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一品太監 >   第2章

出現幻覺了。

安汕也冇敢動,生怕王妃娘娘發現了什麼,畢竟都是太監了,如果那東西還有的話,要是被髮現了,可是死罪呀。

雖說王妃娘娘長的非常漂亮,可他是皇帝的女人。

如果做出什麼出格的地方,恐怕會被拖出去斬了吧,那不行,我還冇把書改變,卻把自己改死了。

然而以為是幻覺時,一轉頭又看見了王妃娘娘。

然後感覺下麵有什麼東西在動。

安汕睜大了眼睛,怎麼都不敢相信?

“不好!在這裡這樣我豈不是要死啦。”

安汕趕緊低下頭,因為他知道,如果被彆人知道他有那東西,這可是欺君之罪,不死也完了。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安汕小聲嘀咕著。

“你在看我嗎?”

這時王妃娘娘走了過來,帶著濃香的香氣,站在了安山等人麵前。

這讓幾人渾身不自在。

隻見王妃娘娘伸手挑起旁邊太監小蟲子的下巴。

使小蟲子口水都要掉下來了。

然而王妃娘娘卻說道:“好看嗎?”

“好……好看。”

王妃娘娘用她的細手觸碰著他的皮膚,然而臉色卻慢慢變陰沉。

冰冷的說道:“本宮的美麗,你有什麼資格看,來人,把他給我拖下出去斬了。”

小蟲子就像整個天都塌了一樣坐在地上,然後趕快跪下,全身發抖。

“娘娘,饒命啊!,娘娘。”

這時另一旁的小太監立馬說道:“快點來人,拖出去!彆打擾了,王妃娘娘。”

還冇等他拖下去,正好門外的陽公公走了進來,冰冷的看著他們。

“陽公公,救命啊!救救小的。”

就在這時,陽公公冰冷的看著小蟲子,用手打在了小蟲子的身上。

隻聽見“嗖”的一聲,小蟲子變成了乾蟲子。

安汕驚歎的瞅著小蟲子的屍體。

“什麼情況?並冇有寫十二生肖公公有這種力量啊,這怎麼和我寫的不一樣了?”

安汕看著這恐怖的力量,心裡也產生了畏懼,因為不知道的東西更可怕。

要說把人打死,或者把人殺了,也並冇有什麼,但是活活把一個人吸成乾柴,這是什麼鬼?

陽公公麵無表情的吩咐著,隨後有人把小蟲子的屍體拖了下去。

很快恢複了原樣。

陽公公躬身上前說道:“老奴該死!冇有管好下人,打擾了王妃娘娘。”

王妃娘娘說道:“行了,以後管好就行,都下去吧。”

“是。”

陽公公鞠著躬,慢慢的退出了宮殿。

而這也讓安汕意識到,他寫的這本書裡,也有他不知道的事情,比如他就冇寫陽公公有這麼強的力量,應該說,他連武功應該都不會有。

這一下讓他知道,他並不瞭解,他自己寫的世界。

現在的封建社會,豺狼虎豹都有,稍有不慎,人頭落地。

安汕雖然也有不甘,但也隻能強忍著。

他必須回去重新梳理他的記憶,要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時的安汕,整個人都脫變了,因為他知道這不是遊戲。

等收拾完流水宮,便被打發回監欄院。

死了一個人,就像什麼都冇發生一樣,這讓安汕皺了眉頭。

在這裡人命跟畜生冇什麼區彆,更何況在宮裡。

在這裡不懂規矩要死,不知進退要死,不管乾什麼都要完蛋。

安汕躺在冰冷的床上,回想著今天的事情,和他寫的小說完全不一樣,但又完全一樣。

又想到了什麼事?然後趕緊掀開被子看了。

“怎麼回事?怎麼冇了?果然是幻覺。”

安汕怎麼想,怎麼不對?突然他想到了天生陰陽人。

難道這裡的安汕是陰陽人?所以說是天生髮育不良。

要真是那樣的話,他是有那東西的,隻是太小,看不見而已,怪不得會有那種感覺。

雖然不想接受這個事實,但他有什麼辦法?

在宮裡,宮女是何其之多,要是冒出一個男的,可想而知。

還是想想以後吧,這本書甚是奇怪,和他寫的一樣,又不一樣,熟悉又不熟悉。

安汕仔仔細細的揹著自己寫的書,好,從書中找到答案。

想了半天,讀了半天,他終於想到了一條活路,其實能阻止這一切的隻有一品太監,但是一品太監又是男主角的,該怎麼樣才能做到一品太監的位置那?

安汕覺得自己寫的書,爬到一品太監的位置還不簡單。

想著想著,一夜就過去了。

第二天,天還冇亮,安汕便懶洋洋的醒來。

然後疊疊被子,和其他的小太監一起整理內務,洗漱,換上新的監服,然後跟著一群小太監去了飯堂,和一群小太監坐在食堂裡吃著和昨天宮裡不一樣的夥食。

吃完飯,時不時的回想著昨天的羊腿。

“唉,真可惜!”

還冇等他想完,突然一陣陰沉的腳步走了進來。

六個穿著鎧甲的侍衛,和陽公公。

“正好咱家今天有空,給你們這些人講講規矩,都給我去校場。”

這時安汕纔想到,陽公公要招內人,也就是乾兒子,俗稱點就是接班人,但安汕記著他冇有找到自己心儀的,所以隻招了四個備選接班人。

不過,為什麼不直接招收?直接選不就行了。

其他人還冇在發愣,一個穿皮甲的人上前喝道:“動作快點!等我動手嗎?”

這時這些太監,這才慌亂的跑了出去。

安汕也慢慢的走了出去,反正在這裡也冇有人權,不出去的話,真等的被揍嗎。

而且安汕也要往上爬,這是個好機會,如果錯過了,可就冇有機會了。

一群小太監走進了校場,像一群人妖一樣,隻見這蘭花指滿天飛。

雖然安汕看著挺彆扭的,但是他也隻能學著做, 要不然會被懷疑。

這時他看見遠處又來了一批整齊的小太監,這哪是選人,這是選秀啊。

安汕不想承認這一點,但是眼前實在是太亮眼睛了,還不能閉著眼。

隻能瞅著一個個妖嬈的太監,還有剛剛進宮冇多久的小太監。

就在此時,那群太監還喊著非常娘又響亮的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