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小說 >  高武獨行 >   第10章

原本還以為這個胡兵是天才,潛伏個幾年提供提供資源給他,等他突破到宗師再占據他的身軀,這樣自己在這裡就可以發揮出九品天門的實力,打開靈界之門隻是分分鐘的事,感應到現在占據的二品身軀大大限製自身發揮的實力,一萬個羊駝在心中跑過!

發現到血尊者有點愣神,陸青山周身青色光芒大盛,這是周身靈氣運作到極限的現象,‘遊龍’武技使出,槍尖如龍頭,槍桿似龍身,槍尾似龍爪,整個槍身虛影如神龍般把血尊者包裹起來,龍頭高高豎起張開血口想把他直接吞下龍腹。

在這危機時刻,血尊主也不能在節省靈氣了,狂暴的靈氣再次湧現,龍影被這股無法抵擋的力量撐得寸寸斷裂,血尊者左手一指點在龍頭上,龍影發出一聲淒慘的龍鳴‘牟’倒飛出現重新變成長槍被陸青山握在手中,看著遊龍槍身上閃爍的裂痕,陪伴自己五年之久的靈器被重創。

這麼精彩的戰鬥看的樓上兩人目瞪口呆,龍影都出現了,血尊者居然一點事冇有,這份實力和胡兵生前差距太巨大,白凡明顯發現陸青山的手在顫抖,身上的青色光芒也暗淡許多,可見剛剛那招遊龍是靈器伴生武技對現在的陸青山市長消耗還是太大了。

不停的思考有什麼辦法能幫到陸青山市長,想了一圈發現自己無能為力,難道就在這裡等死麼?

對著窗外看去,樓下兩人重新交上手,一攻一守炸的地上子彈殼到處飛濺,其中一顆藍色子彈殼穿過白凡和吳亮這麵視窗,視窗玻璃炸裂出一個大口,嚇得白凡吳亮趕緊蹲下身子,吳亮看到白凡盯著藍色子彈殼呆呆的看著,剛剛真是驚險,子彈殼隻要偏移個幾公分,凡哥的頭就消失了,抬起手在白凡眼前晃了晃說道:

“凡哥,怎麼了,不會被嚇傻了吧,醒醒”

“剛剛確實被嚇到了,不過現在我想幫下陸青山市長,”

“凡哥,你不會變傻了吧,我們武者都不是,還冇靠近戰場就會被戰鬥風暴的無差彆攻擊乾掉!”

“亮,還記得之前的藍色子彈麼?看剛剛射出的彈道就在我們樓頂,前提是你願不願意冒這個險,我準備去拚一把。”雖然白凡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薑局長拚命都要阻止血尊者結手印,但看到手印被破壞那一瞬間,血尊者的爆怒就知道手印對他特彆重要。

所以,現在白凡想得就是能不能再破壞一次血尊者的手印,據他的觀察,每次血手印成功前,血尊者都會停頓一下,渾身紅色靈氣變的暗淡無光。

從看到藍色子彈殼的一瞬間,白凡腦海就出現了一個計劃,冇錯就是在血尊者結印快完成之際一狙爆頭。

“吳亮,你可以想清楚了,去了必死無疑的,當然不去也離死不遠了;看見天空那個紅色門戶我就心慌”

“凡哥,那我跟你一起吧,”

“那好,我們先上樓頂,找到狙擊槍,如果可以把保衛局的狙擊手弄醒,記得不能發出太大的聲響,我在這裡在觀察下情況。”

說完兩人開始往樓頂跑去,這種情況不敢坐電梯,萬一出點什麼事,就交代在電梯裡了,還是樓梯安全方便。

5分鐘左右兩人終於氣喘籲籲的上到樓頂,映入眼前的是其中一個角落已經變的破爛不堪,碎石遍地。很明顯那個角落就是剛剛狙擊手待的地方,顧不上休息喘口氣,兩人來到破損的天台看見一個穿著吉利服的人倒在地上,雙手還緊緊的握住一把大狙,大狙散發出凶悍的氣息,周身還有點點紋路在閃爍,一看就知道是極品。

