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無寒散去結界時的樣子嚇得小鳳差點魂飛魄散。

“祖宗誒你說你乾嘛這麼折騰自己,老老實實等著順利晉級不就成了嗎?”小鳳覺得自己好像那個人間說的老媽子,天天圍著花無寒轉悠唸叨這唸叨那的。

花無寒麵色蒼白如紙,三千青絲散亂地落在身後,幾縷髮絲緊貼出著密汗的額頭,整個人狼狽得很。但那雙紫眸靈動十足,絲毫不見頹廢。

她道:“比起冇有任何挫折的晉級,我還是更喜歡給自己找點麻煩。”花無寒一頓,又道:“而且五品靈藥在這種地方可不好找,又是恰好有用的。”

小鳳對她真是又氣又愛。

花無寒離開炎湖時已經不需要小鳳帶著她出去,似乎吃下那株冰火兩重蓮之後,她對炎湖的炙熱有了抗性。

不得不說築基期比起練氣期確實是強得多,她要是再遇上盧在印恐怕隨便甩甩手就能將其拍飛。

這會兒天色已暗,她帶著小鳳悄無聲息地返回雲府,哪想雲姑姑竟然坐在她屋中昏昏欲睡。花無寒進入屋中的動靜驚醒了雲姑姑,她原本欣喜的表情突然被驚愕代替。

“你……你築基期了?”

在得到花無寒的確定後,雲姑姑感歎道:“這才半個月你就從剛回來的練氣九重踏入築基期了,這簡直……”

簡直就不是人能擁有的修煉速度。

“那幾個小子要是知道你已經築基期了肯定會被狠狠打擊。”雲姑姑調侃道。

不得不說,那盧在印確實是稱得上天才的人,天靈根不論品質如何都要比雙靈根的更為優秀。而葛韻的雙靈根也不算差,楊子林以三靈根攀到這種境界更不用說。可惜他們偏偏遇上了花無寒,可謂天才中的天才的存在。

“無所謂。”花無寒纔不在乎彆人怎麼想,她隻想用最快的速度爬上最頂峰。彆人是不是天才與她無關,她隻有打敗所有擋在自己麵前的人這一個目標。

“既然你已經築基,那這個也該給你了。”雲姑姑取出一條古樸的項鍊放到花無寒手中,“這是當初我見到你時就掛在你脖子上的,你的懷裡塞著一封信讓我等你築基之後再歸還給你。”

花無寒疑惑地把玩手中項鍊,她感受不到這裡麵的一絲靈氣,好像就是一個普通的小玩意兒。

“還有這個。”雲姑姑又掏出一個已經被磨損的令牌,“我也不清楚這是什麼,看著像是什麼宗門的東西,你以後出去曆練有機會可以找找看。”

令牌被磨損得看起來已經經過冗長的歲月,模模糊糊似乎刻著一個“淩”字。莫名的,好像有著一股古老的氣息。

“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成的劍修,但我想你應該需要這個禦劍術。”雲姑姑將一本寫著“禦劍術”的秘籍放到她手中,“這在我們府上放了多年,不過家裡冇有用劍便一直用不上。”

“這是納戒,不過我們小鎮也冇什麼好品質的,這隻是最次的納戒。”雲姑姑歎了口氣。

花無寒卻知道在他們這小地方,即使是最次的納戒也得是大家族好幾年的收入。

“我給你準備了一袋下品靈石,裡麵有三千個,不太多,但是我也隻能給你這麼些。”

一百個下品靈石換一箇中品靈石,兩百箇中品靈石換一個上品靈石。

“阿寒,你該去更廣闊的地方看看。”

雲姑姑看著花無寒的目光溫柔,還帶著對自家孩子的自豪、驕傲。

花無寒手中捧著的都是雲姑姑對她的愛。她將納戒套上手指,把一眾東西收好,露出一個很淺的笑容。

“我還會再陪你一段時間。”

雲姑姑離開屋子後,花無寒躺在床上舉著那項鍊把玩。

項鍊中間是一塊雕刻精美的寶玉,花無寒細細感知下似乎能隱約察覺一點靈氣波動,溫和無聲。她隱約覺得這玉不一般,但卻不清楚有何作用。即使她用靈氣灌注進那玉中,項鍊也冇有絲毫動靜。

把弄一番無果,她將項鍊戴上不再多想,閉眼休憩起來。今日一番晉級讓她身心俱疲,花無寒需要放鬆一下再接著修煉。

時間在花無寒陪伴雲姑姑的日子裡悄然流逝,這兩日有另一件重要的大事引得眾人關注。

那便是大域八年一度的青英會將在八個月後開始,而四大宗已經將獎勵提前放出訊息,讓眾青年才俊為之動容。無數青年為兩年後的青英會是鉚足勁發奮努力,隻求在那日一展風采。

“青英會針對五十歲以下,築基期以上,金丹期以下的修士開放。”雲姑姑向花無寒講解道,“這屆的獎勵是洗髓丹以及一道極品靈器。”

花無寒毫無興趣地聽著,洗髓丹對於她來講的誘惑力太低,至於靈器,她有冰鸞劍就夠了。

雲姑姑也意識到這件事,她又道:“同時第一名還會擁有進入大域藏經閣的機會,若是有緣,天級下品的法術也是有的。”

“天級法術。”花無寒這回纔有些意動。

功法分為凡、地、天、神四級,又分為下、中、上、極四品,天級法術已經是很稀少的存在了,儘管隻是下品。

花無寒手上雖有玄寒劍訣與冰靈神訣,但這是她壓箱底的底牌,她需要彆的法術來加強自己。

“心動了?不過距離青英會還有大半年,你待會兒先同我去一趟隔壁的裳城,那邊有場拍賣會。”雲姑姑笑道。

雲姑姑隻帶著花無寒便離開了風林鎮。

裳城與風林鎮臨近,它算是附近鎮子的中心地帶,也是這一片區域最富饒的城區。周邊商戶幾乎都在往裳城交易,熱鬨非凡。

一路上,雲姑姑給花無寒簡單介紹了一番她們現在所身處的環境。

“我們所在的世界為玄承界,一共有三大陸,我們便在天原大陸。天原大陸中有四域,為堯山域、法辛域、乘風域和光靈域,而我們生活在法辛域中。”

“法辛域以四大宗門為主,金耀門、花閣、臨山宗與明遠宗。但是傳說在四域之外,還有一獨立地方,那纔是真正的天驕聚集處。”

“與外麵比起來,我們這兒太小。”雲姑姑感慨道。

“說起來……我們這兒冇有凡人嗎?”花無寒無意地問道。

哪想雲姑姑竟是沉默下來,好半晌她才幽幽道:

“凡人與我們不在一處位麵,但我們可以進入他們的位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