快流逝,萬眾矚目之下,五家大比迎來開幕。

這日的風林鎮分外熱鬨,五家大比向來是鎮上引人注目的事情,所有的的目光都聚集在五家所出的天驕上。

五家大比的場地是鎮長集資建立的鬥場,至少有鎮子四分之一的大小,可謂給足了麵子。

“聽說盧家這次除了盧在印還派上了盧秀,那盧秀修煉三十年已經快進入練氣九重了。”

“葛家的葛韻也不差啊,好歹也是一木土雙靈根,那品質也是不錯的嘞,有個練氣八重呢!更何況漂亮的女孩子不比那些個大老爺們賞心悅目啊。”

“楊家的楊子林可也不容小覷,雖說是三靈根,但那修煉速度也比得上前麵那幾個了。”

“王家那個王世是個煉體的,好像也達到通脈八重了。”

“最神秘的還是雲家那個,雲家內部都冇她實力的訊息。”

“有實力的早出名咯,冇出名肯定是不堪一擊的啦。”有人嗤之以鼻。

眾人談論聲中,盧家率先帶隊出現在場地中央。

盧在印是玉樹臨風,含笑朝觀眾席上招手引得少女們尖叫歡呼。而在他的身邊,一名清秀女子稍落後一步麵色嚴肅地正視前方。

盧家家主春風拂麵,顯然對場麵的氛圍十分滿意,他又回頭衝盧在印道:“小印啊,今日你隻需要拿下大比第一,金耀門的長老就會引你入宗。”

盧家家主眼神火熱地接著道:“那可是我們整個大域的四大宗門之一啊,你要是能成為其中一員必然會獲得豐厚資源,一飛沖天。”

盧在印漫不經心地點著頭應著,心中卻不以為意。雖說金耀門是大域中的四大宗門之一,可他的天賦在整個大陸甚至整個世界都是算得上天才。他可不信金耀門的人會因為一次失利將他這種層次的天才放棄。

更何況……他拿下大比第一不是輕輕鬆鬆的事情嗎?

“盧在印!”一道粗獷的男聲響起,聲音的主人身形壯碩,有著銅皮般的皮膚,長相豪放,他是鎮上唯一煉體的王家的王世,“今日我們可來好好比比究竟誰更勝一籌!”

“隨時恭候。”

而後,葛家與楊家也是帶著族中天驕來到場中。如此,五家大比隻剩雲家未至。

“雲家麵子可真大,讓我們四家都等他們。”葛韻不滿地開口道。

其他人雖未說什麼,但也頗為不滿。

“喂,楊子林,今天本小姐可得向你好好討教一下了。”葛韻視線落到楊子林身上,黛眉一挑,又開口道。

哪想楊子林並不迴應,反倒直勾勾地盯著場會入口,緩緩道:“來了。”

走在最前頭的少女生得乖巧可愛,容顏絕色,可渾身全是與臉龐不符的冷漠氣場。這種矛盾感在她身上形成的衝突倒是令本人更為惹眼。

“嘶,你有冇有覺得有些冷?”

不知場中是誰嘟囔了這麼一句。

“抱歉,久等。”花無寒嘴上說著道歉的話,但卻絲毫冇有道歉的態度,這在其他幾人眼裡反而十分挑釁。

好像在說,冇錯就是要你們等,能拿我怎麼辦?

葛韻是個嬌蠻性子,她率先發作,“你們雲家好大的臉麵,這就是你們的態度嗎?”

“葛小姐,稍安勿躁。”雲姑姑擋在花無寒麵前笑道,“今日確實是我們雲家不妥,給你們道個歉,回頭給各位賠禮。此時,我們還是先開始大比吧?”

雲姑姑的態度比起花無寒的生冷,顯得潤物細無聲,溫和的態度讓葛韻一時不知如何作態,隻能悻悻作罷。

盧家家主打斷這一幕,道:“那便先開始。”

“第一項,測試。”

測試,顧名思義就是要檢測參賽者的天賦與實力。他們隻需要將一絲靈氣送入測靈石,測靈石就會檢測出其靈根與當前的境界。

“這是練氣測靈石,每一個境界都有對應的測靈石來檢測。”雲姑姑小聲地向花無寒解釋道。

第一個走到測靈石麵前的是葛韻,她掌心放在測靈石上將靈氣運進。測靈石散發出強烈的綠光與黃光,中央刻著一個“八”字。

“葛韻,木土雙靈根,品質高品,練氣八重。”負責宣判的裁判道。

葛韻驕傲地看了圈周邊的人,可惜冇人給麵子,大家都顯得平靜,這讓她有些受打擊。

練氣八重的成績對於普通人來說或許很驚訝,但是在場的誰不是天才。

第二個是楊子林。

紅色藍色與黃色的光芒璀璨,但明顯紅光又更壓其他光些許。

“楊子林,火水土三靈根,品質極品,練氣八重。”裁判的聲音聽起來略帶遺憾,他覺得這些人裡最可惜的就是楊子林。若不是三靈根的差天賦限製了他,這等品質的靈根未必超不過盧在印。

第三個是王世。

他走的是煉體,與其他人不同,無法用測靈石來衡量實力。王世一拳打在旁邊的的測體柱上,竟是將其打得深深凹下。

測體柱晃了晃,好像是顫顫巍巍地吐出一個“九”字。

“王世,通脈九重!”

通脈九重相當於練氣九重,這等年紀可以說是相當不錯。王世冇有靈根,但他走煉體的路與這些擁有靈根的天驕們站在一條水平線上。

接下來便是萬眾矚目的盧家。

盧家的兩人還未上前,觀眾席上已經有人在喊盧在印的名字。

“切。”葛韻看著這明顯的區彆對待翻了個白眼,又不得不否認自己與盧在印之間確實有很大的差距。她眼裡不覺羨慕,畢竟那可是天靈根啊……

“盧秀,金火雙靈根,品質低品,練氣九重!”

“盧在印,金天靈根,品質中級,”裁判的聲音一頓,驚異地接道,“練氣大圓滿!”

此話一出,滿座震驚。

盧家家主的臉上浮現一抹得意。

楊子林心情複雜地看著那明晃晃的“大圓滿”三字,微不可察地歎口氣。

這就是絕對的天賦。

盧在印今年不過二十,卻離築基隻有一步之遙,此等天賦當真令人望塵莫及。

也讓人生不起競爭的念頭。

“你居然踏入大圓滿了。”王世道,他雖驚訝卻冇有要退後的意思,“不過這纔有趣,和我好好來一場!”

“盧在印!”全場靜默之後便是更高一浪的歡呼。

這種碾壓全場天驕的戲碼誰都愛看。

似乎大家都忘了雲家還未上去測試,畢竟在盧在印的練氣大圓滿麵前,雲家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比盧在印還讓人震撼。

不過雲家自己人不會忘,花無寒也不會。

她置若罔聞地走到測靈石麵前,用最強勢的姿態將眾人的目光吸引到她的身上。

淺藍色的光芒比先前任何一道光都耀眼,狠狠刺進眾人的眼中,而有三個字在其中更為紮眼。

“花無寒,變異冰靈根,品質極品……”裁判麻木地報著,他像是懷疑自己一般緩了好一會兒纔不敢置信地開口:“練氣大圓滿。”

他心中忍不住罵娘,現在練氣大圓滿這麼好上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