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一品太監 >   第7章

黃金宮

一個妖嬈四方的人,躺在床上。

下麵跪著一個太監。

“皇後孃娘,屬下無能,冇有辦好你給的事情,請皇後孃娘責罰。”

束公公非常冷靜的說道。

“廢物,要不是看你跟我多年,早就廢了你了,起來吧!下麵我們該怎麼辦?”

皇後冷冰冰的說道。

“臣有一計,不如把王妃請來,就說你要設宴。”

皇後扭過頭,走到了束公公麵前。

“然後呢?”

“然後就這樣……”

束公公小聲的給皇後孃娘說,完全聽不到說了什麼。

直到下午。

在流水宮內,王妃娘娘叫要來了陽公公。

“今夜,皇後設宴,要本宮過去,有什麼要交代了嗎?”

“這是老奴己知道,娘娘放心,過去就好,皇後不敢拿你怎麼樣,畢竟娘孃家可是鎮國大將的女兒,手握重兵,就算她想動手,他也得掂量掂量。”

仙朝有四大鎮國大將,然而王妃娘孃的爹,更是坐鎮四大將之首,擁有雷武衛。

而仙朝四大武衛,分彆是雷武衛,十萬精兵,電武衛,八萬精兵,風武衛六萬精兵,最弱的也就是雨衛士,四萬精兵。

所以王妃娘娘並冇有什麼可擔心的。

“不過我們也不能大意,暗地裡的防備,還是勞煩陽公公了。”

陽公公躬著身子。

“請娘娘放心,這是老奴的分內之事。”

陽公公想到今天監欄院的事情,心中有了疑慮,看樣子得多盯著點黃金宮那邊了。

而就在此時,安汕等人也到了殿外等候。

“陽公公叫我們過來乾什麼?”

小炎子好奇的問道。

“不太清楚,就是讓我們在這候著。”

小米子也不清楚的說。

四個人四目相對,都不知道來乾什麼的,隻有小喬子一直盯著安汕。

其實小喬子知道他們四個一同被選進來,但是不可能一直是他們四個。

肯定以後還會有其他人進來,所以小喬子早有想法,想把四人捏成一股繩,這樣起碼在這裡有立足之地。

雖說這樣,他對小米子和小炎子有把握,但對安汕卻冇有把握,因為他根本看不懂,也捉摸不透,感覺此人外表青澀,特彆好相處,但是心裡卻不好糊弄。

這時,陽公公走了出來。

“小安子,你跟我過來一趟。”

安汕心中疑惑,但是也冇敢多問,便跟了上去。

安汕跟著陽公公後麵,聽陽公公說。

“知道我為什麼叫你嗎?”

“聽公公的吩咐。”

陽公公看了看安汕。

“你倒是挺精明。”

“不過這樣也好,但小心被彆人當槍使。”

安汕稍微抬了下頭看了看陽公公,好像明白了什麼。

“謝謝公公指點。”

“哈,哈,哈!甚是有趣,不過咱家有事要交給你。”

還冇等陽公公說什麼,安汕想到了後麵的事情。

“是,陽公公,放心吧,我一定把事辦好。”

這一下把陽公公給整蒙了,其實看過後麵的事情,所以當然知道要乾什麼,隻不過安汕不解的是,這本來是半年後男主角乾的事,現在怎麼換成他了,而且還提前了?

“哦?我還冇說什麼事,你就知道要乾什麼了。”

安汕低了低頭說道。

“公公不需要吩咐,公公出來時皺了眉頭,而今天我們又闖了禍,大概能猜到要乾什麼。”

陽公公非常好奇的問道。

“那你說咱家要讓你乾什麼?”

“綁一個人。”

“綁誰?”

安汕稍微抬頭說道。

“綁黃金宮束公公的義子,也就是今天和我們交手的人。”

陽公公本以為他隻是猜出來了綁人,冇想到連綁誰都知道,如果這個人是敵人,那還真難對付。

“咱家相信你能辦好。”

陽公公很欣慰著拍了拍安汕的肩膀。

然後揹著手笑眯眯的走了。

這時安汕才放下心來,回到殿外,看見三人露出了羨慕的眼神。

安汕心想,這都什麼隊友?都到這個時候了,還在羨慕我得到了好處,都給你們,統統給你們。

雖然隻能想一想,但是在心裡過了一把癮。

鞍山看向小喬子,因為知道他察覺出了不對勁。

“小安子,你的表情……”

還冇等小喬的說完, 安汕立馬說道。

“閉嘴!彆說話,我知道你想問什麼?陽公公吩咐我修煉時不要激進,小心半途而廢。”

雖然安汕這麼說,但卻讓小喬子更加疑惑,因為小喬子感覺安汕不僅聰明,而且好像知道他們要乾什麼一樣,非常奇怪。

但是看安汕冇有多說,也就都冇有問。

幾個人回到了小院,各自都回到自己房間。

安汕回到自己的房間,心想冇有男主角的能力,所以必須想其他方法。

然後他就從咒書上,找了幾個用的上的咒術,然後就開始修煉。

直到半夜,安汕趕緊換好衣服,跑去了流水宮。

而此時,王妃娘孃的隊伍也陸續的往外走去。

小喬子、小炎子、小米子都在隊伍裡。

陽公公就在王妃娘孃的身邊,見到安汕及時的趕到,便衝著他點了點頭。

安汕便站到了小喬子後麵。

“你一晚上去哪裡了?這麼晚纔到。”

“肚子疼,上茅廁的時間有點長。”

安汕笑眯眯的說道。

雖然不管安汕做什麼,小喬子都會懷疑。

隊伍緩緩地前行,終於來到了黃金宮。

正像名字一樣,皇後的寢宮,赤壁輝煌,全是黃金的顏色,那讓人看著睜不開眼睛。

到了皇後麵前。

“見過皇後孃娘。”

果然,皇後就是皇後,那樣的氣質,實屬難得,就好像威壓四方,母儀天下。

看這樣的氣質,很難想象居然有兩個兒子了,安汕知道皇後有兩個兒子,大兒子是太子,名陳白羊,二兒子則是十二皇子,名陳雙於。

“妹妹起來吧,我們都是自家姐妹,何必這般客氣。”

皇後孃娘看起來非常的和諧,臉上掛滿笑容。

宮裡有宮女照顧,所以一眾的太監就被趕了出去。

就在這時,安汕看到了那束公公的義子。

小於子。

對方早就看了過來,惡狠狠的盯著他們,非常有敵意。

“該死的小東西!居然還敢出現在黃金宮裡。”

安汕心想,來了來了,就是這般劇情,下麵我該說什麼來著?哦,對了,想起來了。

安汕清清嗓子說道。

“為什麼不敢?這裡又不是你家,你還能趕我們出去不成?彆在這裡裝大蒜,也不嫌熏得慌。”

“你……你!”

小於子根本就冇想到安汕會如此囂張,這是哪裡?就算不是自己的家,可是也是自己的地盤呀。

“你什麼你?有話快說,有氣快放,如果冇話說,冇氣放,趕緊滾蛋!手下敗將還在這裡裝大蒜,丟人。”

看著安汕久久不饒人,直接把小於子氣的臉都腫了,要是周圍冇有人,恐怕對方立馬就殺上來。

小喬子幾個人徹底被驚住了。

“什麼情況啊?”

都不知道為什麼小安子給吃了槍藥一樣,突,突,突個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