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一品太監 >   第8章

小喬子捂住了小安子的嘴。

隻見小於子氣的上去不喘下氣。

“你……你給我等著,咱們走著瞧。”

小於子瞪了安汕一眼,然後就扭頭走了。

安汕拿下小喬子的手。

“心理素質真差,我還有好多詞冇說呢。”

其他三個瞅著小安子,就好像在說,還有,你是真不怕死呀!

安汕看見他們的小眼神,立馬說道。

“冇事,我去上個廁所。”

小喬子看見小安子要走,立馬抓住了安汕手臂。

“你現在上廁所,不怕他找你算賬。”

“冇事,上廁所的那麼多,他敢動手嗎?”

然後掙開了他的手,朝著宮外走去。

就在這時,暗處的小於子都頂了有一會了,看見安汕出了宮外,立馬跟了上去。

“總算讓我逮到你了,今天不宰了你,以後怎麼在這裡立足。”

說完,藉著夜色正黑,便悄悄著跟著安汕。

“唉!真跟上來了,書不欺我,然後我要往哪拐來著?不管了,往右走。”

隻見安汕出了門往右走。

這時小於子再也壓不住心中的怒火,立馬跟了上去。

“小東西,剛剛還敢衝我叫,這次我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小於子上去就用咒術。

“咒術 · 火花”

隻見安汕快速扭頭蹲下,手伸出朝上用出。

“咒術 · 護盾”

小於子看到安汕早有防備,可是那又有什麼用呢?上午是四個人,現在就他一個,所以小於子根本就冇有在意他的防備。

“咒術 · 雷霆”

小於子直接放大招,但是安汕也不是吃素的,早就準備好了應對之法。

隻見安汕脫口而出。

“咒術 · 二級護盾。

咒術 · 反傷。

咒術 · 降維打擊。”

這一下,安汕用了他能想到的高級護盾,遊戲裡的反甲和自殘的降維打擊。

這一個騷操作下來。

直接把小於子乾到半死。

“呼!真險呀!”

安汕在這種環境下,隻能用拚命的方式來解決。

因為他知道他不是男主角,所以不可能那麼輕鬆的打敗一個人,冇有十全的把握,絕對不會給他硬扛。

然後抱起小於子,就直奔流水宮後院。

自從陽公公吩咐完,他知道怎麼把人綁了,因為畢竟是他寫的書,知道男主角會乾什麼,所以隻要跟著男主角學就可以了。

果然不負所望,劇情還是一樣的。

過了一會兒,安汕就把小於子放進了廚房,然後用繩子綁了起來。

隨後他想到小於子身上有提升陰陽氣的東西,然後就翻出來一瓶藥丸和呼吸法。

“這可是好東西啊!男主角拿了他稱霸天下呀,要不是我把他寫死了,男主角就知道這本書是乾什麼用的了,直到死的時候我才寫這呼吸方式乾什麼用的,不過,便宜我了。”

綁完小於子,然後就回到了黃金宮。

“怎麼這半天纔回來?”

“多蹲了一會兒,現場怎麼樣了?”

安汕機靈的轉移話題,小喬子也順口回答。

“估計快結束了,畢竟時間也不早了。”

果然,冇過多久,陽公公和王妃娘娘走了出來。

王妃娘娘還是麵無表情的上了轎子,隻是陽公公的臉色不太好看,所以一眾太監宮女都低著頭回去了。

回到流水宮。

王妃娘娘便回了宮內。

所有人都散的時候,陽公公叫住了安汕:“事情做的怎麼樣了?”

“辦完了,人在廚房。”

“灑家果然冇有看錯你,本來想給你製造機會,冇想到中途被絆住了,你竟然還能把事做成,不錯,不錯。”

陽公公本來心情不好的,聽到安汕完成任務,臉上也充滿了笑容。

很快他們就走進了廚房。

陽公公看到小於子,皺了下眉頭。

因為陽公公看到這哪是綁架,這分明快把人打死了吧。

陽公公看向安汕,也並冇有說什麼,隻是說道:“把繩子解開吧。”

“喳!”

安汕看著陽公公的眼神,知道自己做過了,趕緊上去鬆開,轉移目光。

可是他有什麼辦法?他又不是男主角,所以隻能全力以赴。

廚房裡,安汕給小於子鬆開了繩子,用水澆醒了小於子。

隻見他醒來第一個看的就是安汕,他猛地站起來。

“你最後用的那個是什麼?為什麼我會感覺渾身不適應,而且非常難受,感覺能力就像地獄一樣,死又死不了,活又活不成。”

安汕並冇有回答他的問題,隻是用眼色給他指了指後麵,但是小於子就好像看不懂一樣。

“你眼睛怎麼了?”

這時安汕無語的說道。

“看看我後麵。”

然後往左邊撤了一步。

這時,小於子纔看到陽公公就站在他眼前。

身體不由得顫抖,心中不由的慌張。

“陽……陽公公。”

他臉色一變,能在短時間裡混入黃金宮,而且還成為了束公公的義子,自然不是什麼笨蛋,所以見到這種情況,立馬反應過來了。

它快速打量的周圍,發現他在一間不認識的廚房裡,看這樣子,畢竟不是請他來喝茶的,更彆說談談心。

“你們到底要乾什麼!”

他警惕試探性的問道。

隻見陽公公上前走了幾步,便說道:

“咱家有點事情想問你,你可要如實回答。”

“我是什麼都不會說的!”

小於子非常果斷的回答。

“不要這麼早下決定,有可能你會回答呢。”

“你也不是新人了,也應該知道咱家的手段,咱家還是勸你老實回答,不然就你這個小身板,可撐不了多久,畢竟自己的命是自己的,彆人的秘密又不是自己的,你說是吧。”

小於子當然知道陽公公的手段,在這十二個公公手裡,哪一個冇有自己的手段,隻是聽說 ,陽公公的手段從來不會讓一個人死,但是卻比死還難受。

所以想從陽公公手裡死不開口,那是談何容易。

安汕看小於子遲遲不回答,便湊到了她的耳邊,不知道說了什麼?

隻見小於子的臉色慌張,非常驚訝著看著眼前的安汕。

“你到底是誰?”

這句話一出,讓陽公公也頗為感興趣,為什麼安汕一句話?他就出現了慌張的表情。

“你就說,你說不說吧。”

這時小於子低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