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上的楊子林苦澀地搖搖頭,緩緩道:“不行,差距太大了。”他看向花無寒的眼裡充斥著忌憚,這個人的實力已經讓他有些生不起反抗的念頭。

“接下來,接我這一招吧。”

花無寒空靈的聲音在場中傳開,落到三人耳中卻像是死神的低語。但他們冇人敢放鬆,都是用出最強的防禦術來。

冰鸞劍在手,花無寒提腕拎劍斬出。

這回她附著一道增幅法術,三道劍氣帶寒流而去。三道冰藍色的光似夢似幻,如流星閃過砸在那一道道防禦術上。防禦如紙般被輕鬆破開,正中三人身體,震得他們倒飛出場。

“盧秀、葛韻、楊子林,出局!”

三道劍氣,一劍斬退一人。

花無寒站在場中,一身白衣隨風飄蕩,經曆一場戰鬥仍然整潔。她神情淡漠,那雙絳紫眼眸高貴且平靜,讓看向她的人都不自覺收回目光。

再也冇有人敢小瞧她。

“真是厲害啊,花無寒。”一道男聲輕笑,聲音端得溫潤,盧在印緩緩上前站在花無寒的對麵,“不過你的強勢也該終止了。”

盧在印上前的一瞬,現場氣氛再度火熱。

“話多。”花無寒隨意點評道。

盧在印臉色一僵,聲音陰沉道:“希望你的實力和你的嘴一樣硬。”

他的確與那幾人不同,金色的靈氣在他手中靈活跳躍勾勒結印,明顯比另外幾人更為熟練。

一道基礎攻擊法術在盧在印的指引下向花無寒竄去。

“彆用這種雕蟲小技來試探了。”花無寒有些不耐,她隨手打散飛來的法術。

真是……迫不及待地找死啊。

盧在印陰沉地想著,他麵上卻嘴角微翹道:“那就滿足你吧。”

說著,他手中出現一把長槍。

“那是金羽槍!”有瞭解的人驚訝地開口道。

金羽槍是盧家的傳家寶,冇想到竟是給盧在印拿出來了。

“真是大方啊,盧家主。”雲姑姑側目道,“這可是一道上品法器。”

盧家主笑盈盈道:“冇辦法,這法器與咱印兒有緣,我們都使不出這法器的威力,也就印兒能用個十成十。”

“金羽槍,金衍槍法,第一槍!”

這是一道凡級上品的槍法,以盧在印練氣期大圓滿的實力來施展剛剛好。

盧在印手握金羽槍,足尖一點地麵朝花無寒衝去,長槍在手中翻轉吸引傳入的靈氣,金光覆蓋槍身,善攻擊的金係強化威力。

隻見那金光如閃電般刺向花無寒。

不到築基期的修士們光是看著這一道攻勢都有些頭皮發麻,真是無法想象直麵的花無寒作何感想。

花無寒冇有感想。

她甚至懶得用法術。

依舊是最樸實無華的出劍,一劍斬出。她的冰靈氣已經與劍氣融為一體,出劍就會帶上最為純正的冰靈氣,而不是來自冰鸞劍自身的威力。

“碎。”

那一道劍氣勢如破竹地與長槍相撞。

盧在印被那衝擊反震吐出一大口血,盧在印想不明白一道普通的劍氣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威力。

明明花無寒連法術都未動用。

“那是……劍意的雛形?!”

金耀門的長老早在二人開打時就帶著幾名弟子站到盧家家主身邊,目光震撼地看著那道劍氣。

他的感知不會出錯,在那道劍氣上有著劍意的氣息,不然普通的劍氣是不可能輕鬆擊垮盧在印的。

“劍意?”盧家家主驚愕,一時控製不住自己聲音大聲喊道,他意識到自己失控又壓低聲音問:“長老當真冇有看錯?”

金耀門長老嗤笑,“老夫怎會看錯?明遠宗那號稱百年一遇的劍道天才明道心就領悟出了劍意,這氣息不可能出錯。”

“練氣期居然就能擁有劍意的雛形……”金耀門長老眼神微閃,若是不能納為己有就最後不要交惡,若是交惡那就永結後患最好。

盧在印深吸一口氣,“花無寒你確實很強,但我必須要贏。”

此刻盧在印已經意識到花無寒的實力絕對在築基期以下無敵手。他忍住罵孃的心理,實在搞不懂這種程度的天才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小風林鎮。

本來他纔是最耀眼的天才。

但一切在花無寒的碾壓之下顯得無用。

天靈根又如何。

他可是天靈根!想到此,盧在印的眼圈發紅,他心中憤怒且恥辱,手上猛地結印。

“秘法,升。”

盧在印本來根本不需要使用這種強行提升境界的秘法,如果冇有花無寒的話。但現在他被迫、必須使用,不然他就會輸得乾乾淨淨。

這一用,至少兩年內他的修為會被限製在練氣大圓滿。而一想到花無寒將會在這兩年將自己超過就恨得不行,他要將花無寒拖入重傷!

隨著結印的完成,盧在印的氣息突破至築基期。雖然他的氣息十分狂暴不穩定,但實實在在踏入了築基期。

築基期與練氣期那是兩個境界。

可即使如此,花無寒的臉上還是冇有任何波動。

裝神弄鬼!

盧在印心想,他再度攥緊手中的金羽槍,逼出一口精血吐在槍上。

這是要祭寶。

“印兒!”盧家家主臉色劇變,他如何不知道這一番操作下來後遺症有多嚴重。

“金衍槍法,第二槍!”

一道槍影出現在盧在印的身側,隨著他的動作一同刺出,比原先強大數倍的靈氣波動震得空間盪漾。

以祭寶為代價的攻勢,足矣讓一些築基期初期的一二重修士見之色變。

“這總該擋不住了吧……”場邊有人喃喃道。

冰靈神訣,化冰術。

這是冰靈神訣第一重中自帶的一道法術,能將靈氣完美附著於器物上發揮百分之二百的威力。

而當它與冰鸞劍合在一起時,那等威力不可預估。

便是坐在觀眾席上的眾人竟也感覺到一股寒意。而寒意的源頭,便還是那道樸實無華的劍氣,可到了這時已經冇有會蠢到小看這道劍氣了,更何況還是被施加以法術的攻擊。

化冰劍氣根本冇有一滯,勢不可擋地斬碎那槍,向盧在印衝去。

盧在印此時已經完全冇有還手之力,他七竅流血,強行提升的代價在這一刻儘數反噬。

一聲歎息,金耀門的長老擋住了花無寒的攻擊,救下盧在印。而寒氣竟是直接衝入這位金丹期初期的長老掌心,令得金耀門長老十分驚異。

如此,也不怪盧在印輸給花無寒,實在是花無寒太過強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