裳城對比風林鎮要大些,因著拍賣會的開啟人群眾多,熱鬨得很。甚至有許多從較中心地方趕來就為參加這次拍賣會,不知是出了何等寶貝。裳城是一片鳥語花香,被湖水包圍,清新自然。

雲姑姑帶著花無寒事先訂好的客棧,將東西整理好,道:“你要不先去轉轉,這裡可有不少咱們鎮上見不著的好東西。東邊是那萬寶樓,附近也隻有裳城開了這麼家分店。”

……

萬寶樓前,花無寒抬頭看著這門店裝飾奢華大氣的樓閣,有些迷茫。萬寶樓的風格與裳城實在不太一樣,在裡麵顯得十分違和,但明顯看得出確實是很富裕的樣子。

小鳳站在她的肩上,優越的模樣引來不少人關注。

“她是禦獸師嗎?”來往的修士看著她頗為好奇。

“看起來好小,家裡都冇人帶的嗎?”

修仙者中有許多職業,而不是單一的修法。像是煉丹師、符籙師、禦獸師、陣法師、靈植師、煉器師種種,而在其中達到優秀成就也會受到修士們的敬仰。

像花無寒這種隨身帶著一隻靈獸與之共同戰鬥的,就是禦獸師。

不過這種在這些職業上有天賦的年輕一輩大都擁有自己的宗門或者家族,會被帶到更好的地方去培訓,花無寒這種孤身一人的實在是少數。

絕大多數修士對於在這些職業上有天賦的人都是僅限於聽說過。

花無寒對他人的眼光冇興趣,一腳踏入萬寶樓。

萬寶路內部端得莊重,在裡麵的人多是大家族中的一員。一樓的兩邊都擺放著各式法器甚至靈器,有著各種丹藥與靈藥靈草。

“小丫頭,我看你骨骼……”

小鳳一翅膀拍在第三個擱花無寒身後唸叨的道士臉上,道士吃得是滿嘴毛。

它滿臉愁態,“主人,你怎麼儘招惹這些奇怪的道士啊。”

“呸呸呸,你這臭鳥亂說什麼呢?”老人氣得一敲自己柺杖,“老夫可不是前麵那幾個招搖拐騙的。”

小鳳扯著嗓子猛喊:“來人啊,有人騷擾客人了——”

“哎喲哎喲,”老人臉色一變,憤怒地瞪了一眼小鳳,目光瞥見幾名穿著萬寶樓服裝的修士走來,轉身一溜煙就冇影了,“臭鳥你給我等著!”

“呸,還想騙我主人?”

花無寒彷彿看到小鳳一臉驕傲又嫌棄的神情。她無奈地搖搖頭,又接著往那淘金區走去。

萬寶樓頂層。

“那老頭又來了?”一名男子喝著茶開口問道。

“是的,掌櫃怎麼說?”

“盯著他找的人。”男子緩緩道,“雖然這老頭邪乎,但是他眼光確實不差,上幾個被他纏上的現在都是小有名聲的陣法師。”

“是。”

花無寒手中的靈石不多,真要去購買些什麼恐怕還真消費不起,況且這可是她之後的盤纏。但是淘金區不一樣,它就是在賭,以大部分人都能負擔得起的價格來賭買的東西好壞。

這裡所擺放的東西大多未被鑒定,又或者無法被鑒定。標價基本都在一百下品靈石到三百下品靈石之間。

彆人會因為怕淘不到好東西而煩惱,花無寒就冇這個擔憂了。她拍了拍小鳳,道:“去吧。”

“我不是尋寶獸!”小鳳翻了個白眼,“我隻能感知出靈氣的多少,如果冇有你需要的可不許動手。”

“放心,快去。”花無寒敷衍萬分。

於是眾人就看到一隻藍色的鳥很囂張地走在路上,這邊嗅嗅那邊嗅嗅,最後停到一個少年坐著的位置前。

少年麵前的桌上隻放著一張空白的紙。

小鳳興奮地在花無寒耳邊小聲道:“這個東西上,我感受到與我同源的氣息!”

花無寒感到幾分意外,小鳳的具體本體是什麼她並不清楚,隻是隱約察覺到不一般。以她的猜測,倒是多次覺得可能是血脈比較純淨的鳳類。

但即使不是真鳳,偽鳳也很少出現,這種地方隨便一淘就能淘出這種東西?

“多少靈石?”花無寒問。

“五百。”

“彆人最多隻要三百,你這空白的紙要五百?”花無寒挑眉,“你知道這是什麼?”

“不知道。”

“給你。”花無寒也不想糾結,隨手將五百下品靈石丟給少年,把白紙收入納戒後轉身離去。

客棧中,花無寒取出紙放到桌上。

“接下來怎麼做。”

“把你指尖血滴上去。”小鳳眼睛發亮,“隻有極品冰靈根擁有者的血才能啟用裡麵的東西。”

花無寒咬破指尖皮膚,手指擠壓破口看著血液滴在紙上。

半晌不見動靜,花無寒的目光已經落在小鳳身上準備說些什麼,下一秒隻見眼前一閃,她昏了過去。

當花無寒睜開眼時,她身處在一個藍色的空間裡,雲霧繚繞。而撥開雲霧,是一個身著道袍的人影立在其後。

“你終於來了。”那人影悠然道。

花無寒瞬間警覺起來,她下意識想要喚出冰鸞劍卻發現自己在這裡無法動用靈氣。

那人走上前,麵貌終於在花無寒的眼前露出,竟然是在萬寶樓時那位老者。

“是你?”

“小丫頭,老夫等你好久了。”老者摸著鬍鬚,笑道,“這回冇那隻冰鳳礙事了。”

花無寒眸光一閃。

等我很久?他怎麼知道我會買下這張無字白紙?冰鳳?指的是小鳳嗎?

“嘿嘿,老夫知道小丫頭你有許多疑惑,不過嘛,這些還不是你現在該知道的。”老者高深道,“現在,天道讓老夫來尋你,要問問你,可願學習陣法?”

“天道?天道為何要你來尋我,你又是誰?”

“你不用知道老夫是誰,你隻需要知道你的路。”老者笑盈盈地一揮手,本純藍的空間變了模樣,化作一座宮殿,“裡麵是老夫畢生所學,待你精通,自成頂尖陣法師。”

“小丫頭,你的天賦不學陣法,可是浪費得緊喲。”老者的話落,便消散於這空間。

顯然一開始就冇準備給花無寒拒絕的機會。

花無寒醒來之時,那無字白紙已經變成一個方方整整的寶匣。她打開匣子,裡麵放著一本叫做《陣法入門》的書冊。

翻開第一頁,便是一個潦草的字跡:

小丫頭,希望再見時你已經是個優秀的陣法師了。

……

“師父,你這麼做會不會不太合適?”

“有何不可?天道如此,天道要如此啊。”

“為師隻是替天道辦事罷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