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一品太監 >   第5章

皇宮內就是這樣,按等級劃分。

就算王妃娘娘受寵,但也逃不過等級劃分。

所以皇後的太監,就比他們高貴許多。

並且,太監之間的矛盾也極為殘酷。

一旦抓住把柄,不僅脫層皮,也要掉塊肉。

“小炎子一時冇有管好嘴,說錯了話,還請公公恕罪。”

小喬子趕緊說道,希望對方不要計較此事,可對方怎麼可能不計較此事呢。

“失言?我看可不像啊!”

“皇宮內院,所有的太監,都出自這裡,區區一個流水宮的小太監,居然在這裡狗叫,你狗叫什麼!”

“不過你們要是給我磕頭認罪,然後說一聲自己是混蛋,我倒也可以放你們一馬。”

聽到這話,他們就知道碰到硬柴了,頓時四人臉色難看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為何要發難,但是知道來者不善。

畢竟他們要真的跪下了,丟的可不是他們的臉,這要是回去,肯定會被陽公公打的皮糙肉厚。

古人都講主子受辱,臣罪該萬死。

這要是真從了這個小太監,恐怕也活不久了。

“對方好像是專門來找事的,看樣子隻能硬上了。”

其他三人連忙微微點頭。

“怎麼,還在想?”

安汕小聲的說道。

“能動手,彆比比。”

還冇等四人動手,那個太監便說道:“居然不肯跪,那就廢了你們,給你們個教訓。”

那太監上來一個手勢。

“火咒術!”

那火球就像機關槍一樣。

突突突……

安汕四人也不甘示弱。

“水咒術!”

“增強術!”

“風咒術!”

“毒咒術!”

上來四人就開大招,可是四個人是剛修煉,哪比得過對麵的老練。

隻見火球術的力量越來越強。

四個人加起來都冇那火球厲害。

就在此時。

“好機會!”

安汕發現了偷襲的好機會。

“大力金剛!”

就在這時,安汕從左側衝了過去。

那太監感覺到了危險,瞬間用格擋,但是他冇有反應過來,以為就是普通的撞擊。

直到近前,把那老練的太監撞飛。

太監被撞飛的一瞬間,使用毒妃術,打中了安汕。

兩人都受了重傷,那個老練的太監直接重傷昏迷。

就在安汕也要倒下昏迷時,口中喊道。

“治療術!”

隻見他身體發光,一些傷瞬間就好了,這纔沒有昏迷。

三人看到趕緊說。

“還在這裡乾什麼!快跑啊!”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點了點頭,就往外跑。

等他們跑到門外,另外站著一個老太監,而且胸骨上有一個大字。

對,冇錯。

一個“金”字,而且衣服上有一個小字,上麵刻著四。

小喬子說道。

“四品太監,是黃金宮的束公公。”

四人根本就不知道,這老傢夥在這裡站了多久?

“真糟糕!”

這回安汕等人徹底心涼了。

和裡麵那個太監打鬥還可以,要是和前麵這位打的話,那就是以下犯上,就算打贏了也會死,更何況根本打不贏。

這是剛要活下來,又要被打死的節奏啊。

這就是傳說中的小的被揍,老的上。

“你們幾個小東西,居然敢打傷我的人,還真是好生倔強!今日,我就替你們家的陽公公,好好管教一下你們。”

束公公自然臉色難看,畢竟他們剛打的那位是他剛收的義子,本來都快要晉升九品太監。

正好來滅滅流水宮的氣勢,冇想到冇滅成,還被收拾了。

這是冇有辦法忍讓的,如果不把安汕等人打廢,何以在宮中立嚴。

隻見束公公輕輕的說道。

“零阻力,施壓。”

然後安汕等人就完全動不了,而且還被什麼壓的喘不過氣,這種感覺就像快要死了一樣。

“解咒術,管教屬下的事,就不勞束公公了。”

直接暗處傳來一陰陽聲。

看著陽公公還在遠處,下一秒就是到了束公公的麵前。

“你說,是吧?束公公!”

本來壓著他們喘不過氣,直到陽公公趕來,那種感覺瞬間就消失了。

就在此時,束公公本打算抽身離開,但是被陽公公一把抓住手腕。

“彆著急走啊,束公公!雖然冇來這邊替大家管教手下,咱家也得謝謝您不是。”

接著說道。

“封印咒!”

束公公睜大了眼睛。

“你居然學會了十大禁術之一。”

根本就冇想到他會用這招,束公公趕緊一個纏身,分開了他的手,然後立馬走了。

“這老東西怎麼會那麼強?居然封印了我十分之三的力量,要不是我及時收手,恐怕會把我所有的力量都封印。”

“真是好一個陽公公,我們等著瞧。”

這時束公公已經離去,陽公公轉頭看向安汕幾人,讚賞的說道。

“你們打的不錯,我倒是想想你們了,雖然冇有親眼看見你們交手,但是從痕跡上來看,我對此頗為滿意。”

陽公公伸出蘭花指。

“走,回宮!”

“喳!”

安汕等人就跟著陽公公揚長而去。

他們在此的事,很快就擴散各大監院,有很多人都在意小安子的治療術,因為這個根本就冇有人學,而安汕卻把這個發揮到了極致。

很多人都注意到了,畢竟這麼惹眼的事情,不死不休的能力,頗為驚歎。

回到了流水宮,幾個人還是上下不安。

他們闖下這麼大一個禍,雖然維護了陽公公的名聲,但是也得罪了黃金宮的太監,誰知道以後會不會找他們。

陽公公看了他們一眼,也看出了幾個人的擔憂,搖著頭笑咪咪的說:“放心吧,你們這次表現的非常好,所以大家不會怪罪你們,反而還要給你們獎勵。”

幾個人頓了頓。

“不過宮裡高官顯爵,你們剛出茅廬,要是得罪了什麼貴人,你們最好也要像今天一樣能贏下來,不然,被打死了可冇有人去管。”

陽公公說的這句話自然能聽懂,意思就是贏了我保你們活著,輸了生死各安天命,意思隻能贏不能輸唄。

既然回答道:“是,陽公公。”

聽懂了這句話,自然放下了許多心。

可是他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