兩人來到狙擊手麵前,吳亮輕輕拍了拍他的臉,發現他毫無反應,白凡看見吳亮這輕柔的動作,拍到明年可能都拍不醒,白凡一把推開吳亮,兩個響亮的大嘴巴就抽上去,發現狙擊手還是毫無反應。用手探了探他的鼻息,發現還有氣息,手在他人中按了按發現還是冇有反應隻能對吳亮說道:

“先把他槍拿下來吧”兩人一人掰一個手,在槍身剛準備離開狙擊手身上時,卻聽到微弱的聲音傳來:“你們是誰,搶劫保衛局武器是要判死刑的。”

看見狙擊手終於清醒過來,白凡對著他簡單講明現在危險的情況。

“你還能使用狙擊槍不,現在需要你的支援。”

“不行,現在我受內傷,根本動不了,這把狙擊槍有自動瞄準功能,我解鎖後,你們把狙擊槍對準目標,通過瞄準鏡可以直接鎖定目標,鎖定後扣動扳機就行。”發現這狙擊槍那麼簡單後,白凡趕緊雙手握住狙擊槍準備抬到狙擊位置,雙手用力發現這款狙擊槍很沉,一個人很難搬到理想的位置。

兩人接過狙擊手的指點,找到最佳據點把狙擊槍架上,槍桿剛好在天台裡,下麵的人根本看不見狙擊槍位置,而狙擊槍卻能看到下麵的情況。白凡想了想又走到狙擊手麵前把他抱到天台另外一個角落藏起來。

現在這種情況白凡不放心吳亮,隻能對吳亮說道:“你退後點,我在這裡盯著,一會開槍後坐力肯定很大,你把我接住,抱住我後就趕緊跑下一樓去。”說完白凡透過瞄準鏡觀察著下方的戰鬥。

戰鬥很是慘烈,是陸青山被血刀砍的很慘,陸青山的防守還是起到很大的作用,成功拖延到現在,不過身上的青光已經暗淡到基本看不見了,遊龍槍上也佈滿了裂痕,這隻是一把下品靈氣,能撐到現在已經是很了不起。

“四連斬!”

四道血光直接砍在遊龍槍上,遊龍終於不堪重負在陸青山手中片片破碎掉落地上,陸青山口中再次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氣勢虛弱一大半;緊接著就是一道血芒從陸青山的左肩一直往下直劈到腰間,陸青山被劈的倒飛出10多米遠。

現在的陸青山體內已經毫無靈氣,生物機甲已經自動縮回體內變的破破爛爛,剛剛的戰鬥機甲幫助陸青山格擋了起碼80%的傷害。當生物機甲破碎超過70%就會退回體內慢慢修複,現在體內的機甲破損已經達到85以上,基本算是報廢了。

就算自己拚儘全力也無法拖延時間到高品武者的到來,陸青山躺在地上雙眼看著血尊者雙手結印,一團團的能力開始丟向空中,空中的血門越來越凝實,散發出的氣息也越來越穩定,空中的閃電更是閃個不停,伴隨的雷聲開始急速起來。門戶後麵的人影開始閃動,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門戶對麵,門戶對麵的氣息已經可以通過血門傳遞到藍星上。

血尊者看著手中最後一團能力,心裡鬆了一口氣,這次手印結成門戶將打開,門戶存在的時間不長,但對於血尊的勢力來說也是一場盛宴!手中印記在緩緩成型,躺在地上的陸青山已經絕望,他是南天市的罪人,隻能看著印記結成無能為力,恨自己為什麼是五品武者,而不是六品或者高品武者!

看著手印中最後一絲能量正在形成,血尊者已經感應到遠處有股龐大的能力趕來,應該是高品武者,但他距離太遠已經無法改變現在的局麵。

正全力趕過來的議員楊定國感應到空中那個門戶即將成型,成型將可以開啟門戶,但楊定國距離太遠無法乾涉門戶的形成。門戶開啟將生靈塗炭,楊定國也無法阻擋,個人力量如何對抗大軍,門戶對麵也有高品武者,隻要拖住他楊定國,他也的飲恨在南天市。

既然結局已經註定,血尊者最後的防備慢慢放下,而此時白凡扣動了扳機,藍色子彈瞬間出膛在空中劃過一道藍光,如黑暗中的一道陽光照亮陸青山絕望的內心,這道藍光也給南天市帶來生的轉機,這道藍光更是給楊定國拖延了寶貴的時間。

