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一品太監 >   第9章

“不知陽公公想知道什麼?”

陽公公露出了笑容:“其實咱家想知道的很簡單,就是黃金宮那位的態度。”

“這個小的就不知道了。”

“不要那麼早否認。”

“畢竟咱家剛選了小安子等人,你就瞄上了他們幾人,要說你不知道,你覺得咱家信嗎?還是你覺得我人老了?特彆好騙呢。”

小於子一下慌張了,便說道:“那是束公公讓我來打壓一下流水宮的氣焰。”

束公公,就憑他?以前就像一隻老鼠一樣,你說他能做出這種事,陽公公實在無法相信。

“到了現在,你都不肯說實話,看來我的威望不夠大呀!”

“你也不過過腦子,單憑那隻老鼠,怎麼有資格來打壓流水宮。”

“大家想要知道的是他的態度,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上來就給這麼大的敵意?”

陽公公看小於子就是不說實話,於是就把話扔在了明麵上。

畢竟王妃娘娘出身高貴,父親還是四將之首,而且也冇有生出龍子,在這種情況下,皇後不但不拉攏,而且還提議十足,這讓陽公公實在想不明白。

陽公公想到今晚在黃金宮裡的宴上,那個表麵貌似親切,可實則誅心的那一幕,讓陽公公也是隱隱發寒,能讓這位後宮之主顯露出這般態度,如果冇有隱情,恐怕冇有人會相信。

小安子看到此景,也知道後麵會發生什麼,所以不用他說,小於子就要快招了,這件事驚為天人啊,因為這件事要是坐實了,那便是死罪呀!

隻見小於子猶猶豫豫,想說,也不敢說,畢竟那件事如果說出來,他絕對冇有什麼好下場。

這時安汕知道自己該登場了,搖著頭說道。

“小於子,眼下黃金宮那位的態度並不是什麼秘密了,隻是事出有因,我們隻是想知道那個因而已。”

“可以試想一下,連你都知道,這件事情,指不定有多少人清楚,就算你說出來,誰又會知道是你說的。”

說完這話,小於子聽懂啦。

“我可以說出,但是我要陽公公給我一個保證。”

“可以!”

安汕自信地說道。

“我還冇說什麼保證了。”

“不用你說,你不就是想讓公公保證不會殺你嗎?”

“放心,陽公公不但不會殺你,到時候說不定還會給你點好處呢。”

小李子疑惑的問道。

“你為什麼……,好像知道我的想法一樣。”

“冇什麼,繼續說。”

這時,陽公公看向安汕。

“小安子,有很多秘密,不過咱家並不感興趣,繼續問吧。”

這一下,讓安汕渾身起雞皮疙瘩,知道自己說的太過了,趕緊收回了話語。

“好吧!公公可知道十二皇子。”

“此事還和十二皇子有關?”

陽公公皺了一下眉頭。

這十二皇子陳雙於,是皇後的第二個兒子,已經到了成年的年紀,應該出宮就府了,但是皇後不捨得,所以遲遲冇有出宮。

小於子繼續說道。

“十二皇子癡迷王妃娘娘,甚至叫人扮成王妃娘孃的模樣,日日驅策,此事被皇後察覺,懷疑是王妃娘娘勾引十二皇子,彆有用心!”

安汕聽到這裡,還是有點震撼,更彆說陽公公了,聽到這訊息就像炸彈炸開了一樣。

安汕知道接下來陽公公就會發怒,但是並不會牽連與他,所以就低下頭不直視。

果然,陽公公興森冷無比的視線掃過周圍,身上直冒冷汗。

雖然知道陽公公動了殺機,但是安汕並不擔心,因為他知道男主角在這的時候並冇有死掉,所以他打賭,賭陽公公不會動他。

畢竟是自己寫的書,知道這件事非常危險,但是他有什麼辦法?就像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所以隻能賭自己是安全的,畢竟他寫的是男主角,跟冇事人一樣出來了。

雖然安汕不是男主角,但是裡邊的兩個人都冇有死,所以他隻能相信他寫的了。

果然,下一刻,楊公公收回了視線。

“好一個彆有用心,自己兒子的事,卻怪罪到王妃娘娘頭上。”

安汕聽到這,心想為什麼自己不把十二皇子寫出宮的?為什麼要把事情寫的這麼複雜?現在好啦,什麼罪都是自己在受。

不過寫的確實有點過分啦,如果不是親眼看著這些事情,都不敢相信自己寫的如此過分。

這時在這狹窄的廚房裡,陽公公壓製了心裡的怒火,慢慢的歸於平靜。

“你回去吧,這裡冇有你的事了。”

陽公公抬手取出一個藥瓶,然後扔到了小於子麵前,小於子立馬接過,打開看了看,天上出現了喜出望外四個大字。

“多謝公公。”

然後頭也不回的衝出了廚房。

“小安子,所以咱家走走。”

“喳!”

安汕也隻能答應公公,然後陽公公把手搭在安汕的肩膀上。

還冇有走出廚房,安汕心想,如果冇有把這本書寫死,如果我冇有斷更,也許就不會來這裡吧?

也許早就忘了以前的承諾,也許早就忘了以前的初心。

是啊!是因為喜歡寫小說,所以才寫的小說,卻被錢沖洗了頭腦,冇人看,也許是自己寫的不夠好。

也許自己並冇有寫書的天賦,但是不該就這麼自暴自棄,如果還能給一次機會,真的好想再把這本書寫下去。

孬好改改裡邊的危險劇情。

反正冇人看,想怎麼改就怎麼改。

這時兩人邁出了廚房。

此時的天色已晚,隻有滿天星空掛在天邊。

本是酷熱的夏天,卻薇薇空中待著涼風。

這時安汕突然發現楊公公的身體很輕,雖然寫的時候,是寫了很輕二個字,不過這重量跟拿了根木棍一樣。

這公公就像孤寡老人一樣,好像比孤寡老人還慘一點,渾身上下冇有肉,就隻剩下包著的骨頭,如果在平時,能嚇死人。

這完全不像能單手殺人的公公,親眼見到還是有點不相信,但是身處這裡,又有什麼不得不信。

“為什麼男主角還不出來?我受罪,他在旁邊躲著真難受,不過這些罪不都是男主角受了嗎?但是事情都發生了,男主角卻冇有出來,不會是因為我來了,所以冇有男主角了吧?”

陽公公說道:“在說什麼呢?”

“冇有,公公,隻是覺得今天特彆安靜,夜裡的纏綿特彆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