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一品太監 >   第6章

宮中如獵場。

要麼做獵物,任人宰割,要麼做獵手,大殺四方。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你們這次扇了束公公的臉,給咱家掙了麵子,當然,也會有獎賞。”

陽公公拿出四個內丹。

“我手裡的這四個內丹,就是你們的獎勵。”

其實內丹隻對修煉咒術的人起作用,可以增強做熟人的陰陽氣。

陽公公手掌一揮,四顆內丹瞬間進入四人的嘴裡。

他們不自覺地嚥下內丹,安汕會覺得渾身發熱,而那三個太監感覺渾身發熱。

“快坐下吸收內丹。”

楊公公大喝一聲。

安汕等人彆反應了過來,趕緊坐下調息。

隻見內膽在他們體內不斷的旋轉,安汕就像蒸汽爐一樣,熱氣騰騰往外出,其他三個太監則是相反,地麵都結冰了。

所以這吸收內丹,幾個人感覺體內的力量越來越高。

好像內丹每旋轉十次,就會上升一階梯。

安汕覺得挺好玩,然後就用意念讓內膽快速旋轉,就冇打算讓他停下來,可是他不知道他的身體正在上升溫度,到此已經到了80度。

心跳也隨之加快。

陽公公也感覺奇怪,一般能吸收內膽二,三十,就已經很不錯了。

可是他們都快到了二十,都快要停下來的時候,安汕卻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這種變化說怪也怪,說不怪也不怪,畢竟他有陰陽兩氣。

“咱家的運氣看起來還真不錯。”

冇猜錯的話,這是陰陽兩氣都在吸收,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學的將會是彆人的兩倍,那是什麼概念。

就像彆人剛學會爬,他已經學會走了,剛開始看著冇什麼,但是越往後去灕江越大。

這時另外三個太監已經吸收完畢,兩個到達了六十五陰氣,一個到達了七十陰氣,所有人都看向安汕,不經意的露出了驚疑之色。

小喬子看著安汕,微微上揚下巴。

其他兩個也是驚歎不已。

“小安子好厲害呀!”

外麵發生的事,顯然安汕已經感受不到了,沉迷於旋轉當中。

隻是在快速旋轉時,突然膨脹了一下,疼的安汕轉那顆內丹的速度變慢了起來。

但是他發現自己的陰氣已經到達了四十,把他給嚇一跳,心想是不是自己也要變成乾柴了?

還冇想完,又感覺到一股暖流上來,陽氣八十,這是什麼概念?

安汕感覺自己這個狀態,要是再麵對黃金宮的那個小太監,也有一拚的實力了。

片刻後,安汕慢慢睜開了眼睛,看瓶站在麵前的三人。

“啥情況?什麼都看著我呀。”

安汕一臉懵的嘀咕著。

這時陽公公開口道:“居然都吸收完了,你們回去收拾一下,一會兒隨咱家去見王妃娘娘。”

然後揮了揮手,示意他們下去。

安汕看著冇啥事,便和三位太監一起走了,走著走著問道:“剛忙,什麼情況?怎麼陽公公一直盯著我?”

小炎子笑的說道:“小安子,剛忙,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都吸收完了,你還在那裡吸收?聽陽公公說,我們兩個隻吸收了百分之二十五,小喬子吸收了百分之三十,而你吸收了百分之九十,是小喬子的三倍,你說陽公公不盯著你盯誰?”

“原來是這樣。”

“你現在可是我們四個當中最厲害的,以後我們怕是要仰仗你了。”

小米子剛要開口說話,就被小喬子打斷。

“好了,彆說了,我們還得去見王妃娘娘呢,彆讓貴人久等!”

不說還好,一說其餘三人一下子冷了下來,知道王妃娘娘是什麼樣的人?不喜歡等待。

四人隻好趕緊取水,沖洗一下,換上乾乾淨淨的太監服,然後匆匆忙忙地去往流水宮。

然後跟著陽公公 ,溜溜噠噠的走進了正殿。

通報回稟後,他們走進了內廷。

安汕還是忘不掉小蟲子是怎麼死的,所以他格外的警惕。

於是他身體微躬。

可在陽公公眼裡,卻成了恭順有加的表現。

王妃娘娘坐在鏡子前麵,宮女們正在為她梳理長髮。

“見過王妃娘娘。”

安山等人在陽公公的帶領下問了安。

“都起來吧。”

王妃娘娘還是坐在鏡前,隨口應答:

“陽總管,讓你辦的事,辦的怎麼樣了?”

陽公公躬身說道:“回稟娘娘,老盧已經為您選好了幾個長隨,以後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交給他們就可以了。”

這時王妃娘娘轉身看了一眼。

“陽總管選的人,本宮還是信得過的,以後你們四個人就跟在本宮身邊吧。”

“喳!”

就在這一秒,他們不再是下位太監,而是真真正正的上位太監,雖然還是普通的太監,但卻不是什麼人都能踩上一腳,也不用乾什麼臟活累活。

而且,上位太監離九品太監隻有一格之差。

再說如果一直是下位太監,動不動就觸犯規律,這一下就是人頭落地。

下位太監可冇有人權。

誰會管他們的死活?

大仙朝有一種律法,下位太監和奴隸是一樣的,可以買賣,可以隨意殺之,不會觸犯法律。

就像自己的東西一樣,不想要了,便扔了就可以。

而且跟在王妃娘娘身邊,有可能還會升品,如果有品級的話,那地位就不一樣了,也少了一些律法。

安汕的目的就是達到一品太監,這樣就能阻止這本書的悲劇,其實就是怕死,阻止自己死亡。

隻見王妃娘娘示意一眾太監宮女退下。

內廷裡就隻剩下了陽公公。

王妃娘娘慢慢的走到陽公公麵前,說到:“宮裡的神手還是不夠,還需要再補充些,總不能像昨晚一樣,還得臨時從監欄院找人。”

“明白,這隻是第一批,隨後我還會再挑選一些乖巧聽話的小太監進來。”

王妃娘娘伸了個懶腰說道:“那就好。”

皇宮外麵,跪在地上的安汕心想這回可算出了監欄院,這樣於一品的位置又近了一些。

就算看似還很遙遠。

不過總算可以離開那個是非之地,絕對是正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