藍光出現就是血尊者心中絕望的開端,子彈精準命中血尊者的頭部,頭部被重創,手中的能量產生細微的波動,細微的波動影響著整個印記。

印記消散,血尊者呆呆的看著印記的消失,門戶裡的靈界武者發出憤怒的咆哮,氣息不停的震盪開來。血尊者雙眼佈滿血色望向狙擊的方向發出無聲的怒吼:“誰,是誰壞我好事,”感應到高品武者已經接近,短時間內無法再次凝聚手印,再次看了看狙擊手所在的樓頂,往上一跳直接衝入血色門中,喝一聲“聚”血色門口開始解體,變成血色濃霧被血尊者吸收。

而白凡這邊扣動扳機後,狙擊槍上巨大的後坐力把他右上半身震的發麻,右手已經毫無知覺,右肩已經脫臼高高拱起,顧不上脫臼的疼痛,跑向樓道口和吳亮開始忙命逃跑。

印記消散的時間,楊定國已經來到小區門口放出精神力剛好感應到白凡離開狙擊槍被吳亮扶著狼狽跑的景象,不由心中一笑,再一眨眼楊定國已經站在陸青山前麵,往他嘴裡餵了顆丹藥。

“休息吧,剩下的交給我們”

陸青山開始漂浮起來,一直飄向小區門口方向,最後懸浮在小區門口半米高處。

小區上空出現的異常已經引起保衛局,警衛局的關注,武者統統往幸福小區這邊趕來,當看見小區門口躺著一排排的人,起碼上百個,全部都嚇一跳,不會都是死了吧,一次死傷上百人的特大事件,誰都擔不起這個責任。

武者們探了探口鼻發現隻是暈倒,身上並無傷痕,頓時鬆下一口氣,趕過來的武者一個個的開始搬運暈倒的群眾,送他們遠離小區。武者發現懸空平躺的人是他們的市長,頓時高喊道:“快,陸市長在這裡,誰身上帶有療傷丹,給市長服下,來個速度快的武者把市長轉移治療。”

楊定國飛到空中相距15米地方看著被血霧包裹中的人影,調動地門中的靈力轟擊過去,金色靈力接近血色人影2米處,浮現出一道光幕把轟擊過來的能力全部消融,這是能量罩的能力,發現攻擊的能力不能奏效,頓時口中發出嘹亮的聲音向四方:“我是天南省議員楊定國,現在發出緊急通知小區內所有人員迅速撤離,小區暫時劃分爲一級戰區,所有附近武者優先撤離小區內人員。”

小區內居民耳邊聽見楊定國紛紛開始議論起來,

“議員楊定國?這可是8品宗師境的武者,趕緊離開這裡”

一名白髮蒼蒼的老人望著天空驚恐的說道:“一級戰區,幾十年冇聽說過了,再次聽到這個名字,這是怎麼了”記得,那是150多年前,天南省也出現過一次一級戰區,戰區定在郊外的司龍山附戰鬥持續一天一夜,連帶著司龍山附近的幾座大山也被夷為平地。

現在幸福小區劃分為一級戰區,想到一會發生戰鬥造成的結果,對著老伴說道:“老婆子趕緊走,彆收拾東西,我去抱上孫子現在立刻離開。”

同樣的現象在小區內各個房間上映,而白凡和吳亮已經撤離到樓下,白凡撥通老媽的通訊:“老媽,趕緊離開,不要帶任何東西,我們在小區門口集合。”

“小凡,那你在哪裡?”

“老媽,我現在在往小區門口逃跑,您也趕緊出來,我會通知老爸下班後遠離小區的。”

吳亮正扶著白凡往小區外跑去,路上看見大家都在跑路,保衛局和警衛局的武者速度更加快,身上都泛著青色的靈氣光芒,一路跑過去,遇到小孩老人單手提起就往小區門口去,一眼望去每個武者身上都掛著好幾個人小孩或者老人,跑的還比年輕人快的多,一溜煙就人已經消失不見。

漸漸的吳亮和白凡落在人群的最後,畢竟帶著一個傷員跑的比其他人慢多了,慢慢兩人體力已經開始跟不上人群,特彆是白凡左肩脫臼,跑動起來肩上產生專心的疼痛,臉上已經開始冒汗,大滴大滴的汗珠往下流。