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說其他人,便是雲家人聽到這一聲“練氣大圓滿”也被震驚住了。雲姑姑隻是知道花無寒有築基期的實力,但十日前她也還隻是實實在在的練氣九重。

可十日後,已是練氣大圓滿。

與她相比,這些所謂的天驕未免顯得可笑。

雲家人內心的震撼或許比他人更足,因為他們清楚眼前的花無寒今年隻有十五歲。

這可是十五歲的練氣大圓滿啊!

盧在印臉上溫煦的笑容漸漸收斂,隱晦的陰翳閃過,他目光落在那神色淡漠的少女身上,眼中有絲殺意。今日金耀門的人也在,怎麼可以讓彆人奪走風頭?

“又是一個練氣大圓滿……”楊子林看著花無寒,一瞬間有些頹廢,但馬上他就打起精神來。那又怎麼樣,真正的戰鬥力可不是境界能簡單衡量的。

“冰靈根?怎麼冇聽說過啊?”觀眾席上竊竊私語。

“冇聽到嗎,那是變異靈根!品質極品啊!”

“那是不是說比盧家少爺還厲害啊?”有人驚歎道。

“怎麼可能!我們盧在印少爺肯定是最強的!”盧在印的小迷妹迷弟們當即反駁。

這些話都被傳入盧在印耳中,他的臉色愈發冰冷,雙拳緊緊握住昭示著他的不爽。

“你什麼時候進入練氣大圓滿的?”

雲家那邊,雲姑姑驚訝地問回到身邊的花無寒。

“今天醒來就到了。”花無寒說得平靜,卻聽得後麵那幾個同行的弟子牙牙癢。

什麼叫醒來就大圓滿了啊!氣死人了!他們辛辛苦苦修煉晚上連覺都不敢睡,結果到花無寒這兒睡一覺起來就晉級了。

淦!老天爺你敢不敢再不公平點!

雲姑姑心情複雜。

她不懷疑花無寒的天賦,卻冇想到是這般厲害。便是放在整個大陸,十五歲的練氣大圓滿都該是鳳毛麟角的存在吧?

“接下來宣佈第二項的規則,混鬥。”裁判的聲音將眾人的心神拉了回來,儘管他自己此時還有點麻木,“六名參賽者進入賽場,可以自由組隊,出局者敗,直到場上留下一人。”

這就是說,場上便是多打一也不成問題,是規則內的。

六人緩緩入場,也形成鮮明的對峙。

花無寒與盧在印、盧秀各占一邊。

葛韻、王世與楊子林聚在一塊兒。這三家雖不太對頭,但是在這種場合聯合起來對付最厲害的幾個並不寒磣。

“出於女人的直覺,花無寒的威脅更大。”葛韻麵無表情地開口道,她今日算是受到刺激了。哪怕花無寒是第一次出場,給她的威脅度卻遠超盧在印,即使這說出去會讓人恥笑。

“還是對付盧在印吧,雲家的那個雖然也是練氣大圓滿……”王世並不這麼認為,甚至懷疑花無寒隻是一個空有其表的花瓶。

葛韻無語地翻了個白眼,真是個呆瓜大塊頭,極品變異靈根怎麼可能比不過一箇中品的天靈根。

“花無寒。”楊子林道。

像他這種人,反而更加明白天賦究竟有多重要,又是多厲害。

“似乎他們準備對花無寒出手了。”盧在印若有所思地看著三人,嘴角微揚,正好可以讓他們試探看看,最好消耗一下。

那就再添把火吧。

“盧秀,你去幫他們一起對付花無寒。”

盧秀瞥了一眼盧在印,心裡對他的態度不滿卻迫於其實力地位隻得壓製。冇有辦法,這個世界就是強者為尊。

當盧秀走向葛韻三人,向花無寒對峙時,場外驚呼。

“他們四個人要聯手對付花無寒嗎?”

“四個人雖然實力都不及花無寒,但是四個人加在一起的戰鬥力即便是盧在印也得暫避鋒芒吧!”

“卑鄙!”雲家弟子憤慨道。

“副族長,你不擔心嗎?”另一位弟子看著平靜的雲姑姑疑惑道。

雲姑姑好像纔回神的模樣,想到花無寒院中那些被打的**都被破壞的通智期妖獸屍體,眼中閃過憐憫。

“希望這些孩子心裡不要留下陰影。”

這些?雲家弟子茫然。

哪裡有“些”,花無寒不是一個人嗎?

場上,花無寒對峙四人全然不懼,甚至不準備先出手。平靜的目光望向四人,似乎在說讓他們先出招般。

四人對視一眼,盧秀率先出招。

“火縛術!”一道火繩從她指尖竄出直衝花無寒。

“木葉波!土震!”葛韻嬌喝一聲,手上快速結印一連使出兩道法術。綠色的光凝成葉刀如波襲去,而花無寒腳底的地麵似乎在微微震動。

“水流刀。”楊子林的手中出現一把流動的刀,聚集靈氣,他反手一刀劈出,聲勢浩大,刀氣飛去。

兩個練氣八重與一個練氣九重的聯合,這等威力尋常練氣大圓滿也得暫避鋒芒纔是。

可花無寒不是。

大家根本冇看見她如何結印,本該破土而出的震動被冰直接凍住再動不得。她取出冰鸞劍,卻並未動用法力,僅僅是簡單的一道劍氣就將那來勢洶洶的攻擊劈得粉碎。

那衝擊力震退眾人數尺,花無寒穩然不動。

煙霧後,一道壯碩身形顯現,他出現在花無寒的身後,拳頭緊握高高舉起,而後狠狠一擊砸下。

王世卻冇有打中花無寒的肉身。

他隻能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寒意穿破皮膚紮進自己的指骨裡,一動便是無法言說的痛苦。

緊接著花無寒頭也不回地一個迴旋踢踹在王世的肚子上。他的**竟是承受不住花無寒的一腳深深陷進,彷彿內臟都被破壞。

他整個人飛出了場地。

裁判呆滯道:“王世,出局。”

當醫修去檢查王世的身體時心頭髮寒,要知道王世可是煉體的,身體素質遠非法修可比。花無寒明明是個法修,卻將煉體的王世內臟都打破了。

煙霧儘散,隻有場上的溝壑示意剛剛發生的一幕不是幻想。出手的另外三人的臉色皆是難看無比,誰也想不到花無寒幾乎連法術都未曾動用就輕鬆化解了他們的攻勢。

就算盧在印來也不能這麼輕鬆吧?

盧在印神色平靜,眼底卻顯暴怒與驚懼。怒的是花無寒奪走他的風頭,驚的是花無寒實力絲毫不亞於自己,甚至……超過。

有人狠狠嚥了一口唾沫。

“我靠,這也太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