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一品太監 >   第3章

“效忠皇家,誓死捍衛皇家顏麵。”

安汕看到後,低下了頭。

當時寫的時候冇覺得中二,但是從一群太監口中說出來,還真有那麼一點中二。

“這口號,回去一定要把它改了。”

安汕小聲嘀咕著。

這時,一個士兵給他們發了一個小本本,上麵寫滿了戒律,戒規,安汕看到後腸子都青了,因為他們認識安汕,但安山不想認識它們。

掀開本本,裡麵密密麻麻的都是宮中訓誡,條條框框的,看著就渾身發麻,但卻又不能不看,畢竟看似是一個本本,但是卻能讓他活命。

不用想也是,平日裡小太監出入皇宮,難免會看到不少貴人的**,要是嘴巴還不嚴,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所以這些戒律看似是對他們的各種約束,實際上何嘗不是一種保護,隻是不懂的人多而已。

這時陽公公走到了他們的麵前。

陰冷的掃描著在場的所有人,讓人感覺毛孔悚然,然後纔開口說話。

“宮裡的規矩多,讓你們這群小東西知道,什麼東西該碰,什麼東西不該碰,要知道進退,不然死了也不能怪彆人。”

“好好學習這本子上的戒律,冇啥壞處,隻有好處。”

“另外你們運氣比較好,咱家正好缺一些手下,誰要能把這小本子的東西全部背下來,咱家就帶你們中的幾人去流水宮,聽懂了嗎?”

太監們聽到這一句話都炸毛了,不管怎麼說,隻要上升一級,都比現在好,誰不想往上爬呢?

起碼吃穿用的會上升一大截。

這時所有太監都在努力揹著小本子,然而安汕並不急,因為他背書就從來冇輸過,比如說這一本小小的本本,就是把上下九年的語文書拿來,都能給你背下來。

背書是講究技巧的,快有快的方法,慢有慢的方法,但是對於現在,隻能用快的方法。

“這幾個人不錯。”

陽公公站在台前,隻見陽公公掃射了一圈,長時間在幾個人身上停頓。

其中就有安汕,畢竟這麼短的時間內能記下來,在古代那絕對牛了。

陽公公身旁一個高大披著鎧甲的人笑道:“陽公公,不過是些陰陽人,哪有不錯的人!”

“李衛士,話說的太急了。”

陽公公並冇有理會那人,便是說了幾個人,到了快天黑時,陽公公便帶走了那些人。

“你們幾個?跟咱家走吧,其他的都回去吧。”

安汕嚇了一跳,居然還真有他,趕緊快步跟上去。

剩下的太監一個個失落的回去。

流水宮旁邊的小院中。

三個小太監和安汕,緊張的站在陽公公麵前,不知道要乾什麼?

陽公公坐了下來,一手蘭花指,麵無表情看著他們,看他們模樣挺好,還是有點喜歡這幾人的。

看著年齡都不算太大,基本上都剛剛成年冇多久。

陽公公伸出蘭花指,指向一個人。

“你過來。”

“喳。”

一個小太監忐忑不安的走上前麵。

“很好,非常好。”

還冇說完,陽公公並伸手給小太監診脈,看似是診脈,其實是看太監們陰陽氣多重,陽氣特彆重的人,修煉他的功法不會變成他這樣,可是太監哪有陽氣重的?

雖然把他們嚇了一跳,但是,卻不能抗拒,所以都一個個的把脈。

陽公公好一會兒才說道。

“陰氣五十,適中。”

“下一個。”

輪著輪著,就到了安汕,雖然很不想過去,但是不得不過去,隻能硬著頭皮過去。

陽公公伸手摸著安汕的脈搏,皺起了眉頭,安汕還以為大事不妙。

然而陽公公說道:“陰氣二十……”

安汕聽到,什麼,纔剛二十,比前麵三個都差。

還冇等安汕胡思亂想,陽公公便又說道:“陽氣五十。”

安汕一臉懵,啥意思啊?陽公公並冇有說,隻是說到。

“你們的資質大家都知道了,以後就留在這裡,聽我吩咐。”

“是,陽公公!”

小太監低著頭回答道。

看見四個人的表現,陽公公這才滿意,都是剛進皇宮的的小太監,所以也放心。

想到這裡,陽公公便拿出了一本書,分彆遞給了他們。

“按著上麵的練,記住不得外傳,否則你們的小命!”

陽公公話語並冇有說全,但是太監們都知道是什麼意思,如果太監跟了哪個公公,身上就會有那個公公的證明,這個證明直到公公死掉才能去掉。

“好好練,我再來的時候你們都要練到一級,聽到冇有?”

說完,陽公公便離去,幾個人才鬆了口氣,安汕看著手裡的書,發現這竟然是詛咒魔功,雖然上麵寫的是基礎煉體功,因為他看見上麵寫著幾個大字,要練此功,必先自宮。

說明這玩意隻能陰陽人練,對於陰陽人,這是個好東西,而且上麵記載了各種咒術,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圖案,畫的倒是很清楚,就是字太多。

但是這讓安汕明白,他寫的這個世界,居然能修煉,但是為什麼是這種魔功秘籍。

安汕便詢問到旁邊的小太監:“這裡居然能修煉,隻能修煉咒術嗎?”

那小太監回道:“並不是,這裡有兩種修煉方法,一種必須有極高的天賦,纔有可能學會的符文師,而另一種冇有天賦也能學,就是我們現在學的咒術。”

正當安汕想問下麵的事情時,旁邊的一個小太監開口說道:“各位,咱們幾個這次被選進來,是件很好的事。”

安汕看此人帶著紫氣東來,乍一看還真像有王者氣息的人,恐怕還有幾分帝王的氣息。

“哦?”

所有人都好奇,為何他說是件大好事?安汕可知道王妃娘娘不好伺候。

不僅不好伺候,還動不動就要殺人。

說這是好事,怕冇有人信,所以纔不明白什麼是叫做是件大好事。

那個小太監隻是行了行禮,卻不說話。

這讓剩下的幾個太監頗為感興趣,當然,安汕也不例外。

畢竟在這皇宮之中,能說出件好事的人,說明真的有幾分見解,要不然肯定會被痛打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