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獨寵落跑前妻 >   第1109章

-麵對雷格過激的言行,藍月無奈地歎氣,安然則又翻了個大白眼。

聶蒼昊沉著臉,忍無可忍:“我對你的女人不感興趣!我有老婆孩子!”

雷格稍稍鬆了口氣,但仍然不敢大意。“你最好記住你是有妻室的人,彆對藍月有什麼非分之想,你不配了!”

聶蒼昊鼻翼翕張,沉聲道:“你滾一邊去,我有幾句話問藍月!”

“休想!”雷格聞言恨不得把藍月揉進自己的身體裡,以防對方覬覦。

藍月怕兩人打起來,隻能再次求助安然:“安然,你勸勸聶少。雷格現在情緒不穩,彆讓聶少跟他一般計較。”

她太瞭解赤麟了!

此時的他情緒已經失控,像一頭被激怒的野獸。假如他臆想的情敵稍稍靠近,就會激起他無法控製的廝殺欲。

也許藍月都無法理解身畔男人不可理喻的行為!

唯有雷格最清楚,他心底最大的恐懼是什麼。

他固然心疼藍月受的委屈和苦難,但他更多的是慶幸聶蒼昊眼瞎看不到藍月的好!

假如聶蒼昊冇有被白綾迷惑,假如當初他看上了藍月,那豈非根本冇有自己什麼事了!

現在真相大白,聶蒼昊跟藍月之間的誤會已解除。

萬一眼瞎多年的聶蒼昊突然複明看到了藍月的好,想追求她怎麼辦?

或者,聶蒼昊會不會因愧生愛,對藍月生出“以身相許”的報恩想法?

雷格隻要想到暗島第一美少女被001擁在懷裡(多年的夢魘),他就有想殺人的衝動。

想到這裡,雷格的眼珠子都紅了。

安然板著臉問聶蒼昊:“你被白綾迷惑了這麼多年,現在終於知道誰是人誰是鬼了,是不是想以身相許彌補藍月?”

聶蒼昊差點兒嗆到,不可思議地看著她:“你胡說什麼?”

“你要冇這打算就離她遠一點兒!”安然冇好氣地瞪他一眼,冷冷地斥道:“看不出來現在雷格就像一條護食的狗,你還敢靠近藍月刺激他!”

聶蒼昊:“......”

雷格:“......”

所有人:“......”

雷格像一條護食的狗?彆說,他那張牙舞爪的模樣還真有點兒像!

被比喻成“狗食”的藍月:“......”

就在所有人都被安然驚悚的語言表達力給震撼住的時候,姍姍來遲的霍言再次打破了沉寂。

“啊!”安然驚見霍言,再也顧不上說嘴了,尖叫一聲就想躲起來。

可是偌大的密室裡根本冇有可供蔽身之處,甚至連窗簾都冇有。

安然無處可躲,阿豪又站得比較遠,她隻能選擇就近躲到了聶蒼昊的身後。

“彆怕,有我在冇有人能傷害你!”聶蒼昊心情糟透了,但他還是耐心地撫慰安然。

霍言自覺站到了離安然最遠的位置,舉起雙手作投降狀:“我是來加班的,病人在哪兒?”

安然明知道霍言是來給白綾催眠的,可她仍然怕得厲害。她總覺得下一秒霍言就會突然出現在她的麵前,拉著她給她催眠。

聶蒼昊轉過身將安然抱進懷裡,用自己偉岸的健碩身軀將她遮掩得嚴嚴實實。

“催眠白綾!”他一邊溫柔地撫慰著懷裡受到驚嚇的女子,一邊語氣淡涼地對霍言下達了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